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聖賢錄》發凡

淨業學人彭際清記

一、凡錄往生者,祗載支那著述,至經論所明淨教緣起,多從闕略。譬之治河不由積石,導江不自岷山,既昧其原,其流將壅。茲首標教主,著所宗也;次觀音、勢至,明有輔也;普賢、文殊,左右遮那,而同讚西方,同揚淨業,故知十方諸大菩薩莫不以淨土為歸矣。至如西天諸祖及諸論師,即不盡著往生之驗,而既登果地,豈局東西?凡諸議論有關斯教者,亦並著之,廣資勸誘云爾。

一、《華嚴‧入法界品》,如德雲比邱、解脫長者、鞞瑟胝羅居士,俱不離念佛而入解脫門,乃至一念之頃現無邊剎土,見無量諸佛,斯唯達自心原,窮諸行海,方能親證如斯三昧。修淨業人,決當刳心頂受。然事屬通塗,不專一剎;理周沙界,匪局西方。倘濫入此編,恐有乖全例,故概略其文,獨標其義如此。

一、歷代《高僧傳》、《佛祖統紀》、《佛祖通載》諸書,但載諸師事蹟,而議論激揚,概從簡棄,雲棲《往生集》,又唯標事驗,行實罕詳,遂可合張李為一身,溷淄澠而同味,覽未及終,倦而思臥者多矣。茲則該羅細行,圓具全身,綜貫千章,獨標警策,如智者《十疑論》、紫閣《寶王論》、永明《萬善同歸》、虎溪《蓮宗寶鑑》、天如《或問》、鄞江《直指》、《西齋淨土詩》、《雲棲法彙》、截流《警語》以及方內諸公種種論述,網全帙而難周,扼片言而奚欠?用代遒人之詔,宛同天鼓之鳴,願諸仁者敬而聽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