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識量

又有二法,能越眾苦。謂能超越諸惡趣苦,及能超越生死大苦。一者、深見現法當來諸過患故;遠離惡行。二者、心常安定,精勤修習菩提分法。

若實真如法性不可說為法與非法,非異生本識所變故非彼依,以是故龍樹言:「畢竟空者,以有為空、無為空破諸法,令無有遺餘,是名畢竟空。」依此所變而假施設為我法相,心變真如亦名為法,是故「若人捨有為著無為,以著故,無為即成有為。以是故,雖破無為而非邪見, 是名有為、無為空。」眾生心變真如相,此相亦是有為法故。

《攝大乘論》卷一︰「復次,此阿賴耶識差別云何?略說應知或三種,或四種。此中三種者,謂三種熏習差別故:一、名言熏習差別,二、我見熏習差別,三、有支熏習差別。」

窺基《成唯識論述記》云:「若頓教門,大不由小起,即無三時前後次第。即《華嚴》中說唯心,是初成道竟,最第一說。此約多分。」

慈恩傳二云:至迦濕彌羅國,彼僧佉師者,自午已前講倶舍論,午已後講順正理論。初夜後講因明•聲明論,由是境内學人無不悉集,法師隨其所説領悟無遺研幽撃節盡其神祕…。

何謂法教導?謂由藏所攝、摩呾理迦所攝、以及由二所攝。

藏者:聲聞藏、大乘藏。摩呾理迦者以修十七地為主、二所攝者:謂所依能依相屬教為主,由此應正作、應隨學。

論:「諸句義中,且常住者,若能生果,應是無常,有作用故,如所生果。」

此句雖言勝論所執,然現今學習佛法者亦多執此,其實,不論此能生果換成心、空性、法性,皆是無常義,以能生、有作用故無常。

大乘非佛說之說,只是日本幾位學者的建立,並非全然的,你不能因為這幾位學者的建立,就說是日本全部學者、甚至佛弟子的意見。沒聽過日本有印度學佛教學會?所謂的印度學,主要是以印度盛行的佛學作為基礎研究,諸如中觀、唯識、毗曇、阿含等教義。這個學會初代理事長由宮本正尊先生擔任,這個學會也參與大正藏SAT的數位佛典計畫,不論研究目標與結果如何,相信對於印度佛學的也能夠有所貢獻。

窺基法師『成唯識論料簡』大正藏未收,然於卍續、卍新篡與新文豐合本有收。料簡之意,為簡別、抉擇諸法正訛,雖單有二卷,然對於五時、三時教、三乘、一乘、定性、不定性等義多有概說。

《成唯識論》破六識(意識)能執持善惡法種、薰習義。

「有說六識無始時來依根境等前後分位事雖轉變而類無別,是所熏習能持種子,由斯染淨因果皆成,何要執有第八識性?彼言無義,所以者何?執類是實則同外道,許類是假便無勝用,應不能持內法實種。又執識類何性所攝?

世事乖宗難:
若唯內識似外境起,寧見世間情、非情物處、時、身、用,定、不定轉?

何謂名言?謂表義、顯境。是故眼見色法而生種種分別功能,則歸為顯境名言,現行故。

問:佛法法門無盡時,以何法義門可爲勝義眞實諦門耶?

答:宗立四重二諦義,所謂:世俗諦具有四重,勝義諦亦然。

玄奘三藏二大弟子對於諸法勝義之詮釋:

. 依 窺基師義分:攝相歸性、攝境從心、攝假隨實、性用別論。

謬執色法(極微色)為真實有的見解:
. 色法相是變化、有為,然色性體現象是無為。
. 色法質能不變,雖瓶杯破轉換為夸克、粒子,亦是恆常,體無轉變故。
. 眾生雖歷經生死,然地、水、火、風四大色法恆存不變。

其實要融合印度、漢語系佛學,最折衷的辦法即是性寂相覺。

真如卻為性寂,然藏識現象則有種種作用,除心所法、自受用身、報佛體外,無漏種雖不依藏識而有,然卻必須依於藏識而無漏等流,經中雖然說真如所緣緣種子,說明的是無漏淨種的部份,所以相覺則以華嚴、天台作為轉折,所謂一心三觀、一真法界。

論:「諸句義中,且常住者,若能生果,應是無常,有作用故,如所生果。」

此句雖言勝論所執,然現今學習佛法者亦多執此,其實,不論此能生果換成心、空性、法性,皆是無常義,以能生、有作用故無常。

有言楞伽經所說的大慧菩薩,請說海浪藏識境界法身,明知以真如法身,名海浪藏識也。隨佛答之藏識海常住,若非真理者何云常住?是以他宗意,以法身名藏識,非窺基師義。

大乘是佛說,許有對治真無漏道契經攝故,如增一等。---窺基

今年的颱風天特別強大。聽賣素食便當、原籍桃園新屋鄉的大姊說,桃園的災情比台北嚴重。

「菩薩於定位,觀影唯是心;義想既滅除,審觀唯自想。
如是住內心,知所取非有;次能取亦無,後觸無所得。」---《分別瑜伽論》

其實牟宗三對於天台、唯識、甚至俱舍、婆沙、乃至中觀的見解常常是一知半解,有些囫圇吞棗的不是很精準、或者是前文對、後文錯,或者為大綱則正、細文則謬。

第 2 頁,共 3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