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23 十月 2015 02:33

略論日本佛典

作者
中國。西安市。大慈恩寺 中國。西安市。大慈恩寺

日本佛典的校對、翻譯、編輯、出版工作向來是世界各國的翹楚,從早期的大日本大藏經、卍正藏、卍續藏、乃至普及版的大正新修大藏經、整理俱舍宗、天台宗、唐密(真言密教)、淨土宗、禪宗、唯識宗重點典籍的佛教大系,以及近年來以大正藏為版本,重新編點作為方便適合隨身攜帶的新編國譯大藏經,都能夠檢視出日本對於佛典的重視,特別是原文典籍從各種語系,如漢文、古梵文、巴利文、藏文作種種對讀、校對之工作。


數十年來,由已故的企業家 沼田惠範所成立的佛教傳道協會,以英譯大藏經作為目前的工作範圍,資金三十五億(平成二十六年的收支預算書)的非營利組織,採用嚴謹的翻譯工作,將每一部重要的典籍一一翻譯成為英文出來。

BDK英譯大藏經的目前重要的典籍,如:馬鳴菩薩的佛所行讚、法華經、涅槃經、淨土三經、維摩詰經、圓覺經、日本道元的正法眼藏等皆已能夠在網路上一一無償免費提供眾人閱讀、檢索,採用龐大的數位化資料庫作為互相比對各種數據的目的,這也是新時代的方向。

在其他語系翻譯的大藏經工作,協助翻譯一頁的大藏經,需要250美金才能夠達成,我們就能夠計算出來需要多少的贊助費用。

在這個時代,許多典籍已經過於容易取得,然眾生又不下功夫、喜愛所謂的速成班、或者秘密成就的法,而這種新創立的新興宗教特別以在家、甚至沒有歸依、受戒的人開創居多。須知,任何事情過於想要一窺秘密、有所得的法,都是名利心作祟,以一種有所獲得的我見來獲取空花水月的幻影。不依教理自作名相解讀、印證、又不持戒(其認為持戒者即是執我、有我見,然殊不知證果聖者必定持戒,何以故?了知往昔心識之粗糙、散亂、於境有所貪愛而斷捨,或定力甚好者亦必自然會持戒,重戒必不犯、有定共戒所依止、心識所緣境不散亂故。須知,既然講般若即要持戒不犯,犯了即表自身定力不足、非關般若法性,以有所表表無所表者,是為愚癡見。),或未依各種基本的論理方式,如阿毗達摩的對法論理,或者基本了知有宗七十五法、大乘百法、瑜伽六百六十法,日後發生的問題會更大,佛陀說法四十九年,從未有秘密不公開的法,有的話,那就不是佛法了。

閱讀 563 次數
此分類更多內容: « 比丘尼 會性法師略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