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牟宗三對於天台、唯識、甚至俱舍、婆沙、乃至中觀的見解常常是一知半解,有些囫圇吞棗的不是很精準、或者是前文對、後文錯,或者為大綱則正、細文則謬。

法慧菩薩言:

「佛子!菩薩摩訶薩修梵行時,應以十法而為所緣,作意觀察。所謂:身、身業、語、語業、意、意業、佛、法、僧、戒。應如是觀:

上週與北京的朋友談到民國初年的唐仲容居士的生平,唐仲容為王恩洋的學生。

自小即聰慧,然患上眼疾而導致失明,十六歲的年紀因為眼睛失明又想學習佛法而請人代讀《成唯識論》,而玄奘三藏所揉印度十大論師的《成唯識論》對於許多學習佛法者,甚至久學老參來說,其中的種種法義艱深、勝妙,並非容易學習,而唐老居士則是用聽力來聞解佛法。

《解深密經。勝義諦相品》云:「若一切法真如勝義法無我性亦異相者,是則真如勝義法無我性亦應有因,從因所生。若從因生應是有為,若是有為應非勝 義,若非勝義應更尋求餘勝義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