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識量

又有二法,能越眾苦。謂能超越諸惡趣苦,及能超越生死大苦。一者、深見現法當來諸過患故;遠離惡行。二者、心常安定,精勤修習菩提分法。

問:唯識有云四分之說,何謂為四分?又有幾家之言?
略答:四分者,見分、相分、自證分與證自證分,共有四家之言,執唯一自證分者,乃 安慧論師所立,見、相二分者乃 難陀立義,見、相、自證分等三分為 陳那標指,而見、相、自證分與證自證分四分俱全者獨為 護法菩薩之建立;

異生性者,謂不得聖法之有情。得聖法者,謂離異生性。然不得聖法者何?謂未出離生死、俱諸貪、嗔、癡、慢、疑等併諸邪見有情,以其未能現觀諸法無常、苦、空、無我、乃至四諦十六心品觀,恆以染汙末那緣彼異生有情所生彼界、彼世、彼境而妄執實有。

「今末代癡人聞菴羅果甘甜可口,即碎其核甞之甚苦,果種甘味一切皆失,無智慧故刻核太過亦復如是,聞非調伏非不調伏,亦不礙調伏亦不礙不調伏,以不 礙故名無礙道。以無礙故灼然淫泆,公行非法無片羞恥,與諸禽獸無相異也,此是噉鹽太過鹹渴成病。經云:「貪著無礙法是人去佛遠。譬如天與地。」大經云: 「言我修無相,則非修無相。」此人行於非道欲望通達佛道,還自壅塞同於凡鄙,是住不調非不住也。」

法慧菩薩言:

「佛子!菩薩摩訶薩修梵行時,應以十法而為所緣,作意觀察。所謂:身、身業、語、語業、意、意業、佛、法、僧、戒。應如是觀:

佛初教觀察苦、集、滅、道四諦起十六行智,前為後後之所依止,為對除眾生執取無常、苦、空、無我而謬執為真常、樂、我、淨四種顛倒故。然苦諦四行, 一為除眾生於虛妄常倒起無常行。二為除虛妄樂淨倒起於苦行。三為除虛妄我倒起於空行。四即為除此起無我行,空觀諸行我性空故,此觀行外餘我空故,空觀諸行無有我故,此觀行體非我性故。

從去年的十二月到現在,花了將近半年多的時間,扣除工作、日常生活、閱讀小品經論外,每日的時間僅只一兩小時可以運用、假日或者能夠運用更多的時間學習。

日本《國譯一切經》由福原亮嚴主編的《大毘婆沙論》 卷九十三有缺字,比對大正藏第二十七冊與乾隆大藏經第九十冊後,確實有缺字。

何故此法,不應言無色界繫耶? ﹝此婆沙依《發智論》論述:﹞

答:入正性離生,先現觀欲界苦為苦,後合現觀色、無色界苦為苦。 聖道起,先辦欲界事,後合辦色、無色界事。 若入正性離生,先現觀無色界苦為苦,後合現觀欲、色界苦為苦。 聖道起,先辦無色界事,後合辦欲、色界事。

又契經說:「 由五因緣令時解脫阿羅漢,退隱沒忘失。 」

云何為五? 一、多營事業;二、樂諸戲論;三、好和鬥諍;四、喜涉長途;五、身恒多病。

應以三事知諸隨眠。 一以自性故, 二以果故, 三以補特伽羅故。

以自性故者: 欲貪隨眠如食興蕖。 瞋恚隨眠如食辛辣。有愛隨眠如乳母(染污) 衣。

何謂「惡友」?瑜伽大論卷六十四:「由五種相、建立惡友:一、無羞恥。二、有邪見。三、有懈怠。四、有邪行。五、性怯劣。當知與此五相相違,五種妙相、立善說者,及與善友。」

「復次,如是三結已斷已遍知,乃至阿羅漢猶相似轉。 謂有身見結:苦類智忍時已斷、已遍知,諸阿羅漢猶相似轉。謂作是說:「我缽、我衣、我同住、我弟子、我房舍、我資具。」於無我中,而說有我。

以下為世尊於最後身菩薩位菩提樹下所起三惡尋的情況:

問: 菩薩何處起三惡尋?

「頗有阿羅漢不住有餘依涅槃界,及無餘依涅槃界耶?答:理雖無有而依此中所說亦有,謂此中說具有三事者名有餘依涅槃界,三事皆無者名無餘依涅槃界。

依佛法言,何謂歸依法?「婆沙」言:「諸歸依法者,何所歸依?

答:若法實有、現有、想、等想、施設、言說,名為達磨歸依。如是愛盡離滅涅槃,名歸依法。

西元前一百五十年至一百年間,由脅尊者、世友尊者(或可稱菩薩),集結了《大毘婆沙論》,此論關於《因明》三立義:勝彼破、等彼破、違宗破,如《大毘婆沙論》 卷二十七所載:

《大毘婆沙論》 卷二十三,舉分別論者執「緣起是無為法」、婆沙正「無無為法,墮在三世,過、現、未皆有為法故」:

舉、破執一心相續論者,後正心性無為法本淨、非心因、非種子有果義。

《大毘婆沙論》卷二十:關於無學能引地獄業果於人中受、與一剎那業唯引一眾同分。

由此,尊者世友說言:「 頗有能引地獄苦事人中受不? 答曰:有能。謂若證得阿羅漢果殊勝定慧,薰修身故,能為此事,非諸有學及諸異生能為此事。譬如廚人以水漬手,雖探熱飯而不被燒;若不漬手即便被燒。此亦如是。故唯無學能為此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