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02 一月 2016 11:51

日本不流行大乘非佛說

作者
日本。京都。二條城城門 日本。京都。二條城城門

大乘非佛說之說,只是日本幾位學者的建立,並非全然的,你不能因為這幾位學者的建立,就說是日本全部學者、甚至佛弟子的意見。沒聽過日本有印度學佛教學會?所謂的印度學,主要是以印度盛行的佛學作為基礎研究,諸如中觀、唯識、毗曇、阿含等教義。這個學會初代理事長由宮本正尊先生擔任,這個學會也參與大正藏SAT的數位佛典計畫,不論研究目標與結果如何,相信對於印度佛學的也能夠有所貢獻。


台灣、或者中國華人在撰寫法相宗等著作時,以大乘非佛說、日本流行六識論的見解來佐證自己的著述才是正統,這都不是很正確的心態,有所偏頗故、有民族情結存在故有我見。

日本從中國學習法相宗總共有四次,延續至今也已經一千三百多年。日本從玄奘三藏時代就有學僧 道昭法師等人從其修學,像是南都六宗,以日本奈良興福寺和藥師寺為主。而道昭再傳給道賀、行基,建立元興寺為主,道賀傳法至法隆寺,行基則將其弘揚到藥師寺,是為日本法相宗南派。而智通、智達則從玄奘三藏高徒 窺基法師所學而傳回日本,再者,慧沼傳日本學僧智鳯、智鸞、智雄關於唯識義,以及最後智周傳玄昉回日本建立興福寺,是為日本法相宗北派,日後的日僧 良算的唯識論同學鈔算是融合日本法相宗南北派的著作,收於大正藏66冊,唯識論同學鈔對於修學法相唯識學的法義算是極為重要的著作,乃至基辨、善珠等人關於窺基義林章、因明大疏等註解,也能從其中得知各種細說建立的清楚脈絡。其實,日本許多關於唯識、俱舍、乃至因明的著作至今都保留下來,你說,日本不流行法相宗,這個見解是錯誤的,如果不流行,中國當時的楊仁山居士自然也不必從其請回『成唯識論述記』。

網路時代,其實收集、閱讀各種資訊都非常方便,在書寫各種經論解釋前,倘若要針砭其他人的思維與見解,都應該保持客觀的心態、以及事先收集資料,或許會比較完善、以及謙遜。

會寫日本流行大乘非佛說之說的學者,此以一說替其全貌,想必未曾駐足、步履於日本巷弄、街道上吧,許多佛寺皆為淨土宗、真言宗之道場,不論其等建立法義是否正訛,也算是所謂的大乘吧。

閱讀 682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