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問:修行唯有登地方能伏除煩惱、所知二障現行,未登地前,只能聞思而非修、非能伏。

問:修行唯有登地方能伏除煩惱、所知二障現行,未登地前,只能聞思而非修、非能伏。

略答:慈恩基師〈唯識義林〉云:「此復有二:
一、煩惱障;
二、所知障。」此中說異生有二障。



「《成唯識論》第十卷云,分別煩惱障現行,資糧道中漸伏,加行道中能頓伏盡,種習俱初地斷。」此中說分別煩惱障之現行,見一處乃是分別煩惱障,於資糧道之中即能逐漸降伏,而於大論所言「謂已積集資糧道者,所有順抉擇分善根。謂煖法、頂法、順諦忍法、世第一法四加行位。」名之加行道能頓伏盡,而種子習氣於見道位初地斷除,如說:「入『見道』時,一切『分別煩惱』皆斷,捨外道等所依身故,彼無想定等,故亦不起。」。

「俱生煩惱障現行,地前漸伏,初地以上能頓伏盡,然故意力有時猶起,而不為失,八地以上永不現行,習地地除,種金剛斷。」欲愛、色愛、無色愛俱生煩惱障之現行,於地前即能逐漸降伏,而於初地以上即能頓伏盡,後又於八地菩薩位永不現行俱生煩惱障,習氣地地斷除,種子於金剛道斷除。

後又說:「所知障中分別現行,亦資糧道中漸伏,加行道中能頓伏盡,種習初地斷。」此中說所知障分別現行,亦能於資糧道逐漸降伏,於大論所言「謂已積集資糧道者,所有順抉擇分善根。謂煖法、頂法、順諦忍法、世第一法四加行位。」名之加行道能頓伏盡,此與分別煩惱障同之,於初地斷種子習氣。

「俱生現行,地前漸伏,乃至十地方永伏盡。」而於所知障俱生現行,地前即能逐漸降伏,於十地方能永遠伏盡。

「若別說者,前之六識,八地伏盡,種習皆地地斷;七識現行,金剛喻定加行道伏,金剛喻定起時,種習俱斷。」此中言六、七識之分別、現行障伏斷。如慈恩基師《成唯識論述記》說:「第七識俱身見等法,與無漏道性相違故,七地以前猶有有漏道故,未全伏滅,八地以去,無漏相續,方永不行。七地以來得現起者,與貪、嗔等餘煩惱等為依持故。若此是彼第七識俱,七地以前已許滅者,即貪、嗔等,已前應滅,無依持故,如八、九、十地。」又說:「又此第六識俱者麤,彼第七識俱者細,故伏有前後。麤者,前伏,細者,後伏,故此但是第六相應。《解深密》、七十八等說︰「『世尊!此諸地煩惱隨眠有幾?』『善男子!有三︰一者、害伴,謂前五地。諸不俱生現行煩惱,是俱生煩惱現行助伴,彼於爾時永不復有,說名害伴隨眠。二者、羸劣,謂第六、第七地微細現行,若修所伏不現行故。三者、微細,謂於第八地已上,從此已去,一切煩惱不復現行,唯有所依所知障在。』」故知所伏第六,非七。」

基師引《成唯識論》云資糧道中漸伏,加行道中能頓伏盡者,如該論卷十言:「此十一障,二障所攝。煩惱障中,見所斷種於極喜地見道初斷,彼障現起,地前已伏;修所斷種,金剛喻定現在前時,一切頓斷,彼障現起,地前漸伏,初地以上能頓伏盡,令永不行。如阿羅漢,由故意力,前七地中,雖暫現起而不為失,八地以上,畢竟不行。

所知障中,見所斷種於極喜地見道初斷,彼障現起,地前已伏;修所斷種於十地中漸次斷滅,金剛喻定現在前時,方永斷盡,彼障現起,地前漸伏,乃至十地,方永伏盡。八地以上,六識俱者,不復現行,無漏觀心及果相續,能違彼故。第七俱者,猶可現行,法空智果起位方伏。前五轉識設未轉依,無漏伏故,障不現起。」此中以煩惱障中,見所斷種於地前已伏,修所斷種於地前漸伏。所知障者,見所斷種地前已伏,修所斷種,地前漸伏。

資糧道者,如無著菩薩《集論》言:「謂諸異生所有尸羅,守護根門,飲食知量,初夜後夜常不睡眠,勤修止觀,正知而住。復有所餘進習諸善,聞所成慧,思所成慧,修所成慧。修習此故;得成現觀解脫所依器性。」若按無著菩薩之定義,於此方名為資糧道。

若按基師《大乘阿毗達磨雜集論述記》,則說何謂「資糧道」:「此中所說資糧道者,謂諸異生所有尸羅,守護根門等者,《瑜伽》二十一〈聲聞地〉初說有非菩薩性,遇二種緣:一、勝;二、劣。勝緣者,謂正法增上他音,及內如理作意。劣緣者,謂若自圓滿,若他圓滿,若善法欲,若正出家,若戒律儀,若根律儀,若於食知量,若初夜、後夜常勤修習覺寤瑜伽,若正知而住,若樂遠離,若清淨諸蓋,若依三摩地。」即知並非世俗所說於世俗善法修集名為「資糧道」,乃是於諸尸羅(戒學)、聞正法、如理作意,名為此勝緣。而後勤加修習覺寤瑜伽等,何謂「覺寤瑜伽」?於白日多經行,《論記》說:「景云:可廣三步,長三十步許,是經行道」,又如《論記》說:「端身,解身疲勞,表意正念。由端直故,不為惛沈睡眠之所纏擾,不為外境散動故。正願,異邪願,心無異惡。安住背念,心得涅槃,念求出世,違背生死,故言背念。所背生死之心,安住無漏涅槃之念故。《能斷金剛般若》云:「住對面念。」此對面念即背生死,欣念涅槃。」是為「覺寤瑜伽」。大論又言:「覺寤瑜伽者,謂如說言於晝日分,經行、宴坐,從順障法,淨修其心;於初夜分,經行、宴坐,從順障法,淨修其心;淨修心已,出住處外,洗濯其足,還入住處,右脅而臥,重累其足,住光明想,正念正知,思惟起想,巧便而臥;至夜後分,速疾覺寤,經行、宴坐,從順障法,淨修其心。」世俗之插花、書法等課,皆非「資糧道」,乃為外法,既為外法,如能名為「資糧道」?

又上既說「漸伏」,如何不能?

又慈恩基師《成唯識論述記》又引《緣起經》云:「『內法異生不放逸者,我不說為無明緣行故。』因自分別不共、相應無明,見道等者,此位能伏,今說不伏,謂因邪教所起及俱生等全分為論。又但總言多分未能,名為未伏,非少亦未。」所說不伏者,乃據「全分」而說,又僅總說「多分未能」,並不是「少分」而亦未伏。

如人學戒,諦觀世俗五欲,原本樂愛之,今之學戒等事而能生厭離心逐漸伏過往所樂之世俗五欲事,如何不能?

 

 

(圖片說明:日本東京都上野公園一景,往昔,尚未出家的 弘一律師就讀東京美術學校(東京藝術大學前身),該大學即在上野公園旁,大師多所駐足於此,並曾參展於上野美術館。)

 

 

 

搜尋本站

請書

 

googleplay

前往:Google Play圖書

Readmoo讀墨線上請書

readmoo

kobo 線上請書

kobo

分享至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