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識量

又有二法,能越眾苦。謂能超越諸惡趣苦,及能超越生死大苦。一者、深見現法當來諸過患故;遠離惡行。二者、心常安定,精勤修習菩提分法。

清辨般若燈觀如來品殊為重要,菩薩破阿毗曇、犢子部、自部中觀者對於如來(真如)的謬見,今略作斷句如下。

釋曰:今此品者,亦為遮空所對治,令決定解第一義諦如來身故說。

修多羅人及鞞世師等言:有自體色等諸體是體故,譬如如來。何等是如來?謂金剛三昧解脫道,同起無間第十六剎那心,彼差別門初起剎那,即名為智。此智是第一義諦如來智,所依陰亦名如來。

論者言:若依止世諦,智諸體及如來有自性,汝欲得取,此成我義。今依第一義諦觀如來,若此智是陰自體者,已攝入諸陰中,今遮如來,亦遮彼智。如論偈說:
非陰不離陰,陰如來互無,
非如來有陰,何等是如來?

其實從機場提領行李,就能看出端倪。

這時,你的信仰、膚色、存款、學歷、社經地位、以及年紀,都無法包裝。

那是西元2000年左右的事情了。(嚴謹一點是1999年,不過對於那些受苦的眾生來說,哪一個確定的年代並不重要,唯一是苦)

我依稀記得很清楚,他從中部受災區打電話給我,我人在台北。


我還記得當時台灣發生了921大地震,得知消息後,我自願前往災區幫忙,索性向一個非營利組織報了名,然後按照時間出發。

一行人搭上遊覽車到達了災區後,被分配到了相關單位。

下午,電視正在播放一位來日本多年的中國人。
 
說是中國人,其實是出生在中國的中日混血(講混血,其實是一種歧視語言)。

近來多有人引海濤、慧律二師來譏諷。世俗上,面對這些情感、家庭種種世俗事理,除了法律外,一般會在道場尋求法師開示者,多為對於佛理法義不懂,因為不懂,所以大多數的法師皆會以通俗易懂的道理來說明佛法,難不成一般大學、碩博士的課程你要講給一般的小學生聽嗎?他聽得懂嗎?對法眾不同,當然所說的見解也不同。你只能說,法師想表達的意思是「眷屬無常」,該放下的就放下,該處理的就處理,說空,是因為中文容易懂。

至少人家出了家,謹持禁戒斷除男女欲愛,你斷除了嗎?

我以為,其人等實在無智,何以故?不知空故。更有人用世俗緣起法說為空,須知,世俗皆為能所二取所見,依世俗有無說空,實為兔無角論。

採用simple mind製作關於末那識八段十義的重點。

大毗婆沙論關於阿毗達摩義-心智圖

華嚴經中雖然有種種婆羅門、甚至示現外相類似 佛說禁止的苦行,然而其所宣說的佛法卻是以二諦為主。

現在的人讀了華嚴,就以為原來各種宗派的教義其實也是佛法,這其實是誤會了華嚴經的境界,這就是異生性尚未進入信解行位、自身具足一切煩惱障而未能信解、甚至修觀導致如此。

修瑜伽者為對治無始以來異生執取常見故,而修「非常」行相,世間諸相皆非常故;為對治世間樂見故,修「苦」 行相想;為對治我所邪見故,修「空」行相,無我所故,皆緣自心變現所執取故觀空斷我所;為對治我見故,修「非我」行相,世間非實我、勝義諦無有實我體故,斷我見故,一切我愛皆末那相應。

為對治外道無因見故,觀修「因」 行相,有因有緣世間集故;為對治邪執梵王、自在天等第一因見故,修「集」行相,多法聚集為因生果,既有因則是多法聚集而無常。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四正斷。何等為四?一者斷斷,二者律儀斷,三者隨護斷,四者修斷。云何斷斷?若比丘已起惡不善法斷,生欲、方便、精勤、攝受;未起惡不善法不起,生欲、方便、精勤、攝受;未生善法令起、生欲、方便、精勤、攝受;已生善法增益修習,生欲、方便、精勤、攝受,是名斷斷。云何律儀斷?若比丘善護眼根,隱密、調伏、進向;如是耳、鼻、舌、身、意根善護、隱密、調伏、進向,是名律儀斷。云何隨護斷?若比丘於彼彼真實三昧相善守護持,所謂青瘀相、脹相、膿相、壞相、食不盡相,修習守護,不令退沒,是名隨護斷。云何修斷?若比丘修四念處等,是名修斷。」

在眾生無明所惑而造惡業時,講般若是無意義且有害。

這是為什麼?

我曾經遇過許多邪教、或者本身處於精神疾病者,其自身根本沒辦法處理、觀察、面對意識變化的惡,他們把自己的「我相」分成許多層面,信仰邪教教主之他我與本我,什麼是邪教?這裡不談相似佛法,而是以殺生作為祭祀、持邪咒用以所謂度生。

有說,佛依阿含教說無我,但並沒有說非我,所以執實我、不可說我離蘊實有、或執此非我之實我與五蘊不即不離,然佛說五蘊十八界目的在讓眾生了解、現觀人、法二空,並不是說有一非我之不可說我、或自性存在,或者說與五蘊非一非異、不即不離。

聲聞乘四重二諦義:
總分為四重、二諦,共八。

聲聞世俗諦者:
第一世間世俗諦者:謂世間安立瓶、軍、林等以及我、有情命者等。此中唯取異生所執實我不取實法,設執實法不障二乘果故,亦不取之。

由梅光羲居士所撰的「相宗新舊兩譯不同論」,刻經處版。新版的贈予朋友,自己留下舊版,凡心識薰習過必留下痕跡。

梅光羲居士曾贈「成唯識論述記」與太虛法師,太虛法師自此得有因緣閉關讀藏。居士學唯識又早於歐陽竟無三十年。

一般所熟知的《華嚴經疏鈔》實際上是將《華嚴經疏》與《大方廣佛華嚴經隨疏演義鈔》作為會本。

清涼澄觀法師,早年從南陽慧忠、荷澤神會門下之徒修學禪宗、爾後才方轉為以經論為主軸的修學,特別以華嚴經為主。

複習大論,這一段論文頗為重要。藏識雖然為根本心,然藏識含藏一切有漏種,於異生位種現不斷故有種種執取(雖然執取者非藏識),故大論說:「若出世間諸法生已,即便隨轉,當知由轉依力所任持故。然此轉依與阿賴耶識互相違反,對治阿賴耶識,名無漏界,離諸戲論。」即表示轉依與藏識違反,知道了藏識,與真見道位中所說的真如所顯並不同,現代人將見道位與證得藏識畫成等號並不正確如理,真見道證真如後於相見道位才以真如空性去證得藏識與七轉識下品轉四智菩提。

龍樹菩薩於《大智度論》中說:「知眾生心種種法中處處行,如日光遍照,菩薩悉知眾生心行有所趣向而教之,言:「一切眾生趣,有二種:一者、心常求樂;二者、智慧分別,能知好惡。汝莫隨著心,當隨智慧;當自責心:汝無數劫來,集諸雜業而無厭足,而但馳逐世樂不覺為苦。汝不見世間貪樂致患,五道受生,皆心所為,誰使爾者?汝如狂象蹈藉殘害,無所拘制,誰調汝者!若得善調,則離世患。當知處胎不淨、苦厄,猶如地獄;既生在世,老病死苦,憂悲萬端。若生天上,當復墮落。三界無安,汝何以樂著?如是種種呵責其心,誓不隨汝。」是為菩薩知眾生心行。

清辨所計依他、遍計皆虛妄有,護法依世俗依他有、遣遍計執。

故護法《廣百論釋論》中說:「無有少法生,亦無少法滅,淨見觀諸法,非有亦非無。此亦不能證依他起其性非有。所以者何?此頌意明遍計所執自性差別,能詮所詮其體皆空,無生無滅,離執淨見,觀諸世間,因緣所生,非無非有,故此非證依他起無。若有依他,何緣經說一切法性,無不皆空?又契經言:佛告善現:色等諸法,自性皆無。復有經言:佛告大慧:一切法性,皆無有生,先有先無,不可生故。此有密意,密意如何?謂此諸經唯破遍計所執自性,非一切無;若一切無,便成邪見。

由真諦三藏翻譯的《金七十論》,亦即《僧佉論》,為數論宗論書,由西元四、五世紀時由自在黑所造,後由世親菩薩破之。

其實龍樹菩薩亦在其中論等著疏中廣破數論所執,然後佛法傳到了中國後,類似金七十論的立論還是轉變成為以佛法名相替代而成為像似佛法,多為人不知。

《大乘密嚴經》卷2〈顯示自作品4〉:「爾時金剛藏菩薩摩訶薩言:「密嚴佛土是最寂靜、是大涅槃、是妙解脫、是淨法界,亦是智慧及以神通諸觀行者所止之處,本來常住不壞不滅,水不能濡、風不能燥,非如瓶等勤力所成尋復破壞,非諸似因及不似因之所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