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識量

又有二法,能越眾苦。謂能超越諸惡趣苦,及能超越生死大苦。一者、深見現法當來諸過患故;遠離惡行。二者、心常安定,精勤修習菩提分法。

「問曰:有二種樂:有漏樂,無漏樂。有漏樂下賤弊惡,無漏樂上妙。何以故於下賤樂中生著,上妙樂中而不生著?上妙樂中生著應多,如金銀寶物,貪著應重,豈同草木?

「若慈愍眾生故,為度眾生故,亦知戒實相故,心不猗著;如此持戒,將來令人至佛道,如是名為得無上佛道戒。

我一直覺得既然是同證無為法性,焉有高下之分?

宗喀巴將三乘修學分成下、中、上三士道,如同東密的空海一樣,空海倡言十住心論即身成佛義,兩者之間皆認為唯有密乘行者才是最上乘的修學,而東密與藏密之間關於本尊的定義又有所不同。

其實要驗證一個人對信仰的堅持,最好的辦法就是從商業行為、社會正義本身去了解也最容易明白其是否有無真實信受?或者只是打高空。

特別是受持律儀者,不論是基本的滿分五戒、乃至在家、出家菩薩戒,皆同,或者尚未受持戒學表色,然實際上亦是默默行持增上戒學。

其實要驗證自身修行是否進步,端看自己現在的習氣與多年前的惡習是否一樣?或者清涼?或者轉為更重?說話是否顛倒不實?例如從前貪愛美色,現在是否依然如是?例如往昔瞋恨心重,現在是否能慈心修觀?例如過往眷屬情執過重,凡有所作皆護其短、隱其惡,現在是否能如理觀察而教之悔過?

北周武帝滅佛時,地論宗大德 淨影寺慧遠(其著述學說影響了天台智者、三論宗吉藏、以及後來的華嚴宗法藏等)與皇帝當庭對辯,在當時已經意欲下達指令者,非現代民主社會可以透過民主制度運作,古帝王之命令等於權威,然淨影慧遠依然與之對辯,足見其真勇。

又說已施僧眾苾芻,雖諸華等自不應用、不應轉與諸居家者;諸居家者,不應受用;罪亦極重。即前經云:「寧以諸利劍,割斷自支體,已施僧伽物,不與在家者。

上週與北京的朋友談到民國初年的唐仲容居士的生平,唐仲容為王恩洋的學生。

自小即聰慧,然患上眼疾而導致失明,十六歲的年紀因為眼睛失明又想學習佛法而請人代讀《成唯識論》,而玄奘三藏所揉印度十大論師的《成唯識論》對於許多學習佛法者,甚至久學老參來說,其中的種種法義艱深、勝妙,並非容易學習,而唐老居士則是用聽力來聞解佛法。

世尊說依,略有四種:一、法是依,非數取趣。二、義是依,非文。
三、了義經是依,非不了義經。四、智是依,非識。

會性法師,於西元2010年於其講堂書桌坐化往生。曾於十多年前見過法師,我依稀還記得法師的德行與修為。當時正在深入法相唯識學的經論,也查閱了許多資料,得知會性法師曾出版一「大藏會閱」一套書籍。

日本佛典的校對、翻譯、編輯、出版工作向來是世界各國的翹楚,從早期的大日本大藏經、卍正藏、卍續藏、乃至普及版的大正新修大藏經、整理俱舍宗、天台宗、唐密(真言密教)、淨土宗、禪宗、唯識宗重點典籍的佛教大系,以及近年來以大正藏為版本,重新編點作為方便適合隨身攜帶的新編國譯大藏經,都能夠檢視出日本對於佛典的重視,特別是原文典籍從各種語系,如漢文、古梵文、巴利文、藏文作種種對讀、校對之工作。

佛教女眾出家受持具足戒,不應稱作「尼姑」,應當稱作「比丘尼」。


何謂「比丘尼」?在南宋的法雲法師著作「翻譯名義集」云:「善見云:尼者,女也。文句云:通稱女為尼。智論云:尼得無量律儀故,應次比丘。佛以儀法不便, 故在沙門後。比丘尼,稱阿姨師姨者,通慧指歸云:阿平聲,即無遏音,蓋阿音轉為遏也。有人云:以愛道尼,是佛姨故,傚喚阿姨。今詳梵云阿梨夷,此云尊者, 或翻聖者。今言阿姨,略也。僧祇云:阿梨耶僧聽是也。」

據說,此長老由支提山為行乞來阿奴羅達城時,某良家妻女與夫諍論後,莊嚴著飾如天女之美麗,清晨出阿奴羅達城,行於生家之中途而見〔長老〕以顛倒心而大笑。長老:「此何耶?」及眺望〔彼女之笑〕,於彼女之齒骨獲不淨想以得阿羅漢果。是故言:

憶往昔讀《華嚴》,從四十、六十、八十卷本一一重複閱讀,另再參酌杜順、智儼、賢首法藏、清涼澄觀、圭峰宗密等師著作,如:杜順《華嚴法界觀門》與 《華嚴五教止觀》、智嚴《華嚴五十要問答》、《華嚴經內章門等雜孔目章》、賢首法藏《華嚴探玄記》、《華嚴一乘教義分齊章》、《華嚴策林》、《華嚴經問 答》、《華嚴金獅子章》,《華嚴金獅子章》於日本宏傳著疏者多,清涼澄觀《大方廣佛華嚴經疏鈔會本》與《華嚴經懸談》、圭峰宗密著名的《圓覺經大疏》,備覺不讀《華嚴》則不知眾妙門,然現今講、破《華嚴》者,泰半皆未深入法藏、澄觀二師著作,而誤解《華嚴》,從法藏法師開始就融入唯識宗、《解深密經》三自性、三無性說,另可參法藏《大乘密嚴經疏》。

智顗(智者)大師在其『維摩經玄疏』中提到,地論、攝論宗之謬見,其建立論點與『成唯識論』勝義勝義諦同,如卷九:「然勝義諦:略有四種:一、世間 勝義:謂蘊處界等。二道理勝義:謂苦等四諦。三證得勝義:謂二空真如。四勝義勝義:謂一真法界。此中勝義依最後說,是最勝道所行義故,為簡前三故作是說, 此諸法勝義亦即是真如,真謂真實顯非虛妄,如謂如常表無變易,謂此真實於一切位常如其性故曰真如,即是湛然不虛妄義,亦言顯此復有多名,謂名法界及實際 等,如餘論中隨義廣釋。此性即是唯識實性。」智者以「一實諦」表玄奘三藏所揉「成唯識論」之「二空真如」義,意義皆同,諸法一味故。

 《攝大乘論》卷一︰「復次,此阿賴耶識差別云何?略說應知或三種,或四種。此中三種者,謂三種熏習差別故:一、名言熏習差別,二、我見熏習差別,三、有支熏習差別。」

問曰:一般之凡夫修行者,如果想要求取解脫,應當如何修證呢? 答曰:應當修學兩種觀法:一、人空觀。二、法空觀。有情生死之本,莫過於人、法二執,迷惑身心總相,所以執著人我為真實有;迷惑五蘊自相,所以計著法我為 真實有。計著人我者,當用初觀照之,了知五蘊乃是和合而假名稱之為人,一一諦觀後,但只見五蘊,求人我之虛妄相,終不可以得之。

初學般若以兩萬五千頌般若而入,後小品般若而進,爾後又以曼殊室利般若、理趣般若兼閱寶積,然佛說佛母、勝天王、仁王般若亦善入心,是為法同一味, 三時說法而相應瑜伽,若學法未能一味,是為所知障,所知境界無法了知故。至今十數年矣,忡忡歲月、不可返復。 十萬頌般若尚未修學完畢,時光奔速,難保隔日不再於此土。

總是從人生經驗豐富的朋友身上學到許多金錢無法得到的智慧,不論這種智慧是世間智、還是出世間智。

第 3 頁,共 4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