隨筆

大丈夫

前兩頁為日本學者編校《集論》、《雜集論》。後兩頁為本人《集論》、《雜集論》。日本學者也是一句、一句的編校論書,而非採用《大正藏》原文方式,為什麼要這樣做?做過的人才知道,只有一句、一句的編校,才能真實的了知論義。(如下所示)

 

 

先前花費諸多時間、經歷編校《成唯識論述記集成編對讀》二十冊一套,也是因為自身習慣一句、一句的疏文斷句,才能了解到日本湛慧師於註解《成唯識論述記》時,幾乎也是採用一句、一句的註解。

後來有某佛學院教授並自稱專精唯識學數十年,與本人請一套,本人則為勉勵該教授,決定免費贈予,沒想到的是,等到請到花費多時所對讀而成之論書後,彼等就消失不見蹤影,撰寫email也是無有消息,悲歎,著實希望彼等教授唯識學時,能隨時觀行自身心行,否則,著實無意義。

何謂大丈夫? 龍樹菩薩弟子 提婆菩薩《大丈夫論》:「菩薩悲心唯有一事之所逼迫,常為他事苦來逼迫,更無餘事,是名成就悲聚。棄於涅槃如棄其苦,受於有身如取解脫,與世間利樂者名此為悲。知涅槃功德生死過患然不捨有為,如是一切盡是大悲功德。一切處離欲,以涅槃為體而不取涅槃,名勇健者。大悲因緣故,能入生死周旋往返,觀諸有盡滅,知眾生是苦,為救為依,心持大悲,厭惡己身求十力身,大悲之處得處悲處功德。如轉輪聖王雖有千子,然愛相好具者;佛亦如是,於一切眾生愛有悲心者。唯能作福無智無悲名為丈夫,有福有智名善丈夫,若修福修悲修智名大丈夫。應看悲者,有悲者應共語說,敬禮悲者具一切功德。」

我們學佛應當是當一個大丈夫,而非與世俗人一樣的貪求名利,倘若還是於習氣上未能多所伏,那麼,學佛又有何意義?僅將佛教當成一門賺錢工具,進而成為誤人子弟之師,於品德、於行為,皆不足取,可惜。

 

(圖片說明:台灣佛光山新莊別院。)

 

搜尋本站

請書

 

googleplay

前往:Google Play圖書

Readmoo讀墨線上請書

readmoo

kobo 線上請書

kobo

分享至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