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羅頗蜜多羅三藏曾於那爛陀寺 戒賢論師下學習十七地論,貞觀七年到達中國,並於中國長安(今 西安)大興善寺翻譯般若燈論釋、大乘莊嚴經論、以及寶星陀羅尼經之前,曾於突厥傳授佛法。

般若燈論釋為清辨解釋龍樹《中論》之註釋論書,而「般若燈論」即是《中論》,講授的為無分別智,此論書相傳有有六千偈,梵文本現今已不存在,現存的翻譯版本皆為簡譯 。清辨師事僧護,僧護與無著菩薩為同一時代人,而僧護的弟子除了清辨外,以佛護、解脫軍最出名。學者認為清辨與護法展開「空有之諍」,其實兩位均為高手,沒什麼好爭,有我才有爭,只是在解釋二諦義上的層面不同罷了,彼此的論義角度也不同。

該論釋觀如來品主要針對修多羅人(經部師)及鞞世師、阿毗曇人、犢子部、多摩羅跋外道、自部人(中觀派,如佛護論師等)、外道號聰慢者、彌息伽外道(彌曼差派、即聲論派)做種種法義辯駁,最後再以自宗立義作為結尾。

 

有為法有相故,生時有滅、滅時有生,倘若有為法已生,生無所用;倘若有為法未生,生無所生,那麼,有為法與生亦應該不會有差異分別。這是為什麼呢?生若是生法,應該有生生法如是又應該有生,是的話,則犯無窮過。

 

倘若生生法更沒有生者,那麼,生則不應該有生,生性俱生之自性故。倘若生無有生者,那麼,有為法亦應該不會有生,如是生不可得,滅法亦復如次。所以說,「一切法空不生不滅,是為實。」

 

那麼,空與空空有什麼樣的差異?

 

清辨般若燈觀如來品殊為重要,菩薩破阿毗曇、犢子部、自部中觀者對於如來(真如)的謬見,今略作斷句如下。

釋曰:今此品者,亦為遮空所對治,令決定解第一義諦如來身故說。

修多羅人及鞞世師等言:有自體色等諸體是體故,譬如如來。何等是如來?謂金剛三昧解脫道,同起無間第十六剎那心,彼差別門初起剎那,即名為智。此智是第一義諦如來智,所依陰亦名如來。

論者言:若依止世諦,智諸體及如來有自性,汝欲得取,此成我義。今依第一義諦觀如來,若此智是陰自體者,已攝入諸陰中,今遮如來,亦遮彼智。如論偈說:
非陰不離陰,陰如來互無,
非如來有陰,何等是如來?

近來多有人引海濤、慧律二師來譏諷。世俗上,面對這些情感、家庭種種世俗事理,除了法律外,一般會在道場尋求法師開示者,多為對於佛理法義不懂,因為不懂,所以大多數的法師皆會以通俗易懂的道理來說明佛法,難不成一般大學、碩博士的課程你要講給一般的小學生聽嗎?他聽得懂嗎?對法眾不同,當然所說的見解也不同。你只能說,法師想表達的意思是「眷屬無常」,該放下的就放下,該處理的就處理,說空,是因為中文容易懂。

至少人家出了家,謹持禁戒斷除男女欲愛,你斷除了嗎?

我以為,其人等實在無智,何以故?不知空故。更有人用世俗緣起法說為空,須知,世俗皆為能所二取所見,依世俗有無說空,實為兔無角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