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出版】東密 真言密教《空海大師全集》Gitbook

《空海大師全集》編輯說明

一、《空海大師全集》以弘法大師於日本《大正新修大藏經》所收經論著疏為主。此版未收入日本大藏經編纂會《日本大藏經》〈密經部上一〉(大正六年,1917年)、眞言宗全書刊行會《真言宗全書》(昭和九年,1934年)所收弘法大師著作。

二、《空海大師全集》總共收錄弘法大師四十五部著作,包含諸經開題、文句、顯密等義、以及悉曇等義。

 

三、關於文內梵文字以「●」、「?」、或者以悉曇字發音英文字母取代,如:「ma hA vai ro ca na bhi saM bo dhi vi kRti ta dhi Sthi su traM in dra ra ja」代之。

四、遇缺字,以□代之。

五、遇同一部經解釋之著作,則放置同一文本內,如《法華》、《大日》、《理趣經》等釋。

六、每部著作標題後,皆加上該著作出自《大正新修大藏經》隸屬部、冊、以及頁數。如《秘密漫荼羅十住心論》為《大正藏》續諸宗部八,第77卷,2425經,第303頁。《辨顯密二教論》為《大正藏》續諸宗部八,第77卷,2427經,第374頁。

七、作者統一使用「日本 空海撰」。

八、《空海大師全集》並未重新加入新式標點符號,以維持日本《大正新修大藏經》內原來之句讀。

九、此全集雖經歷彙整編輯,然未從頭疏文、斷句校對,若有錯謬之處,還請海涵。

十、日本法相宗 德一法師對於真言宗提出《真言宗未決文》,該書主要針對真言宗提出十一個問難,如:結集者疑、經處疑、即身成佛疑、五智疑、決定二乘疑、開示悟入疑、菩薩十地疑、梵字疑、毘盧舍那佛疑、經卷數疑、鐵塔疑。

如即身成佛疑,即說:「今眞言行人能從凡入佛位者亦超十地菩薩境界,亦眞言行人三行爲因即身成佛。一者、行願。二者、勝義。三者、三摩地。今疑,此有二失:一、行不具失。二、闕慈悲失。

所言行不具失者,凡菩薩雖無量行,總攝六度,四攝悉盡。今眞言行人所修因行雖列三名,而總是觀行,此止觀行於六度中唯靜慮波羅蜜多,非餘五度,爾則唯行一度不行餘五,全闕四攝,闕行成佛此則不可也。

闕慈悲失者,凡諸菩薩慈悲爲母,方便爲父,具受五生(《瑜伽》四十八云:一、除災生。二、隨類生。三、大勢生。四、増上生。五、最後生。除災生者,諸飢劫受大魚身等。隨類生者,人等衆類中受其類身等。大勢生者,富貴自在種族中受其身等。増上生者,十五果等。最後生者,成正覺身。久輪轉生死,恒誓我度一切衆生皆令入無餘涅槃。而眞言行人遺棄衆生自先成佛,慈悲何有?亦何二乘自利行?」」

空海在弘仁6年(815年)左右,將弟子康守派往東國,委託德一、廣智抄寫經典。當時,空海寫給德一法師的抬頭為「陸奧徳一菩薩」的信(《高野雜筆集》,上卷所收),於該文章中寫道:「德一菩薩如戒珠冰珠,智海泓澄,離開斗藪之京,搖著錫往東......」,可以看出,這期間,德一法師都在陸奧國(今日本福島縣、宮城縣、岩手縣、青森縣、秋田縣東北的鹿角市與小坂町)。

德一法師在第二年寫了《真言宗未決文》,闡述了對真言宗的疑問(第11條)。空海似乎覺得有道理,委託他抄寫密教經典。對於最重要的第十一條「鐵塔疑」,天長元(八二四)年曾以《秘密曼茶羅教付法伝》作答,此即雖持不同宗之傳承與看法,然卻也能持平交流,這也是現代學人應當修學之處,於諸未明或者有疑之處尋找共相或者不共相之義,於此釋疑了然思維觀察。

十一、《釋摩訶衍論》為日本真言宗根本論書,此論為註解《大乘起信論》,然根據日本《大正藏》目錄部,第55冊,2183經,第1145頁內之日本 永超集《東域傳燈目錄》內的說法:「釋摩訶衍論十卷(釋起信論新羅大空山中沙門月忠撰云云龍樹造者偽也)」。即知本論為新羅僧所撰。另外,根據日本天台宗傳教大師最澄《守護國界章》提及:「此論者,大安寺戒明法師,去天應年中,自唐將來,尾張大僧都,爲傳檢勘曰,已勘成僞論。」天應年者,當為(781年1月30日—782年9月30日),大唐為唐德宗時期,也就是說於此時期,日本。尾張大僧都者,乃日本奈良時代法相宗賢憬法師(714-793年)。《釋摩訶衍論》為大安寺戒明法師請至日本,大安寺為日本南都七寺之一。

十二、法相唯識學慈恩基師《成唯識論料簡》說:「今說真如起色心等,息妄歸真、還即真性,然說性常色等生滅,此乃所立劣數論宗,故滅學徒,不應依止。然說諸法皆唯妄心,又言一切即真如性,初依所執、後約圓成,是密意言,非顯了說。明空加行,顯示涅槃,妄識真心,教意如是。」即知此《釋摩訶衍論》等義皆為數論宗義,而非唯識義。然我等亦能從此著作了解何故與法相唯識所說不同,於此獲得差別智。

 

2021年7月28日

於台灣菩薩藏

 

 

 

線上閱讀:

東密 真言密教《空海大師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