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識量

又有二法,能越眾苦。謂能超越諸惡趣苦,及能超越生死大苦。一者、深見現法當來諸過患故;遠離惡行。二者、心常安定,精勤修習菩提分法。

慧沼,為法相唯識宗窺基弟子,其在《能顯中邊慧日論》中提出了真如、第八識不能成為成佛正因的因素。

論者自問,既然眾生都有真如法性與第八識,為什麼不許為成佛正因?

中觀宗特別的地方在於對法性一切俱遣,而對於法相的部份,清辨是承認依他有的,而月稱則不承認,所以佛護論師的見解於般若燈論中屢被清辨所破,如:

外人問難:見分恒緣故是相分,此即是識體功能義分,故成相分。真如亦是識之自證,識所顯故,應為相分所攝。

護法菩薩解釋說:然真如是識實性攝故,既然稱為無相則不同種子,種子並不是是八識實性故,故為相分,種子亦是界之通名。真如法性但是八識心王之性攝,其體實為無相,所謂空、無相、無願,見分唯不緣識自體分。

第一,總辨諸教、業、宗、體、名。於中略以五門分別:一、教益有殊。二、時利差別。三、詮宗各異。四、體性不同。五、得名懸隔。

第一,    教益有殊。復分為二:初明輪益,後辨義益。
(第二),明輪益中,復分為二:先明異計,後明大乘。

明異計者:其多聞部、薩婆多部、雪轉部、犢子部、法上部、賢冑部、正量部、密林山部、化地部、經量部十部同說:非諸佛語皆為利益,要逗物機,務心入道名利益故;唯八聖道是正法輪,轂、輞、輻、圓,摧破煩惱名為輪故。故世友說「非如來語皆為轉法輪」;世尊所言亦有不如義,詮八道教八道境故。亦名法輪,所餘功德及所餘教,雖名聖教,不名法輪。如問慶喜:「天雨不耶?」問諸比丘:「汝等乞食易可得不,氣力安不?」此何利益?轉何法輪?故諸經中雖敘佛語,有非利益而非法輪,如說「逆害於父母」等。此教所言何必如義,故佛亦有不如義言。此等十部,總說諸經有不如義而說虛言,有非法輪而無利益。

採用simple mind製作關於末那識八段十義的重點。

華嚴經中雖然有種種婆羅門、甚至示現外相類似 佛說禁止的苦行,然而其所宣說的佛法卻是以二諦為主。

現在的人讀了華嚴,就以為原來各種宗派的教義其實也是佛法,這其實是誤會了華嚴經的境界,這就是異生性尚未進入信解行位、自身具足一切煩惱障而未能信解、甚至修觀導致如此。

修瑜伽者為對治無始以來異生執取常見故,而修「非常」行相,世間諸相皆非常故;為對治世間樂見故,修「苦」 行相想;為對治我所邪見故,修「空」行相,無我所故,皆緣自心變現所執取故觀空斷我所;為對治我見故,修「非我」行相,世間非實我、勝義諦無有實我體故,斷我見故,一切我愛皆末那相應。

為對治外道無因見故,觀修「因」 行相,有因有緣世間集故;為對治邪執梵王、自在天等第一因見故,修「集」行相,多法聚集為因生果,既有因則是多法聚集而無常。

有說,佛依阿含教說無我,但並沒有說非我,所以執實我、不可說我離蘊實有、或執此非我之實我與五蘊不即不離,然佛說五蘊十八界目的在讓眾生了解、現觀人、法二空,並不是說有一非我之不可說我、或自性存在,或者說與五蘊非一非異、不即不離。

聲聞乘四重二諦義:
總分為四重、二諦,共八。

聲聞世俗諦者:
第一世間世俗諦者:謂世間安立瓶、軍、林等以及我、有情命者等。此中唯取異生所執實我不取實法,設執實法不障二乘果故,亦不取之。

由梅光羲居士所撰的「相宗新舊兩譯不同論」,刻經處版。新版的贈予朋友,自己留下舊版,凡心識薰習過必留下痕跡。

梅光羲居士曾贈「成唯識論述記」與太虛法師,太虛法師自此得有因緣閉關讀藏。居士學唯識又早於歐陽竟無三十年。

一般所熟知的《華嚴經疏鈔》實際上是將《華嚴經疏》與《大方廣佛華嚴經隨疏演義鈔》作為會本。

清涼澄觀法師,早年從南陽慧忠、荷澤神會門下之徒修學禪宗、爾後才方轉為以經論為主軸的修學,特別以華嚴經為主。

複習大論,這一段論文頗為重要。藏識雖然為根本心,然藏識含藏一切有漏種,於異生位種現不斷故有種種執取(雖然執取者非藏識),故大論說:「若出世間諸法生已,即便隨轉,當知由轉依力所任持故。然此轉依與阿賴耶識互相違反,對治阿賴耶識,名無漏界,離諸戲論。」即表示轉依與藏識違反,知道了藏識,與真見道位中所說的真如所顯並不同,現代人將見道位與證得藏識畫成等號並不正確如理,真見道證真如後於相見道位才以真如空性去證得藏識與七轉識下品轉四智菩提。

龍樹菩薩於《大智度論》中說:「知眾生心種種法中處處行,如日光遍照,菩薩悉知眾生心行有所趣向而教之,言:「一切眾生趣,有二種:一者、心常求樂;二者、智慧分別,能知好惡。汝莫隨著心,當隨智慧;當自責心:汝無數劫來,集諸雜業而無厭足,而但馳逐世樂不覺為苦。汝不見世間貪樂致患,五道受生,皆心所為,誰使爾者?汝如狂象蹈藉殘害,無所拘制,誰調汝者!若得善調,則離世患。當知處胎不淨、苦厄,猶如地獄;既生在世,老病死苦,憂悲萬端。若生天上,當復墮落。三界無安,汝何以樂著?如是種種呵責其心,誓不隨汝。」是為菩薩知眾生心行。

清辨所計依他、遍計皆虛妄有,護法依世俗依他有、遣遍計執。

故護法《廣百論釋論》中說:「無有少法生,亦無少法滅,淨見觀諸法,非有亦非無。此亦不能證依他起其性非有。所以者何?此頌意明遍計所執自性差別,能詮所詮其體皆空,無生無滅,離執淨見,觀諸世間,因緣所生,非無非有,故此非證依他起無。若有依他,何緣經說一切法性,無不皆空?又契經言:佛告善現:色等諸法,自性皆無。復有經言:佛告大慧:一切法性,皆無有生,先有先無,不可生故。此有密意,密意如何?謂此諸經唯破遍計所執自性,非一切無;若一切無,便成邪見。

由真諦三藏翻譯的《金七十論》,亦即《僧佉論》,為數論宗論書,由西元四、五世紀時由自在黑所造,後由世親菩薩破之。

其實龍樹菩薩亦在其中論等著疏中廣破數論所執,然後佛法傳到了中國後,類似金七十論的立論還是轉變成為以佛法名相替代而成為像似佛法,多為人不知。

真如與阿賴耶識差異略說,近人不論是否學習佛法,但對於佛法三時教中的法義混淆,甚者或以假亂真、或以相代性、或以有為法替無為法,雖言弘揚法相唯識學,然卻不解唯識學勝義諦,或誤解藏識體性為人發呆、意識空白狀態為第八本識而貶斥唯識學為不了義,或以中觀見破唯識義,此皆為未明契經所言義而自創其義,期盼學習佛法者,能深入契經、智慧如海:

異生性者,謂不得聖法之有情。得聖法者,謂離異生性。然不得聖法者何?謂未出離生死、俱諸貪、嗔、癡、慢、疑等併諸邪見有情,以其未能現觀諸法無常、苦、 空、無我、乃至四諦十六心品觀,恆以染汙末那緣彼異生有情所生彼界、彼世、彼境而妄執實有。然彼異生性亦是假立、以得與非得做不得為性,得非得者,亦假立 故、不離心故。以是故,心染、眾生染,心淨、眾生淨。然染汙心品,總不離眾生自心習氣薰習而成,依對法而言,與清淨心品相對,以一真法界言,實無染汙、清 淨、客塵、心相等,絕對待故、非安立諦故。

涅槃無為法非賴耶藏識自受用身。

那麼,一切法無藏識可否?曰:不可。或有說言九識、十識、一切識皆無義,皆為藏識所攝故。

 「又大等法,皆三合成,展轉相望,應無差別。是則因果、唯量、諸大、諸根差別,皆不得成。若爾,一根應得一切境,或應一境,一切根所得。世間現見,情與非情,淨、穢等物,現、比量等,皆應無異,便為大失。故彼所執,實法不成,但是妄情,計度為有。」

應說「云何方便勤修趣見諦道」。

頌曰:將趣見諦道,應住戒,勤修聞、思、修所成,謂:名、俱、義境。

第 1 頁,共 3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