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23 十月 2015 02:43

望前人而生興嘆-讀 唐仲容居士生平有感

作者
日本。古寺。金剛 日本。古寺。金剛

上週與北京的朋友談到民國初年的唐仲容居士的生平,唐仲容為王恩洋的學生。

自小即聰慧,然患上眼疾而導致失明,十六歲的年紀因為眼睛失明又想學習佛法而請人代讀《成唯識論》,而玄奘三藏所揉印度十大論師的《成唯識論》對於許多學習佛法者,甚至久學老參來說,其中的種種法義艱深、勝妙,並非容易學習,而唐老居士則是用聽力來聞解佛法。



相信閱讀過他的故事的人,無不感到敬佩,這與學習佛法無關,而是其對生命本身遭遇多番挫折又能改變其逆緣的人生之歌。

望前人而生興嘆。

虛妄度日也是一日,精進度日也是一日。

「是日已過,命則隨減,如少水魚,斯有何樂?  
老則色衰,所病自壞,形敗腐朽,命終自然。  
是身何用?恒漏臭處,為病所困,有老死患。
嗜欲自恣,非法是增,不見聞變,壽命無常。」
---『法句經。無常品』尊者 法救撰

尊者 法救(達磨多羅):為說一切有部論師,大毘婆沙論與俱舍論常引用其言,尊為大德。


唐仲容居士生平簡略:(百度百科)
1933年,仲容之父將全家遷往蓬溪縣白塔寺,此地離龜山書院20公里。其父早聞龜山書院之名,前往參觀,印象極好,譽為世外桃源。當時之中國軍閥割據,內戰頻仍,民生凋蔽,龜山遠離硝煙,生活安定,滿目青山,果樹遍佈,桃花盛開,確使人有桃源之感。因此,仲容於1934年2月來到龜山書院求學。

我父(指 王恩洋居士)見他是個小孩(13歲),叫他讀小學班。仲容原想親聆教誨,弄通教義禪法,卻叫讀小學班,心頗不安,經常放棄小學班的學習,越級聽研究生班《攝大乘論》等課,還請父親教授坐禪攝心之法。父說:「你年紀尚小,多在你班上學習為好,暫不必問禪法。」仲容碰了一鼻子灰,感到失望,又去問有學問的年長僧人和學生,答覆往往是:「諸惡莫作,眾善奉行」、「靜坐唸佛,久坐必禪」,還有說「千兩黃金不賣道,十字街頭送故交」,終不知究竟。又去問我父,父呵道:「小娃娃,前次說的你不聽。你班上師生都說你驕傲自滿,放縱得很,還來問個什麼禪法!」這時仲容想,《西遊記》裡孫行者尚能悟空得道,我今入寶山,一無所獲,怎行!一天禮佛時立誓:「一定要學釋迦牟尼成大菩提!」還天真地默語:「老師遠承玄奘講唯識法相,可稱是今天的玄奘;我一定要學孫行者,協助今日的玄奘弘法利生。」此語日後竟然應驗,後來到東方文教學院協助父親辦學,今天結集出版《論著集》,可謂「種子生現行」。

  事情總有波折,一天父親聲色俱厲地對仲容說:「你驕傲放肆,屢教不改,像個孫猴子一樣,任意上天下地,不受約束。從今天起各自回家!」真是晴天霹靂!仲容毛骨悚然,一再懇求留校,答覆是「快走!快走!」無可奈何,輟學半年。

  幾經周折,1935年上學期仲容又復學了,吸取教訓,規矩得多,師生融洽,如坐春風。一天,其母對他說:「你父寄來路費,叮囑速返巴中。」形勢逼人,他向老師辭行。我父和他從容緩步,邊送邊談達五里之遙,合掌施禮,揮淚告別。

回巴中後,房舍空蕩,田園荒蕪,父親又在外,家庭生活重擔全落在他肩上。拋棄學業,從事耕種,又遭天災,莊稼無收。年方十四的仲容,勞苦憂思,營養不良,釀成目疾,得不到治療,逐漸視物模糊。1936年又到一百公里外的營山縣販米,途中住宿旅店,突然雙目失明,一片漆黑,毫無光感,幸同路某照顧其安全回家。

  雙目失明,日夜悲痛,骨瘦如柴,仲容決心自殺,了此一生。但家人嚴加防守,終不得便。他想起我父教導:「因果通於三世,今生所受,多為前生業力招感。惡業未盡,雖死仍然要受此報,不能倖免。」改變想法,懺悔、拜佛和唸佛,專注一趣,力求解脫。某夜「回頭是岸」的雷聲,頻叩心扉,頓悟「三界虛妄,唯一心作」之唯識理,心想:司馬遷《報任安書》說「左丘失明,厥有《國語》」,我為什麼不能有為呢?於是下定決心,鑽研唯識教義。

  家中佛典雖不少,但唯識義理深奧,無人輔導,加上雙目失明,誰人讀給他聽呢?他與母商量,送兩個小弟到蒲老先生家發蒙讀書。他亦同去,抽空請蒲老師給他讀一行半頁。如是一年,蒲老生病,弟弟停學。他又去找鄰居唐文明,唐每天來他家代讀《成唯識論》。論文艱深,如聽外國語,但不管懂不懂,「學海無涯苦作舟」,每天都要讀背得一二頁,聞思結合,堅信「讀書百遍,其義自見」。如是讀了兩月,唐覺麻煩,不來了,只好到唐家去請讀。先由弟弟帶路,久之弟弟亦推故不去,只好找家裡的小黑狗帶路。後來狗也不聽使喚,老早就跑了,他只好拄著枴杖獨去。路不過300米,獨去也不難,但第一次去,失足跌下兩丈多高的水田裡,經遠處牧牛人驚吼,才被人扶起,衣服和書全濕了。又每天獨去,久之唐某及其家人都很厭煩,他一再說好話,還送了些小禮物,終於將《成唯識論》讀完並能全部背誦,這是他練就的基本功。後來又讀《八識規矩頌釋論》等書,加深了對唯識教義的理解,攻破了難關。

  1940年,其父脫離軍旅生涯,回到巴中工作。其父讀佛書時,仲容請其讀出聲來,聽聞《解深密》、《楞伽》、《華嚴》、《金剛》、《中》、《百》等經論。有客來家時,只要其識字,就請代讀一二頁,以「打游擊」的方式增長見聞。「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從1937年至1941年的5年中,拚命究教,苦參苦學。

… 「十年浩劫」期間,仲容居士受到殘酷鬥爭、無情打擊,但他巋然不動,毫不在乎。鬧事者把他鎖在一間密不透光的黑屋裡,不許家人送飯,企圖將其餓死。他趁 此機會修禪,不吃不喝,止慮息念,深入定中。約兩星期後開門一看,他莊嚴而坐,容光煥發,徐徐出定,說:「同志們好!」這幾位急先鋒竊竊私語:「他是個銅金剛、鐵羅漢!」

閱讀 530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