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國譯一切經》由福原亮嚴主編的《大毘婆沙論》 卷九十三有缺字,比對大正藏第二十七冊與乾隆大藏經第九十冊後,確實有缺字。

何故此法,不應言無色界繫耶? ﹝此婆沙依《發智論》論述:﹞

答:入正性離生,先現觀欲界苦為苦,後合現觀色、無色界苦為苦。 聖道起,先辦欲界事,後合辦色、無色界事。 若入正性離生,先現觀無色界苦為苦,後合現觀欲、色界苦為苦。 聖道起,先辦無色界事,後合辦欲、色界事。

又契經說:「 由五因緣令時解脫阿羅漢,退隱沒忘失。 」

云何為五? 一、多營事業;二、樂諸戲論;三、好和鬥諍;四、喜涉長途;五、身恒多病。

應以三事知諸隨眠。 一以自性故, 二以果故, 三以補特伽羅故。

以自性故者: 欲貪隨眠如食興蕖。 瞋恚隨眠如食辛辣。有愛隨眠如乳母(染污) 衣。

何謂「惡友」?瑜伽大論卷六十四:「由五種相、建立惡友:一、無羞恥。二、有邪見。三、有懈怠。四、有邪行。五、性怯劣。當知與此五相相違,五種妙相、立善說者,及與善友。」

「復次,如是三結已斷已遍知,乃至阿羅漢猶相似轉。 謂有身見結:苦類智忍時已斷、已遍知,諸阿羅漢猶相似轉。謂作是說:「我缽、我衣、我同住、我弟子、我房舍、我資具。」於無我中,而說有我。

以下為世尊於最後身菩薩位菩提樹下所起三惡尋的情況:

問: 菩薩何處起三惡尋?

「頗有阿羅漢不住有餘依涅槃界,及無餘依涅槃界耶?答:理雖無有而依此中所說亦有,謂此中說具有三事者名有餘依涅槃界,三事皆無者名無餘依涅槃界。

依佛法言,何謂歸依法?「婆沙」言:「諸歸依法者,何所歸依?

答:若法實有、現有、想、等想、施設、言說,名為達磨歸依。如是愛盡離滅涅槃,名歸依法。

西元前一百五十年至一百年間,由脅尊者、世友尊者(或可稱菩薩),集結了《大毘婆沙論》,此論關於《因明》三立義:勝彼破、等彼破、違宗破,如《大毘婆沙論》 卷二十七所載:

《大毘婆沙論》 卷二十三,舉分別論者執「緣起是無為法」、婆沙正「無無為法,墮在三世,過、現、未皆有為法故」:

《大毘婆沙論》卷二十:關於無學能引地獄業果於人中受、與一剎那業唯引一眾同分。

由此,尊者世友說言:「 頗有能引地獄苦事人中受不? 答曰:有能。謂若證得阿羅漢果殊勝定慧,薰修身故,能為此事,非諸有學及諸異生能為此事。譬如廚人以水漬手,雖探熱飯而不被燒;若不漬手即便被燒。此亦如是。故唯無學能為此事。 」

智者大師於「 釋禪波羅蜜次第法門」中提到如何驗知禪定的虛實,什麼是邪禪?除了一般修學四念處、不淨觀、六大觀、念佛三昧等止觀外,也容易因為在禪定的前行中,未依持種種的方便、正確的知見,而導致邪禪的發生。

以前剛開始學習佛法時,從雜阿含經下手,雜阿含經中除了說明五蘊、六處、十八界法外,也特別重視止觀。不論是四念處、不淨觀、或者被智者大師所引用而建立的六妙法門的數、隨、止、觀、還、滅,以及念佛三昧,都是很受用的。

讀大藏經:寶積部(上)大寶積經的藏經書皮已經有些蛻色、紙質因為翻閱多次而有些剝落,索性找到以世樺出版的大寶積經與龍藏寶積部作為替代本。

陀羅尼者,總持義。除了一般誦持陀羅尼咒外,真正的陀羅尼當為證得禪定而後能憶持不忘自身所學習過的種種教理,故為陀羅尼,或善能分別種種文字、章句、語言、音聲而入諸法實相,故為陀羅尼,一般誦持諸部真言,僅止於外門爾。

阿毘達磨法蘊足論-尊者大目乾連造

又諸有情,已離欲貪,非佛弟子,說名眾生。(雖離欲貪,然且暫伏欲貪、已證初禪故能伏,然尚未證真解脫諦故非入聖弟子列。)

惡友相得復有六失:
一者方便生欺,(喜以欺騙之法親近)
二者好喜屏處,(好求暗處傷人)
三者誘他家人,(見其色壯而離間親友)

宗喀巴於廣論卷十提到中國禪宗法師對於空性的邪見,以為證得空性者,無需修持六波羅密多,是乃邪執。

其實,現代也有許多學人有此邪見,只不過,很少人能夠去探討佛法對於自身受用與否?

若實真如法性不可說為法與非法,非異生本識所變故非彼依,以是故龍樹言:「畢竟空者,以有為空、無為空破諸法,令無有遺餘,是名畢竟空。」依此所變而假施 設為我法相,心變真如亦名為法,是故「若人捨有為著無為,以著故,無為即成有為。以是故,雖破無為而非邪見, 是名有為、無為空。」眾生心變真如相,此相亦是有為法故。

「問曰:有二種樂:有漏樂,無漏樂。有漏樂下賤弊惡,無漏樂上妙。何以故於下賤樂中生著,上妙樂中而不生著?上妙樂中生著應多,如金銀寶物,貪著應重,豈同草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