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識量

又有二法,能越眾苦。謂能超越諸惡趣苦,及能超越生死大苦。一者、深見現法當來諸過患故;遠離惡行。二者、心常安定,精勤修習菩提分法。

法性法相

中觀宗特別的地方在於對法性一切俱遣,而對於法相的部份,清辨是承認依他有的,而月稱則不承認,所以佛護論師的見解於般若燈論中屢被清辨所破,如:


「 復次,佛護論師釋曰:他作亦不然。何以故?遍一切處,一切起過故。 論者言:彼若如此說過,即所成能成顛倒故。謂自俱因起體過故,或時 有處,隨一物起故,先語相違。又若異此,遍一切處,一切起過,此語能成 他起過者,此不相應。」

而唯識宗窺基的見解則在於「又言唯識,性相不同。相,即依他,唯是有為,通有無漏; 唯識即相,名唯識相,持業釋也。性,即是識圓成實自體,唯是真如、無為無漏;唯識之性,名唯識性,依士釋也;唯內證性, 為簡依他,故說識性。」再者,依藏識八段十義中說,「 初以八段別解本識心王、心所。後以有漏.無漏二位。總明本識心王、心所。」故知心王心所有有無漏之分,清淨依他雖亦圓成亦不可依。

而關於應成中觀月稱的見解,太虛法師於閱入中論記中即提到:「然為緣起幻事,本無「無作不待異法成」之自性。對圓成實真勝義性,仍世俗有而非勝義。汝因不解經義,妄計妄破。答曰:緣起皆無自性故空,以不壞世間名言故假名為有,離假名外豈有緣生實事?詰曰:於緣起實證無自性空後,斷緣起否?不斷緣起,則於無自性空見緣起事,豈無離假名分別、離假智詮之證智如幻事耶?龍猛為未證空凡愚速證空故,但說假名,汝意愚執假名而拒聖證緣起幻事,豈龍猛論意耶?」...「五觀上兩家諍論,則知入中破他,但為舌辯遊戲,無當正悟!樂著內諍,卒難獨佔全勝,徒令外道乘隙,盡滅佛法,故諸佛子應不為此!然則此諸諍辯,盡無益耶?曰:善學者,當領其要,皆空派在依世間世俗名言而明第一義以趣實證,唯識派在依道理世俗而明第一義以趣實證;其明第一義趣實證者同,一依世間世俗、一依道理世俗是其差別。」

即知月稱論師雖自詡中觀見,然舌辯遊戲,無當正悟。

閱讀 280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