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識量

又有二法,能越眾苦。謂能超越諸惡趣苦,及能超越生死大苦。一者、深見現法當來諸過患故;遠離惡行。二者、心常安定,精勤修習菩提分法。

執阿賴耶識為真如者,當為地論宗

梅光羲居士「相宗新舊兩譯不同論」 梅光羲居士「相宗新舊兩譯不同論」

由梅光羲居士所撰的「相宗新舊兩譯不同論」,刻經處版。新版的贈予朋友,自己留下舊版,凡心識薰習過必留下痕跡。

梅光羲居士曾贈「成唯識論述記」與太虛法師,太虛法師自此得有因緣閉關讀藏。居士學唯識又早於歐陽竟無三十年。


太虛法師於「相宗新舊兩譯不同論書後」內容重要者如下,現今執藏識為真如者,當為地論宗:

二、傳學之泛正  

世親造論既廣,殆從小乘而旁及大乘全部。雖自所宗成熟在唯識,而不必對於釋任何經論皆一本其嚴格之自宗以說,而無隨大乘通義,或隨他人意之說也。故親承世親之學者,亦不妨所傳有異,如奘門或傳俱舍,或傳唯識,亦不一致。按初期譯世親論著,固以流支為伙。然除十地論之翻譯涉及摩提、扇多三人外,摩提又譯有世親之法華論,扇多又譯有世親之攝大乘論釋──此譯內容尚未研考──。

而當時所傳為地論宗之說者,則出扇多弟子慧光,傳系慧光糅合扇多、摩提、流支三人異譯所成。而此三人態度相異,扇多以傳禪著稱,不重傳譯經論;摩提泛傳大乘經論,似不專重世親者;流支似專傳世親學──但其譯傳者,乃在世親泛釋諸大乘經之釋論,而不在其特明所宗之唯識學。

故可云初期流支等所傳譯者為泛世親學。

而慧光所據以折衷者,且在扇多之說。吾意扇多即禪宗初祖菩提達磨,而慧光即二祖慧可神光。

其以第八識為真心即真如,乃是禪宗宗本之真心,所謂元是菩提、本無煩惱者。

如此則初譯之地論宗所傳,一因系泛世親學,二因又牽強被奪於禪宗師之意旨相傳流支與達磨交惡,當亦因此──,故而如此。

如後代永明及憨山、紫柏等禪師之說法相唯識,多以攝唯識歸禪宗為旨,而非悉由其時學級未窮之所致也。至於真諦則傳譯攝大乘世親釋及轉識、顯識、大乘唯識諸論,似傳譯專宗唯識之正世親學者。

然細觀其誤阿陀那為第七末那一事,可見其學無根柢,每多隨意揣測為說。則其以阿摩羅為第九識即真如,及第八阿黎耶為真妄和合識等,可知其亦由對於世親誤解意揣而致此。似元、明、清台賢宗人等說法相唯識學,每多誤解意揣之詞氣者然,而非悉由學級未窮之所致也。

故吾意學級歷程亦誠有關,如唯識學至護法乃確然可立,純粹以精是也。

然其中若以第八識為真如,及以阿陀那為第七識等,則不能諉以學級始粗末精之關係。

以世親之百法論已顯然將第八識列於有為心法,而真如則列於無為法。

又三十論亦顯然已將阿賴耶列為初能變。

凡此皆為世親已顯指定之法相,流支及真諦等之所傳,乃誤謬於世親之自說,非僅不合於傳世親學之護法等所說。故不應以舊譯之異於新譯者,為亦系正傳世親唯識學者,但當視為傳泛世親學且誤傳者。而正世親學,乃唯應以新譯為準也。民國二十年二月十五日,在南普陀寫出。(見海刊十二卷四期)

閱讀 255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