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識量

又有二法,能越眾苦。謂能超越諸惡趣苦,及能超越生死大苦。一者、深見現法當來諸過患故;遠離惡行。二者、心常安定,精勤修習菩提分法。

清辨所計依他、遍計皆虛妄有,護法依世俗依他有、遣遍計執。

南京。中華門 南京。中華門

清辨所計依他、遍計皆虛妄有,護法依世俗依他有、遣遍計執。

故護法《廣百論釋論》中說:「無有少法生,亦無少法滅,淨見觀諸法,非有亦非無。此亦不能證依他起其性非有。所以者何?此頌意明遍計所執自性差別,能詮所詮其體皆空,無生無滅,離執淨見,觀諸世間,因緣所生,非無非有,故此非證依他起無。若有依他,何緣經說一切法性,無不皆空?又契經言:佛告善現:色等諸法,自性皆無。復有經言:佛告大慧:一切法性,皆無有生,先有先無,不可生故。此有密意,密意如何?謂此諸經唯破遍計所執自性,非一切無;若一切無,便成邪見。


云何知有此密意耶?餘契經中顯了說故,謂薄伽梵說如是言:我唯依於相應自性,說一切法自性皆無。若有如言而生執著,謂染淨法自性皆無,彼惡取空名為邪見。相應自性即是世間遍計所執,由心轉變,似外諸塵,依此諸塵,起諸倒執,因此倒執,計有自他,能詮所詮相應自性染淨諸法即是依他,故知諸經有此密意。」

再者,護法以清辨兔角、龜毛、空花等喻反破清辨,論又說:「汝嗤笑言:自呈愚昧,非顯我說,與理相違。若從緣生心及心法同遍計執,皆自性空,便似空花,何能繫縛三有含識生死輪迴?是故依他非無體實。

論者本意,決定應然,若不尒者,何緣故說妄分別縛,證空能除?誰覩龜毛能計能縛?誰見兔角能證能除?由是應知有心心法,但無心外所執諸塵。云何定知諸法唯識?處處經說,於此何疑?故契經言:佛告善現:無毛端量實物可依。愚夫異生造諸業行,唯有顛倒與彼為依。顛倒即是虛妄分別,虛妄分別即心心法。」

另外,清辨認為古相應師執無分別智緣真如,真如有所緣故與外道所計實我無異,此者,玄奘師曾於真如所緣緣義,以挾帶作為變通。《述記》 又說:「此除真智緣於真如,無相分故。」無相分即根本智無挾帶義故。」「雖無分別緣真如時,無有似境相,而亦挾帶真如體起,名所緣緣。。如自證分。...相者是何? 所謂體相。真如無遍計所執相,名無相,仍有體相。故經言一切諸法共同一相,所謂無相。」

此中所引為《大般若經》卷七十三〈觀行品〉 云︰
如是一切皆「非相應、非不相應,非有色、非無色,非有見、非無見,非有對、非無對,咸同一相所謂無相」。

《述記》 說:「 此緣真智,挾帶真如之體相起故名所緣,非帶彼相分影像而起名緣於如,不離如故。」

無相之相是為真如,有無俱非、有無皆世俗諦故。並不是說帶真如相分影像境界而起名所緣緣,本不離如故。此中判根本智與真如皆勝義勝義諦所攝故。

然唯識家所立俗諦共有四重,而清辨只立一重俗諦,基本上,清辨是不承認異熟識體實有,所以遣依他起、徧計執。

若無異熟識者,則無流種、還滅道理可得,一切無因故,而清辨往生前乃以持真言入山洞中修持,若無因緣果報法,何須持真言?一切既然唯境無心,持者誰持?既計依他非有,則無種種緣起道理。


閱讀 234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