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書介紹

問:倘若如是,為什麼《寶性論》、《佛性論》俱引經說:「一闡提人墮邪定聚,有二種身:一、本性法身;二、隨意身。佛日慧光,照此二身。法身者,即真如理。隨意身者,即從如理起佛光明,為憐愍闡提。闡提二身者,一為令法身得生,二為令加行得長修菩薩行,故觀得成」?

問:如果有一闡提定不成佛者,為什麼《涅槃經》卷三十六說:「若人心口異相異說,言一闡提不得菩提,是人亦謗佛法僧」?

答:准此經文所說的意旨,如果說一闡提定不得菩提,名為謗佛法僧,並不是遮少入。假設真是如此的話,復違背了《寶性論》說:「向說闡提常不入涅槃,無涅槃性者,為欲迴轉誹謗大乘心,不求大乘心故,依無量時,故如是說,以彼實有清淨性故。」

問:倘若有定性二乘一定不作佛者,違背《涅槃經》卷三十六說:「須陀洹人、斯陀含人、阿那含人、阿羅漢人、辟支佛人悉當成佛。聞是說已,不生信心」,乃至說:「是名常沒」;《法華經》說:「聲聞若菩薩,聞我所說法,乃至於一偈,皆成佛無疑」等。

問:倘若不許真如為成佛正因,如何《佛性論》說真如理為成佛正因,信、般若等為佛緣因,《瑜伽師地論》又說「從真如所緣緣種子生」?

答:此二論文,如前面所說已經會通,現在更重新解釋。說:「真如所緣緣種子生」者,假說所緣緣為種子,真如實際上不是有為法種。譬如說信、般若等為四德種子,法身四德不是彼所生,是常住法由彼顯的緣故,所以才假名為種。所以梁《攝大乘論》說:「聞熏習但是四德道種子,四德道能成顯四德,四德本來是有,不從種子生,從因作名,故稱種子。」準此論文,所以我們了解到了,四智心品緣彼真如生,而假說真如名為種子。

問:既然一切有情齊有真如及第八識,如何不許為成佛正因?

答:真如自不生,亦不親為正因而生一切法,如前面已經明確告知。倘若許第八識為成佛正因,那麼,第八識即是無漏法。又為了對治有漏第八識,方能成佛者,而許第八識為成佛正因,即應能對治第八自識。

問:倘若見道前有漏種聞熏不能生無漏種,如何論說:「雖復世間法,成出世心」,這裡的解釋是說:「如意識雖是世間法,能通達四諦真如,對治四諦障故,成出世心。聞熏習亦爾,雖是世間法,以因果皆是出世法故,亦成出世心」?

從無始以來,世、出世心不有俱生俱滅義,以性相違故」;論曰:「是故此世間心非關淨心所熏,既無熏習,不應得成出世種子」,此文的解釋是說:「思慧若為出世心所熏習,可得成為出世種子;既沒有被熏習義,所以出世種子義不成」。准此論文所說,無漏種子倘若新熏而生,由無漏俱,方始得生。見道已前既然沒有無漏種,有漏種如何熏習成為無漏種?倘若許有漏熏無漏種,不應難他不是無漏俱不得熏種,自許不是無漏俱熏無漏種故。

問:倘若事佛性,有即本有,並不是新熏而生,這種說法有什麼根據呢?

答:《瑜伽師地論》卷五十七說:「生那落迦,三根現行定不成就;種子或成或不成,謂般涅槃法者,成就;不般涅槃法者,不成就。」此文根據趣生說,非約化生而說;根據現有種子說,非據當來說。若不如是,現行當亦現起,寧說不成?

問:倘若說佛性有則是本有法,應當如虛空常法一樣;倘若是沒有則恒時沒有,則應當如同兔子長角一樣。若如是,則違背《涅槃經》說。彼說:「有故破兔角,無故破虛空。」如是說者,不謗三寶?

答:《涅槃經》中的意思是說,令觀事性因緣生滅故,並不是說「常如虛空」,緣生約有的緣故,並不是「無如兔角」,並不遮有情有無種性不同。

問:倘若五種性法爾本有,為什麼《入楞伽經》卷第四說:「大慧!分別彼迷惑法顛倒、非顛倒者,能生二種性。何等二種?一者、能生凡夫性;二者、能生聖人性。大慧!彼聖人性者,能生三種差別之性,所謂聲聞、辟支佛、佛國土差別性故」?

答:此中所說「生」者,由現熏習義,而令得現起。《攝大乘論》說:「聞等熏習無,果生非道理。」不約種子本來是沒有,現在時始生。若不如是的話,異生凡性亦可說云異生凡性是本來沒有,現在始起耶?

又說:「如來法身與五蘊不一。若言一者,應是無常,以五陰所作法故。」此說自性身,如果是報身,則不如是。

《金光明經》卷第一說:「如是三身,以有義故,而說於常;以有義故,說於無常。化身者,恒轉法輪,處處如如方便,相續不斷絕故,是故說常;非是本故,具足大用不顯現故,說為無常。應身者,從無始來相續不斷,一切諸佛不共之法能攝持故,眾生未盡,用亦未斷盡,是故說常;非是本故,具足用不顯現故,說為無常。法身者,非是行法,無有異,異無有故,是本故,猶如虛空,是故說常。」

又《涅槃經》卷二十七說:「善男子!我所演說涅槃因者,所謂佛性,佛性之性不生涅槃,是故我說涅槃無因。」又卷十九說:「涅槃之體非如是等五因所成。復有二因:一、作;二、了。三十七品、六波羅蜜等,是名了因。」又卷三十三說:「是故涅槃唯有了因,無有生因。」法身與涅槃,義異體同,所以知真如望於法身,非生因、了因;倘若加行、圓滿二即是正因者,於法身為了因,於餘則為生因。

然名應得因者,由有真如故,後必當得淨位法身故,名為應得因,所以《佛性論》說:「雖未即顯,必當可現,故名應得正因。」《勝鬘經》說:「在纏名如來藏,出纏名法身。」此為根據有性而說,非根據無性者,當能顯故,未顯名因,顯名為法身故。二論中說為因者,以在於因位,即是名為因,若在於果位,即是名為果,即是因位如是果,法身名之為正因,並不是說正因生、了因。從哪裡得知呢?《佛性論》說:「初云因者,有二:一、佛性;二、信樂。此兩法,佛性是無為,信樂是有為。信樂約性得佛性為了因,能顯了正因正性故」,此望法身佛四德而說;「信樂約加行為生因,能起眾行故」,此望報身佛,不說真如為生因、了因故。

又《佛性論‧顯體分如來藏品》明三種如來藏義:

一、所攝藏,下說:「一切眾生決無有出如如境者,并為如來之所攝持,故名所藏,眾生為如來藏」,准此即是《楞伽經》所說為生死因有漏識也;

二、所隱覆藏,下說:「如來性住道前時,為煩惱隱覆,眾生不見,故名為藏」,此即《勝鬘經》所說的空如來藏;

第 1 頁,共 4 頁

搜尋本站

分享至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