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慈恩會

完成日本法相唯識宗(法相宗)良遍法師《觀心覺夢鈔》、解脫上人貞慶《心要鈔》疏文斷句,比對諸藏而成。

 

日本每年十一月十三日舉辦紀念玄奘三藏直傳弟子慈恩基師忌日(往生)的「慈恩會」,由興福寺、藥師寺輪流舉行,時間約莫兩小時左右。其中就有一「論議」的部份,以貞慶師之弟子 良算《唯識論同學鈔》內容作為主要論議之因明法義辯論,此「因明論議」之形式,由印度、大唐、百濟傳入日本至今已經傳承一千多年,比藏語佛教還早,此點,於漢字文化圈並不普遍、且鮮為人知。許多人以為佛法乃僅從中國傳入日本,實際上非也,《三國》記錄之中,提及印度之善無畏三藏亦曾經到過東瀛。

興福寺最早為645年镰足建造了释迦牟尼三尊像為起點。一開始並不稱為興福寺,而是稱為「三階寺」,直到710年平城遷都才改為「興福寺」。

李小龍在其《截拳道之道》中提及:「如果一個人心存偏見,或者執迷於某種固定的招式,他就不能充分完整地表達自己。實戰的「情形」是完整的,它包括那些在場的和不在場的因素。它沒有偏好的線條、角度,不存在邊界,總是充滿活力和生命力。它並非一成不變,而是瞬息萬變。實戰不受個人好惡、招式、環境條件和身體狀況的制約,雖然這些因素是整體中的部分。然而,恰恰是這種特殊的「安全套路」或「絕招」,妨礙了習武者的個人發展。事實上,許多習武者都熱衷於這種「絕招」,好像沒有它就不能走路一樣。因此,任何專門的技巧,無論在傳統看來是多麼的正確或設計如何巧妙,如果痴迷其中,在實戰中反而會成為一種致命的弱點。不幸的是,許多武林人士深陷其中,欲罷不能。這樣的習武的人所要求的是,讓師傅不斷滿足他們的特殊慾望。」

對於現今的佛弟子來說,也是同樣的道理,究竟何謂我們所追尋之道?若能知二諦,世俗法與佛法亦能同表。對於佛弟子來講,「實戰」即是對治煩惱,否則即非實戰,《大乘百法明門論》提到異生有情對治之煩惱有幾類:「四、煩惱六者:一、貪;二、嗔;三、慢;四、無明;五、疑;六、不正見。

五、隨煩惱二十者:一、忿;二、恨;三、惱;四、覆;五、誑;六、諂;七、憍;八、害;九、嫉;十、慳;十一、無慚;十二、無愧;十三、不信;十四、懈怠;十五、放逸;十六、惛沉;十七、掉舉;十八、失念;十九、不正知;二十、散亂。

六、不定四者:一、睡眠;二、惡作;三、尋;四、伺。」

若按大乘光師《大乘百法明門論疏》詮釋「煩惱六者」:「言煩惱者,惱亂身心,名為煩惱。言貪者,於諸有情及資具等,愛樂耽著,名之為貪。於諸有情,起諸損害,心不安隱,稱之為嗔。眾財色等,而起貢高,計己勝他,名之為慢。了其真實,名之為明。不了真實,號曰無明。於諸諦中,心懷猶豫,如立衢路,名之曰疑。稱境而知,名為正見。此見邪僻,名不正見。」

而「隨煩惱二十者」,光師解釋為:「言隨煩惱者,惱亂身心,煩勞行者,名為煩惱。忿等諸惑,隨貪等起,名隨煩惱。又解云,謂此忿等,隨順於心,不念解脫,名隨煩惱。

言忿等者,於違憤發,名之為忿。忿後結怨,名之為恨。心恨暴怒,稱之為惱。隱實過惡,目之為覆。讒詐惑亂,稱之曰誑。憍現恭順,名之為諂。恃榮自舉,悅豫名憍。無悲無愍,損惱稱害。妒勝憂慼,名之為嫉。蘊財貪著,名之為慳。過不自恥,名曰無慚。惡不羞他,名曰無愧。違正不欲,心不清淨,名為不信。耽樂退善,名為懈怠。於惡不防,名為放逸。滯境無堪,名曰惛沈。心不寂靜,緣貪欲等,名為掉舉。謂於所說若法若義,無所堪能,名為失念。正了諸法,名為正知。邪了不達,名不正知。馳散外緣,其心散亂,流轉不息,名為心亂。」

「不定四者」義,光師這麼說:「言不定者,謂此四法於三界中,不定一處。如尋、伺二數,色界中有,餘二即無,不定相隨,故名不定。言睡眠等者,略攝於心,不自在轉,越失所作,名曰睡眠。於已作、未作善不善事,心懷追悔,名為惡作。於法推求,未審細察,令心麤轉,名之為尋。於所尋法,數數推求,令心細轉,故名為伺。」

如何去伏斷不善心所,乃為佛弟子之實戰,其他一切口舌均為無意義。

 

(立像之慈恩基師,印象中約莫從西元945年保留至今。)

 

搜尋本站

請書

 

googleplay

前往:Google Play圖書

Readmoo讀墨線上請書

readmoo

kobo 線上請書

kobo

分享至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