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識量

又有二法,能越眾苦。謂能超越諸惡趣苦,及能超越生死大苦。一者、深見現法當來諸過患故;遠離惡行。二者、心常安定,精勤修習菩提分法。

略提華嚴經疏科文表解

華嚴經疏科文表解 華嚴經疏科文表解

一般所熟知的《華嚴經疏鈔》實際上是將《華嚴經疏》與《大方廣佛華嚴經隨疏演義鈔》作為會本。

清涼澄觀法師,早年從南陽慧忠、荷澤神會門下之徒修學禪宗、爾後才方轉為以經論為主軸的修學,特別以華嚴經為主。


澄觀法師以十願作為畢生戒學上的大綱:
一、體不損沙門之表。
二、心不違如來之制。
三、坐不背法界之性。
四、性不染無礙之境。
五、足不履僧寺之塵。
六、脅不觸居士之榻。
七、目不視非儀之彩。
八、手不釋圓明之珠。
九、舌不味過午之齋。
十、宿不離衣缽之側。

澄觀法師於疏上說明本識心與俱舍論剎那緣起相同,實際上這是承接了成唯識論的見解,但是玄奘大師並未說藏識即是法身。玄奘三藏在雜揉成唯識論的時間點,就落在最後的翻譯大作:大般若經六百卷。而在此之前業已翻譯了俱舍、集論、因明正理、一身五足論(包括兩百卷本大毗婆沙論)、以及瑜伽師地論,這也就是說,玄奘三藏在傳給弟子窺基等人時,已經透過邊翻譯邊講授相關經論給與弟子,從因明學、瑜伽行派、古今唯識學、乃至般若(大菩薩藏經般若品),所以才最後傳授成唯識論。

一般人對於成唯識論讀起來艱澀難懂、不易理解,是因為論文的諸多名相、法義,往往一句四字、五字就已能詮所詮帶過,而且論文常常引用幾十種、上百種的經論,若不熟悉這些經論,特別不容易了知。

就像五、八識為什麼是現量?而六、七二識於異生位非現量?若是沒有相當的定力則難以現觀,陳那的集量論與法稱的釋量論為什麼以六識作為因明主軸而不以第八識?這也是因為藏識不論於異生位、還是佛地皆為現量。那麼,不透過知識語言文字的顯境名言是現量嗎?當然不是,會感知的覺受一般皆為比量得知,比量知苦、知樂,意識心的作用就在於此。

話說此疏,楊仁山居士功不可沒,當初金陵刻經處就刻了此疏鈔,雖然後來由華嚴疏鈔編印會重新校對編輯方為完整版,然楊仁山居士也從此而轉入到法相唯識學上。

這是何以故?凡是有閱讀過此疏鈔者,大抵皆知,澄觀法師在註解華嚴經時,多半引用法相唯識學的各種經論來解釋華嚴經,同時也破斥當時禪宗只講究本識而不深入經藏的本末倒置,須知,縱使是證悟者,一切種智上的修學還是必須以三時教的經論去一一印證,初地菩薩尚且修學瑜伽師地論,更何況是我輩凡夫?

科文表解比較適合閱讀過疏鈔者,若是未閱讀過,必難以了解而以為是學術研究。此疏鈔科文由民初徐蔚如、蔣竹莊、李圓淨居士編輯、而由黃妙悟居士整理校勘三次,也就是說,《華嚴經疏鈔》至少也讀了三遍以上。

所以民初華嚴東密的 持松法師說,「余惟自此讀華嚴而不讀疏鈔,則不知華嚴富貴中,何者為宮廧?何者為閫域矣?」

閱讀 303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