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02 一月 2016 11:39

成就聖凡的抉擇心識為第六識

作者
大正藏。略述法相義 大正藏。略述法相義

《成唯識論》破六識(意識)能執持善惡法種、薰習義。

「有說六識無始時來依根境等前後分位事雖轉變而類無別,是所熏習能持種子,由斯染淨因果皆成,何要執有第八識性?彼言無義,所以者何?執類是實則同外道,許類是假便無勝用,應不能持內法實種。又執識類何性所攝?


若是無記善惡心時無無記心此類應斷,非事善惡類可無記,別類必同別事性故。又無心位此類定無,既有間斷性非堅住,如何可執持種受熏?又阿羅漢或異生心識類同故,應為諸染無漏法熏,許便有失。又眼等根或所餘法與眼等識根法類同應互相熏,然汝不許。故不應執識類受熏。」

其實一般修學般若者,若不具備二乘婆沙對法、乃至俱舍七十五法的學習,很容易落入「有執大乘遣相空理為究竟者,依似比量撥無此識及一切法,彼特違害前所引經,知(智)斷證修染淨因果皆執非實成大邪見。」其實,龍樹於大智度論多所論辯心所有法種種體性,若但說空,亦成毒藥,是故從心心所有法種種觀察作為斷除煩惱所用。

這就是末那識的四根本煩惱之一的我慢,以我為勝,所以有種種自豪、慢心,以藏識見分為我所愛故。世間上因為獲得種種事業、工巧、地位而生起我勝他劣的心所,實際上乃眾生無始以來末那本然的染汙心所,故有此類心所。

那麼,意識呢?依止根本識作為所依,能夠了別境界作為性相,《成唯識論》云:「次言『了境為性、相』者,雙顯六識自性、行相,『識』以了境為『自性』故,即復用彼為『行相』故,由斯兼釋所立別名『能了別境』名為『識』故,如契經說:『眼識云何?謂依眼根了別諸色,廣說乃至意識云何?謂依意根了別諸法。』彼經且說:『不共所依、未轉依位、見分所了;餘所依、了,如前已說。』」

那麼,成就聖凡的抉擇心識為何?當為第六識,也即是一般人所謂的意識,因為其了別境界的作用勝過其他心識,這也是為什麼在二乘的婆沙諸論中會提到阿羅漢最後身為無漏意識的狀態。雖然意識只現行於此世異熟果報的作用,在下一世的異熟果報的作用中,此意識亦不同於上一世之意識,為意識種子現行藉由不同的緣所發,然而,許多聖者卻能夠掌握此意識作為修學止觀的工具,而逐漸證果,雖知此非我、然亦能善用。

閱讀 410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