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識量

又有二法,能越眾苦。謂能超越諸惡趣苦,及能超越生死大苦。一者、深見現法當來諸過患故;遠離惡行。二者、心常安定,精勤修習菩提分法。

不可說我相似見

古南京大報恩寺模型 古南京大報恩寺模型

有說,佛依阿含教說無我,但並沒有說非我,所以執實我、不可說我離蘊實有、或執此非我之實我與五蘊不即不離,然佛說五蘊十八界目的在讓眾生了解、現觀人、法二空,並不是說有一非我之不可說我、或自性存在,或者說與五蘊非一非異、不即不離。


如果說,不可說我為非我故名為實我者,亦應當不得說有不可為我非我聚我在聚義之中。這是為什麼?譬如有為、無為,今所執我不得說有為、無為,即不說有不可說有為、無為,為犢子部所立之不可說我藏。

今者,既許不得說作我非我者,如何即立有一不可說我非我聚為不可說藏?

又不應該說不可說我非我然卻許執為我,亦應不可說作為無為而執取為無為。犢子部是這麼認為的,彼宗建立不可說我作為我、非我、常、無常、有為、無為,然而,實際上即是執為我。

然異生生死相續本就執我,雖然不可說為我、非我,然異生我執相續而作為我。那麼,不可說我亦是如此,如同白馬非馬不是馬一樣的虛論。

又我於我非我聚義應當不得說在彼我中,以不可說故,如有為、無為。彼等所執不可說者,不是離名言故立不可說我,但取於彼等所執我上不可說而作有為、無為,以我非我不可說以為因而建立,既不可說故,不取其體,若取其體,即是有法,那麼,又有什麼非一非異不可說我非我聚義呢?

其實,很多宗教都有自己內部曲解教義的相似見,透過這種相似見,而產生了對該宗教的誤解與曲解,造成了扭曲教義的不真實性,尊重每種宗教的原意應當是,深入其教義,能信受者即信受之、並且多聞思維,若不能信受者,則應該另覓自身嚮往的心靈境界,而非建立相似見的見解,這才是真實的尊敬他人的信仰。

閱讀 283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