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辨所計依他、遍計皆虛妄有,護法依世俗依他有、遣遍計執。

故護法《廣百論釋論》中說:「無有少法生,亦無少法滅,淨見觀諸法,非有亦非無。此亦不能證依他起其性非有。所以者何?此頌意明遍計所執自性差別,能詮所詮其體皆空,無生無滅,離執淨見,觀諸世間,因緣所生,非無非有,故此非證依他起無。若有依他,何緣經說一切法性,無不皆空?又契經言:佛告善現:色等諸法,自性皆無。復有經言:佛告大慧:一切法性,皆無有生,先有先無,不可生故。此有密意,密意如何?謂此諸經唯破遍計所執自性,非一切無;若一切無,便成邪見。

由真諦三藏翻譯的《金七十論》,亦即《僧佉論》,為數論宗論書,由西元四、五世紀時由自在黑所造,後由世親菩薩破之。

其實龍樹菩薩亦在其中論等著疏中廣破數論所執,然後佛法傳到了中國後,類似金七十論的立論還是轉變成為以佛法名相替代而成為像似佛法,多為人不知。

《大乘密嚴經》卷2〈顯示自作品4〉:「爾時金剛藏菩薩摩訶薩言:「密嚴佛土是最寂靜、是大涅槃、是妙解脫、是淨法界,亦是智慧及以神通諸觀行者所止之處,本來常住不壞不滅,水不能濡、風不能燥,非如瓶等勤力所成尋復破壞,非諸似因及不似因之所成立。

真如與阿賴耶識差異略說,近人不論是否學習佛法,但對於佛法三時教中的法義混淆,甚者或以假亂真、或以相代性、或以有為法替無為法,雖言弘揚法相唯識學,然卻不解唯識學勝義諦,或誤解藏識體性為人發呆、意識空白狀態為第八本識而貶斥唯識學為不了義,或以中觀見破唯識義,此皆為未明契經所言義而自創其義,期盼學習佛法者,能深入契經、智慧如海:

異生性者,謂不得聖法之有情。得聖法者,謂離異生性。然不得聖法者何?謂未出離生死、俱諸貪、嗔、癡、慢、疑等併諸邪見有情,以其未能現觀諸法無常、苦、 空、無我、乃至四諦十六心品觀,恆以染汙末那緣彼異生有情所生彼界、彼世、彼境而妄執實有。然彼異生性亦是假立、以得與非得做不得為性,得非得者,亦假立 故、不離心故。以是故,心染、眾生染,心淨、眾生淨。然染汙心品,總不離眾生自心習氣薰習而成,依對法而言,與清淨心品相對,以一真法界言,實無染汙、清 淨、客塵、心相等,絕對待故、非安立諦故。

涅槃無為法非賴耶藏識自受用身。

那麼,一切法無藏識可否?曰:不可。或有說言九識、十識、一切識皆無義,皆為藏識所攝故。

 「又大等法,皆三合成,展轉相望,應無差別。是則因果、唯量、諸大、諸根差別,皆不得成。若爾,一根應得一切境,或應一境,一切根所得。世間現見,情與非情,淨、穢等物,現、比量等,皆應無異,便為大失。故彼所執,實法不成,但是妄情,計度為有。」

陀羅尼者,總持義。除了一般誦持陀羅尼咒外,真正的陀羅尼當為證得禪定而後能憶持不忘自身所學習過的種種教理,故為陀羅尼,或善能分別種種文字、章句、語言、音聲而入諸法實相,故為陀羅尼,一般誦持諸部真言,僅止於外門爾。

應說「云何方便勤修趣見諦道」。

頌曰:將趣見諦道,應住戒,勤修聞、思、修所成,謂:名、俱、義境。

若實真如法性不可說為法與非法,非異生本識所變故非彼依,以是故龍樹言:「畢竟空者,以有為空、無為空破諸法,令無有遺餘,是名畢竟空。」依此所變而假施設為我法相,心變真如亦名為法,是故「若人捨有為著無為,以著故,無為即成有為。以是故,雖破無為而非邪見, 是名有為、無為空。」眾生心變真如相,此相亦是有為法故。

《攝大乘論》卷一︰「復次,此阿賴耶識差別云何?略說應知或三種,或四種。此中三種者,謂三種熏習差別故:一、名言熏習差別,二、我見熏習差別,三、有支熏習差別。」

窺基《成唯識論述記》云:「若頓教門,大不由小起,即無三時前後次第。即《華嚴》中說唯心,是初成道竟,最第一說。此約多分。」

慈恩傳二云:至迦濕彌羅國,彼僧佉師者,自午已前講倶舍論,午已後講順正理論。初夜後講因明•聲明論,由是境内學人無不悉集,法師隨其所説領悟無遺研幽撃節盡其神祕…。

今末代癡人聞菴羅果甘甜可口,即碎其核甞之甚苦,果種甘味一切皆失,無智慧故刻核太過亦復如是,聞非調伏非不調伏,亦不礙調伏亦不礙不調伏,以不礙故名無礙道。以無礙故灼然淫泆,公行非法無片羞恥,與諸禽獸無相異也,此是噉鹽太過鹹渴成病。

塞建陀羅阿羅漢(唐言悟入,即正理論眾賢論師之本師也)。

大唐西域記云:「迦濕彌羅國,佛牙伽藍東十餘里,北山崖間,有小伽藍,是索健地羅大論師,於此作眾事分毘婆沙論。」)所造之《入阿毘達磨論》中提到:「先業所引六處相續無間斷因,依之施設四生五趣,是名命根亦名為壽。故對法說:「云何命根?謂三界壽、此有實體能持煖識。」

何謂法教導?謂由藏所攝、摩呾理迦所攝、以及由二所攝。

藏者:聲聞藏、大乘藏。摩呾理迦者以修十七地為主、二所攝者:謂所依能依相屬教為主,由此應正作、應隨學。

論:「諸句義中,且常住者,若能生果,應是無常,有作用故,如所生果。」

此句雖言勝論所執,然現今學習佛法者亦多執此,其實,不論此能生果換成心、空性、法性,皆是無常義,以能生、有作用故無常。

因邪見殺害眾生,皆因自心愚癡故起,有癡則不入見諦,異生性故未入正性離生。

由癡故殺眾生,或由貪,貪著其味、財等戲樂故殺,或由瞋心發故殺眾生,如誅戮怨敵以邪見說成大福而殺,故殺,不論咒殺、自殺、他殺、瞋殺等,皆不離癡,愚癡邪見故。

大乘非佛說之說,只是日本幾位學者的建立,並非全然的,你不能因為這幾位學者的建立,就說是日本全部學者、甚至佛弟子的意見。沒聽過日本有印度學佛教學會?所謂的印度學,主要是以印度盛行的佛學作為基礎研究,諸如中觀、唯識、毗曇、阿含等教義。這個學會初代理事長由宮本正尊先生擔任,這個學會也參與大正藏SAT的數位佛典計畫,不論研究目標與結果如何,相信對於印度佛學的也能夠有所貢獻。

窺基法師『成唯識論料簡』大正藏未收,然於卍續、卍新篡與新文豐合本有收。料簡之意,為簡別、抉擇諸法正訛,雖單有二卷,然對於五時、三時教、三乘、一乘、定性、不定性等義多有概說。

《成唯識論》破六識(意識)能執持善惡法種、薰習義。

「有說六識無始時來依根境等前後分位事雖轉變而類無別,是所熏習能持種子,由斯染淨因果皆成,何要執有第八識性?彼言無義,所以者何?執類是實則同外道,許類是假便無勝用,應不能持內法實種。又執識類何性所攝?

世事乖宗難:
若唯內識似外境起,寧見世間情、非情物處、時、身、用,定、不定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