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師地論釋》之論書,此論乃最勝子等諸菩薩造之,傳言當時有七百卷之多,而今只流傳一卷矣,對於亟欲修學三轉法輪者,實為一大憾事也;發覺到此論釋中有諸多法義可供諸學人深入探討,如論中云:「如入楞伽契經中說:『若觀真義,除去分別,遠離瑕穢,無有能取,亦無所取,無解無縛,爾時在定,當見瑜伽,不應疑慮。」

此中總雲離有情無始計著心識之能取、所取遍計所執性,雙印能取、所取空,爾時當證瑜伽,此中所表之瑜伽者,即為真如法性,以瑜伽之相應銓說真如無為法性。

阿賴耶識十門義:五受相應門、三性心別門、因果譬喻門、伏斷門

阿賴耶識十門義:心所相應門

阿賴耶識十門義:行相門與所緣門

阿賴耶識十門義:自相、果相、因相

阿賴耶識八段十義 心智圖

慧沼,為法相唯識宗窺基弟子,其在《能顯中邊慧日論》中提出了真如、第八識不能成為成佛正因的因素。

論者自問,既然眾生都有真如法性與第八識,為什麼不許為成佛正因?

中觀宗特別的地方在於對法性一切俱遣,而對於法相的部份,清辨是承認依他有的,而月稱則不承認,所以佛護論師的見解於般若燈論中屢被清辨所破,如:

外人問難:見分恒緣故是相分,此即是識體功能義分,故成相分。真如亦是識之自證,識所顯故,應為相分所攝。

護法菩薩解釋說:然真如是識實性攝故,既然稱為無相則不同種子,種子並不是是八識實性故,故為相分,種子亦是界之通名。真如法性但是八識心王之性攝,其體實為無相,所謂空、無相、無願,見分唯不緣識自體分。

第一,總辨諸教、業、宗、體、名。於中略以五門分別:一、教益有殊。二、時利差別。三、詮宗各異。四、體性不同。五、得名懸隔。

第一,    教益有殊,復分為二:初明輪益,後辨義益。
(第二),明輪益中,復分為二:先明異計,後明大乘。

採用simple mind製作關於末那識八段十義的重點。

華嚴經中雖然有種種婆羅門、甚至示現外相類似 佛說禁止的苦行,然而其所宣說的佛法卻是以二諦為主。

現在的人讀了華嚴,就以為原來各種宗派的教義其實也是佛法,這其實是誤會了華嚴經的境界,這就是異生性尚未進入信解行位、自身具足一切煩惱障而未能信解、甚至修觀導致如此。

修瑜伽者為對治無始以來異生執取常見故,而修「非常」行相,世間諸相皆非常故;為對治世間樂見故,修「苦」 行相想;為對治我所邪見故,修「空」行相,無我所故,皆緣自心變現所執取故觀空斷我所;為對治我見故,修「非我」行相,世間非實我、勝義諦無有實我體故,斷我見故,一切我愛皆末那相應。

為對治外道無因見故,觀修「因」 行相,有因有緣世間集故;為對治邪執梵王、自在天等第一因見故,修「集」行相,多法聚集為因生果,既有因則是多法聚集而無常。

有說,佛依阿含教說無我,但並沒有說非我,所以執實我、不可說我離蘊實有、或執此非我之實我與五蘊不即不離,然佛說五蘊十八界目的在讓眾生了解、現觀人、法二空,並不是說有一非我之不可說我、或自性存在,或者說與五蘊非一非異、不即不離。

聲聞乘四重二諦義:
總分為四重、二諦,共八。

聲聞世俗諦者:
第一世間世俗諦者:謂世間安立瓶、軍、林等以及我、有情命者等。此中唯取異生所執實我不取實法,設執實法不障二乘果故,亦不取之。

第 1 頁,共 4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