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牟宗三對於天台、唯識、甚至俱舍、婆沙、乃至中觀的見解常常是一知半解,有些囫圇吞棗的不是很精準、或者是前文對、後文錯,或者為大綱則正、細文則謬。

佛初教觀察苦、集、滅、道四諦起十六行智,前為後後之所依止,為對除眾生執取無常、苦、空、無我而謬執為真常、樂、我、淨四種顛倒故。然苦諦四行, 一為除眾生於虛妄常倒起無常行。二為除虛妄樂淨倒起於苦行。三為除虛妄我倒起於空行。四即為除此起無我行,空觀諸行我性空故,此觀行外餘我空故,空觀諸行無有我故,此觀行體非我性故。

《解深密經。勝義諦相品》云:「若一切法真如勝義法無我性亦異相者,是則真如勝義法無我性亦應有因,從因所生。若從因生應是有為,若是有為應非勝 義,若非勝義應更尋求餘勝義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