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識量

又有二法,能越眾苦。謂能超越諸惡趣苦,及能超越生死大苦。一者、深見現法當來諸過患故;遠離惡行。二者、心常安定,精勤修習菩提分法。

真如及第八識,如何不許為佛正因?

慧沼,為法相唯識宗窺基弟子,其在《能顯中邊慧日論》中提出了真如、第八識不能成為成佛正因的因素。

論者自問,既然眾生都有真如法性與第八識,為什麼不許為成佛正因?


論者答:真如本不自生、不他生、不共生,亦不是親為成佛正因而生一切法,真如但為依因,迷悟依故,如前面所說。倘若許第八識(阿賴耶識)為成佛正因,那麼,阿賴耶識本身即是無漏法才對,而不是在眾生位為有漏法。又在眾生位為了對治有漏法的第八識,方可以成佛的話,自許第八識為成佛正因,即應能對治自身第八識,倘若如是,即違第八識(阿賴耶識)自許無漏之建立法。

再者,第一義空是法身正因者,當為生因?還是了因?倘若為生因的話,法身是常,常非因能所生,若能所生,即是無常, 若有諸法從緣生者,則知即是無常法,無生無滅之法身,並非陰界入之所攝持,是故說為常。而且,涅槃之體非本無今有,若涅槃體本無今有者,則並不是 無漏常住之法,涅槃非本無今有,如何因生?

問:旣諸有情齊有真如及第八識,如何不許為佛正因?

答:如自不生,亦不親為正因生法, 如前已明。若許第八為佛正因, 即是無漏。 又復對治有漏第八,方能成佛,許第八識為佛正因,即應能治第八自識。若爾,即違 。

梁《攝論》云:「云何一切種子果報識成不淨品因,若能作染濁對治出世淨心因」,釋云「若立本識是染獨對治出世因,則不得以本識為不淨品因。不淨品,即集諦及苦諦。是業煩惱種子,故是集諦」,乃至云「既立為染濁對治及出世心因故,不應復說 為不淨品因」。准此,有漏第八非佛正因。又復第八,一切同有,無三乘別,即《善戒》、《地持》、〈菩薩地〉等明定異因,三乘性別及調伏中,三乘性別, 皆不淨成, 故依附此識本無漏種, 是佛正因。

梁朝真諦《攝論》說:

問:若不許真如為佛正因,如何《佛性論》說真如理為佛正因,信、般若等為佛緣因,《瑜伽》復云「從真如所緣緣種子生」?

答:此二論文,如前已會,今更重釋。云「真如所緣緣種子生」者,似說所緣緣為種子,真如實非有為法種。如說信、般若等為四德種子,法身四德非彼所生, 是常住法由彼顯故,申假名為種。故梁《攝論》云:「四德道能成顯四德, 四德本來是有, 不從種子生, 從因作名故稱種子。」准此故知,四智心品緣彼如生,似說真如名為種子。若許真如實是種子,能生有為,即違《瑜伽 》種子七義「 第一無常法為因」等,亦違《佛性論》三性中「一、有體能生有體」文。

閱讀 243 次數
此分類更多內容: « 法性法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