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建陀羅阿羅漢(唐言悟入,即正理論眾賢論師之本師也)。

大唐西域記云:「迦濕彌羅國,佛牙伽藍東十餘里,北山崖間,有小伽藍,是索健地羅大論師,於此作眾事分毘婆沙論。」)所造之《入阿毘達磨論》中提到:「先業所引六處相續無間斷因,依之施設四生五趣,是名命根亦名為壽。故對法說:「云何命根?謂三界壽、此有實體能持煖識。」

因邪見殺害眾生,皆因自心愚癡故起,有癡則不入見諦,異生性故未入正性離生。

由癡故殺眾生,或由貪,貪著其味、財等戲樂故殺,或由瞋心發故殺眾生,如誅戮怨敵以邪見說成大福而殺,故殺,不論咒殺、自殺、他殺、瞋殺等,皆不離癡,愚癡邪見故。

《楞伽經》云:「阿梨耶識,名空如來藏。具足熏習無漏法故,名不空如來藏。」藏識有漏, 虛妄不實,故名為空;能含一切無漏種,故名如來藏。四智種子體是無漏,非虛妄法,由近善友,多聞熏習,漸次生長,當成四智。四智之因,名不空如來藏。藏是含藏,因性義故,猶如種樹生長圓滿。其涅槃性體是無為,本來而有,自性清淨,後逢善友,斷障所顯。雖一真如,逢緣證別,名四涅槃。---《妙法蓮華經玄贊》窺基

尊者大目乾連造《阿毘達磨法蘊足論》說:「又諸有情,已離欲貪,非佛弟子,說名眾生。(雖離欲貪,然且暫伏欲貪、已證初禪故能伏,然尚未證真解脫諦故非入聖弟子列。)

時,五百比丘聞佛滅度,皆大悲泣,宛轉號咷,不能自勝,捫淚而言:「如來滅度,何其駛哉!世尊滅度,何其疾哉!大法淪翳,何其速哉!群生長衰,世間眼滅。」譬如大樹根拔,枝條摧折;又如斬蛇,宛轉迴遑,莫知所奉 。

…「隋唐五代三百七十年之佛教,南北異勢。關洛中心之北方佛教,固承北學因 隋、唐統一而大成者;然印度新新不斷之輸入,亦有以致之。

雖有神通能現變化、知他心而禁弟子現諸神異,然佛言:何謂真神足?為「但教弟子於空閑處靜默思道,若有功德,當自覆藏,若有過失,當自發露。如是,長者子,此即是我比丘現觀察神足。」

世尊說依,略有四種:

一、法是依,非數取趣。二、義是依,非文。三、了義經是依,非不了義經。四、智是依,非識。

「舍利子!是菩薩摩訶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安住二諦為諸有情宣說正法。何謂二諦?一、世俗諦。二、勝義諦。舍利子!雖二諦中有情施設俱不可得,而諸菩薩摩訶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方便善巧為諸有情宣說正法,令諸有情聞正法已,於現法中尚不得我,何況當得所求果證及能得者!

「具壽善現復白佛言:「若依世俗,施設因果分位差別,不依勝義,則應一切愚夫異生亦有預流、一來、不還、阿羅漢果、獨覺菩提及佛無上正等菩提。」

由道宣律師所編撰的『續高僧傳』關於天台慧文禪師:

「時禪師慧文,聚徒數百,眾法清肅道俗高尚,乃往歸依從受正法,性樂苦節營僧為業,冬夏供養不憚勞苦,晝夜攝心理事籌度,訖此兩時未有所證。

一瓶一缽暮山過,戴月孤身入薜蘿。

三論宗 吉藏大師於「大乘玄論」中提到了南北朝、隋朝諸家佛性義,共十一家,若加涅槃宗則為十二家之說,其實,到了現代,許多人所建立的立論也不出這十一家之說。

佛性義十門:「...古來相傳,釋佛性不同,大有諸師。今正出十一家,以為異 解。就十一師皆有名字,今不復據列,直出其義耳。

What's in your Backpack?

常出國並不是一件好事。

當你趁著年輕努力拓展事業的同時,除了讓家族得以獲得更好的經濟來源外,也讓自己在世間法上增廣見聞,除此之外,真的不是一件好事。

大師世眼久已閉, 堪為證者多散滅;不見真理無制人,由鄙尋思亂聖教。

「以初禪斷五蓋,以二禪斷覺觀,以三禪斷喜,以四禪斷樂,以空入定斷於色想乃至瞋恚及種種想,以識入定斷虛空,以無所有定斷識入想,以非想非非想定斷無所有。

提婆菩薩《百論。破空品》:「外曰:若空,不應有說。修妒路若都空,以無說法為是,今者何以說善惡法教化耶?

內曰:隨俗語故,無過。修妒路諸佛說法常依俗諦、第一義諦,是二皆實,非妄語也。如佛雖知諸法無相,然告阿難入舍衛城乞食。若除土木等城不可得,而隨俗語故,不墮妄語。我亦隨佛學,故無過。

汝不解云何是空相,以何因緣說空,亦不解空義,不能如實知故,生如是疑難。

「諸聖者於離染時,以餘行相厭患此受,謂觀此受是放逸處,要由廣大功力所成,變壞無常故非可愛,非彼自相是非愛法,若彼自體是非可愛,不應於中有起愛者,若不起愛,於離染時,聖者不應以餘行相,觀察樂受深生厭患,故由自相有實樂受。然世尊言:諸所有受無非苦者。

因邪見殺害眾生,皆因自心愚癡故起,有癡則不入見諦,異生性故未入正性離生。

第 2 頁,共 4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