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真

良真

網站網址: http://www.cittamatrin.com Email: 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週六, 18 八月 2018 11:22

諸法無常,非第一義

「我認為一切有為法,皆與無常法相應,這就是真理、第一義、勝義諦。

為什麼說無常法並不是真實的?這是為什麼?一切有為法,有生法、住法、滅法、異法等相,有為法前生、次第相續住、爾後有滅相,這是有為法的體性,怎麼可以說有為法因為與無常法相應而不是真實的?」

「有為法不應當有生、住、滅、異等相。這是為什麼?生、住、滅、異相並不是真實有故。

倘若世間一切法生、住、滅、異是有為法相的話,那麼,現在「生」法中,亦應當有生、住、滅、異等相,因為你說「生」法是有為相的緣故,那麼,生法一一處亦應該有生、住、滅、異相,是則落入了無窮過失,而住、滅、異法亦應當如是落入了無窮過失。

倘若一切生、住、滅、異法各更沒有有生、住、滅、異法者,不應該稱為有為法。

這是為什麼?有為法相無的緣故。所以說,諸法無常,並不是第一義。」

世間國族想、士夫想、計我我所想,皆不是第一義,既然不是第一義,何必執著這些遍計所執性?因執著這些遍計所執性,所以才有人我是非、種種爭執等無義語。

週一, 06 八月 2018 14:35

心是無為法,即是數論宗

現在中國佛教本身的問題,主要是不學法、特別是對法論。

只要學了對法論,很容易明白中國佛教出了什麼問題?中國佛教從古自今以來,大多建立的法義為數論宗,而數論宗基本上是印度哲學的一支,基本上不是佛法所說的教義,我們這樣做出了區別,不是要製造對立,而是明白、了解什麼是佛法?要怎麼學習?

週五, 20 七月 2018 14:49

知苦而不斷苦

她看起來很獨立、開朗。

其實我們都不了解她。

人們喜歡對他人品頭論足、像是穿著、談吐,再者,就是看對方的長相來決定一個人的第一印象。

幾十歲的光陰,從小就因為社會重男輕女的愚癡而讓她失去了教育的機會。

不過,她也很爭氣,靠著半工半讀,讀到了日本以前的帝國大學之一:京都大學,每一學期也拿到獎學金。

但是,人生總有小確幸的時光,對她來說並沒有,家中唯一支持她的父親,英年早逝。她沒辦法,只能跟著社會風氣為了結婚而結婚。

依照法律上的繼承權,子女皆可以平分父親的財產,但她選擇了全部留給她唯一的弟弟,沒有一絲一毫的怨言。

再過幾十年,她還是覺得她的弟弟縱使成家立業還是像小孩一樣,畢竟是她唯一的親弟弟,誰也不能說她弟弟的壞話,就連她先生也是如此,絕對不能說她親弟弟的壞話一字、一句。

所以,她不需要這些物質,像是房地產、現金、有價證券等。

她認為她靠自己就能夠存活於社會,她確實也很努力的工作。

她的外表始終看起來很年輕,雖然已經過了四十歲。或許是因為腦袋裡頭沒有算計他人想法的關係吧,看起來就像是大學生一樣的清純、秀麗。

唯一的嗜好,就是翻閱金剛經、藥師經,雖然不懂裡面在說什麼,但她始終非常虔誠的雙手合一、頂禮再三而手持書籍而默誦。

再將誦經的功德給她尚在人間的母親與弟弟。

「願我所有讀誦經典一切功德,回向給某某某。希望他們一切平安、順心,事業穩定發展、外出平安順利。」

雖然求的是世間法,但是,並非每個人具備修學斷煩惱障、所知障的。過去本有種子尚未現行、或者僅具備人天善法的種子。這些,並不是很重要,每個人都有他的選擇。

雖然她的家人認為:女人始終是潑出去的水,嫁人了,就是別人家的人了。

但她能夠做到的,除了每日努力在這五濁惡世的世間工作外,就是透過讀誦經典、回向給家人的方式,來證明她心中對他們的愛。

她的家人對她並沒有愛。

但她依舊如此。

為什麼佛法上講苦、集、滅、道為聖諦?

這是因為諸聖者於此四諦同謂為諦,如實了知、如實觀見苦、集、滅、道;一切眾生不如實知、不如實見,是故諸諦唯名聖諦,聖者所證故。

那麼,我們一生的苦是指什麼?生時發生種種身、心苦受,非生自體,即是其苦,為苦的因緣,故說為苦。

乃至求不得苦,由所求不得因緣發生種種身心苦受,非求不得體即是苦。為苦因緣,故名為苦。

而由色、受、想、行、識五取蘊苦,亦能夠顯了我們的壞苦、行苦。

這是為什麼?

因為色、受、想、行、識五取蘊具備苦受、樂受、不苦不樂三種覺受,這種覺受就是苦蘊所積聚。而於苦苦中,一般人、或者解脫聖者對於苦諦的了知有所不同,一般人只是暫時知道:哦!好苦啊。卻不能現前相續觀察苦,等到過一陣子後,又開始重複製造苦的行為。

而解脫聖者能夠了解苦諦而證解苦諦,了知苦苦性極可厭患而於苦諦不斷覺觀、發起智慧而轉種種苦。

知道苦而不知道斷除苦的方法,即是一般人。而知道苦、能夠觀察種種苦、進而斷除種種煩惱障、進而現前觀察諸苦、苦所集等,斷惑證真,是為解脫聖者。


週四, 19 七月 2018 16:23

觀呼吸悟入緣起

在鍵盤上敲下每個文字。

名、句、文身,一連串的組合,成為能夠讓人喜悅、讓人悲傷、讓人覺得世界還有希望的文章,再集結成為書籍或者是數據性的資料庫。

每個人的人生就是不同內容的書籍或者是數據性的資料庫,或許分類也差不多,但是內容絕對不會重複。

縱使我們出身在同一個家庭,面對日後的生命體本身所發展的一系列轉化,不論是好、壞,都不會跟家庭的成員重複,當然,其中有共、不共之分,這裡所說的重複,是說同樣的生活、習慣、思考模式、性格、乃至人生。

大論說:「又經無量諸識流轉。後後尸骸新新發起,乃至今者最後尸骸,諸識流轉。」

人生是無法複製的。

我們可以一比一的複製電腦裡面的硬碟,再拷貝到其他的電腦設備上,但是,我們的心識,唯識宗所說的阿賴耶識,本身是沒有善惡分別、非善非惡的無記性,裡頭的種種有漏貪、瞋、癡,或者可以說是你人生的記憶、感動、仇恨的種子等,是沒辦法複製到其他人身上的。

所以,讓自己休息個幾分鐘,重新出發。

修觀行者如何能夠依止呼吸悟入緣起?

我們應當如是作意觀察、尋求:此呼吸入出息是依於何種因、何種緣?如是細細縝密觀察,如是悟入,此呼吸入出息依身而緣身、依心而緣心故有呼吸入出息,利根者則能觀察入出息即為自己的一生,不到幾秒鐘即結束。

依身緣身等者的依是指入出息的依處,而緣,則是說增上緣。所謂呼吸入出息,要以身、心作為所依處,以及為增上緣之故。

我們觀察、尋思、求證;此身此心何依何緣?如是相續不斷細細觀察、尋思、求證後,如實悟入,原來此身此心依緣於眾生的命根(生命體)。

然後再更加觀察、尋思、求證:那麼,此命根何依何緣?如是相續不斷細細觀察、尋思、求證後,如實悟入,如是命根(生命體),依緣先行。

再作細微一點的觀察、尋思、求證:如是先行何依何緣?如是相續不斷細細觀察、尋思、求證後,如實悟入,如是先行依緣無明。

我們再不斷的返觀了知無明依緣而先行,先行依緣於命根,命根依緣於身、心,身、心依緣於入息、出息。

如是觀察、了知無明依緣先行等之修觀行者:於前說尋思、觀察、求證,從後向前顯示緣起的道理。此說了知,從前向後顯示眾生之流轉相。所謂由無明為所依緣先行而得生,如是乃至身、心為所依緣入息、出息而得轉。

進而能夠觀察、了知無明滅故行滅,行滅故命根滅,命根滅故身、心滅,身、心滅故入、出息滅。

這就是由呼吸入出息悟入緣起。

修觀行者於此緣起悟入多分相續住,名為善習修。

是名為悟入緣起法修習。

如是修觀行者於緣起法悟入善修習之後,又能夠於種種行如實觀察、了知諸法從眾緣生,而悟入無常。

倘若一切法本來沒有、現在卻因緣而生、有已散滅,即是生法、老法、病法、死法。倘若是生法、老法、病法、死法,即是純大苦蘊。

而這些確實是苦,就是沒有一個實體我能離苦、有我則不苦故,有苦則無實我,既然不得自在,就沒有自在的實體我,而能遠離種種對生命體的宰主想的我見。

修觀行者如是名為由無常、苦、空、無我行而悟入苦聖諦。

眾生以不淨為淨、以苦為樂、以無常為常、以無我為我,故產生種種非如理作意,而有種種的苦,如實了知確實是苦,故能出離愛等苦受、苦想。

週一, 16 七月 2018 10:09

生生亦是有,有有亦是生

時間過的真快。

總覺得人生就是如此。

無常積聚,而眾多無常變化中,我們總是要體驗人生寶貴、值得捧在心上的美好事物。

而這美好的事物不需要跟她人分享,因為特別珍貴的緣故。

所謂的出社會,變成一兩台筆記型電腦、背包、公事包,以及幾個瑣碎的小物品,諸如錢包、各式各樣的卡。

週一, 28 五 2018 02:16

譬如死屍,穢好花園

復次,檢其惡行,事即偏邪。

汝謂貪欲即是道,陵一切女;

而不能瞋恚即是道,害一切男。

唯愛細滑觸是道,

畏於打拍苦澀觸,則無有道,

週二, 22 五 2018 13:56

無間業同分

最近抽空重新校對《瑜伽師地論》一百卷。

其實,對於一般學人來說,五無間業是比較熟悉的,但是,於無間同分(無間業同分)則若不學、不熟悉《瑜伽師地論》者,則往往容易犯下而不知。所謂的「同分」有幾種意思,自性、形相、加行、所緣、隨順等同分。

另外,《成唯識論》中說的同分是指依有情身心相似分位差別,而假立同分。

週二, 15 五 2018 15:41

獨處

每個人每一天都需要獨處。

減少閱讀垃圾訊息、特別是被動式的接收訊息那種的資訊,接收多了,心識也會跟著負面,產生不善心所。

學會獨處,不論是旅行、閱讀、窩在一個小房間、杜絕外界的聯繫,甚至保持禁語,意識心就會特別的清楚觀察到自身潛意識的種種有漏種子現行。

再學會靜坐,現代的新興宗教也好、傳統的宗教也罷,不需要依靠信仰也行,只是純然的靜坐著。

一個人、一張椅子、一個房間、不張嘴、眼睛輕輕閉上。

週一, 16 四月 2018 03:44

《瑜伽師地論釋》略說

《瑜伽師地論釋》之論書,此論乃最勝子等諸菩薩造之,傳言當時有七百卷之多,而今只流傳一卷矣,對於亟欲修學三轉法輪者,實為一大憾事也;發覺到此論釋中有諸多法義可供諸學人深入探討,如論中云:「如入楞伽契經中說:『若觀真義,除去分別,遠離瑕穢,無有能取,亦無所取,無解無縛,爾時在定,當見瑜伽,不應疑慮。」

此中總雲離有情無始計著心識之能取、所取遍計所執性,雙印能取、所取空,爾時當證瑜伽,此中所表之瑜伽者,即為真如法性,以瑜伽之相應銓說真如無為法性。

週一, 16 四月 2018 03:43

般若燈論釋 觀如來品 表解

波羅頗蜜多羅三藏曾於那爛陀寺 戒賢論師下學習十七地論,貞觀七年到達中國,並於中國長安(今 西安)大興善寺翻譯般若燈論釋、大乘莊嚴經論、以及寶星陀羅尼經之前,曾於突厥傳授佛法。

般若燈論釋為清辨解釋龍樹《中論》之註釋論書,而「般若燈論」即是《中論》,講授的為無分別智,此論書相傳有有六千偈,梵文本現今已不存在,現存的翻譯版本皆為簡譯 。清辨師事僧護,僧護與無著菩薩為同一時代人,而僧護的弟子除了清辨外,以佛護、解脫軍最出名。學者認為清辨與護法展開「空有之諍」,其實兩位均為高手,沒什麼好爭,有我才有爭,只是在解釋二諦義上的層面不同罷了,彼此的論義角度也不同。

該論釋觀如來品主要針對修多羅人(經部師)及鞞世師、阿毗曇人、犢子部、多摩羅跋外道、自部人(中觀派,如佛護論師等)、外道號聰慢者、彌息伽外道(彌曼差派、即聲論派)做種種法義辯駁,最後再以自宗立義作為結尾。

 

第 1 頁,共 20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