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薩藏佛教學會
菩薩藏佛教學會

《菩薩藏》法寶推薦

"Untitled", Wang Muti, full of six feet, ink paper. 《無題》,王穆提,六尺全開,水墨紙本。
法友告知二十餘歲所處之道場依然存在並且繼續宣講唯識等學,該道場為在家居士所傳,親教師往昔一一解讀《成唯識論》,一一解讀者即一個字一個字的講解該論,雖無多少僧俗法友,然大眾皆或多或少以法增上為最,不若其他佛教道場有諸多世俗善法等業。我們幾個二、三十歲男眾居士彼此討論各種佛教法義,大抵皆讀原文藏經或者民初諸多大德著作,因個人因素而離開道場的法師,轉往佛陀教育基金會上課給大眾聽講,也是好事,因緣聚合即是...
答:此句出自宗喀巴《入中論善顯密意疏》,如云:「午二 明唯識宗失壞二諦 又汝前說:「是假有法所依因。」若依他起是有自性,雖可應理。頌曰: 『若時都無依他起,云何得有世俗因。』 若時依他起都無少分自性,則說名言世俗錯亂之因為寔物,云何得有也。此明由計依他起勝義有故,即失壞勝義諦。故唯識師所說世間名言之因,非有自性。頌曰:
"Untitled", Wang Muti, full of six feet, ink paper. 《無題》,王穆提,六尺全開,水墨紙本。
問:大乘佛教戒體何義? 答:若按《大毗婆沙》說遮惡色起而言戒體為色,認為意業不能親遮惡戒故、《俱舍》說「又若撥無無表色者,則亦應無有別解脫律儀」即知此中所說乃別解脫戒。大乘菩薩戒則須發菩提心即得戒體,若戒體為無表色,不若色能薰菩提心,然色能薰菩提心否?表即無實,無表寧實?
"Untitled", Wang Muti, full of six feet, ink paper. 《無題》,王穆提,六尺全開,水墨紙本。
問:信現觀成就者有何相? 答:如大論問答云:「問:信現觀有何相? 答:若有成就信現觀者,或是異生,或非異生,或於現法,或於現法及後法中,終不妄稱餘是大師、餘法善說、餘僧正行。」
"Untitled", Wang Muti, full of six feet, ink paper. 《無題》,王穆提,六尺全開,水墨紙本。
問:阿賴耶識是真如嗎? 答:既說阿賴耶識是真愛著處,如何言唯識宗執此而為我?若為真愛著處,如何說阿賴耶識即是真如?若即為真如,則異生即現證真如而成佛,無始以來,恆常愛我故。足見說賴耶為真如者,彼等邏輯未明。
"Untitled", Wang Muti, 4 feet open X4, ink paper.《無題》,王穆提,4尺全開x4,水墨紙本。
以下問答,若以○○取代問者與佛教相關法師、居士等姓名或者法號、戒名,即表示為了保護對方個人隱私。 本篇文章以問答方式形成,收錄問答來信,並且在不涉及個人隱私的內容上刊登。 來函法師希望標註:「以上所說僅供參考」。
"Untitled", Wang Muti, full of six feet, ink paper. 《無題》,王穆提,六尺全開,水墨紙本。
問:欲界定,念處前,皆能發戒否? 答:天臺智顗大師《菩薩戒義疏》:「次明道、定皆以無作為體。 定共於定心中發無作,無復諸惡。 道共者,見諦道中所發無作,與心上勝道俱,故言道共也。
"Daqian World", Wang Muti, No. 8, ink, acrylic, paper.《大千世界》,王穆提,8號,水墨、壓克力、紙本。
答:根據天台智顗師《菩薩戒義疏》所載:「次論法緣,道俗共用,方法不同,略出六種:一、《梵網》本,二、《地持》本,三、高昌本,四、《瓔珞》本,五、新撰本,六、制旨本。《優婆塞戒經》偏受在家。普賢觀受戒法身,似高位人自譬受法,今不具列。...。 三、高昌本者,或題暢法師本。原宗出《地持》而作法小廣。先請師云:「族姓大德!我某甲,今從大德乞受菩薩戒。唯願大德,忍許聽受,憐愍故。....自齊宋已來,多用...
"Untitled", Wang Muti, full of six feet, ink paper. 《無題》,王穆提,六尺全開,水墨紙本。
無著菩薩《攝論》引《中邊》、《大乘經莊嚴論》(即《大乘莊嚴經論》、《大綖莊嚴論》),即知此二論為菩薩《攝論》更早之論。如《中邊》引《寶積》〈普明菩薩會〉,即知此為大乘佛教最早之中道經,龍樹菩薩《大智度論》亦引《寶積》,該論又說十四、十六空義,〈辯真實品〉又說三性義,菩薩云:「相等五事,隨其所應,攝在根本三種真實,謂名攝在遍計所執,相及分別攝在依他,圓成實攝真如、正智」如何不說圓成實性?
"Untitled", Wang Muti, full of six feet, ink paper. 《無題》,王穆提,六尺全開,水墨紙本。
修觀行者何故會有於世俗中做諸辱罵、違反世俗倫理等嗔心所不斷之作為?又或造作世俗性騷擾等事?原因在於其觀行方法錯誤。本來修觀行是直接對治心心所為主要方法,結果變成另外再緣於一個假想之境界,雖假觀成就,然亦與伏斷煩惱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