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23 十一月 2018 05:09

作者
路

我繼續走著。

這條路上,已經有許多人放棄繼續走,因為無味、非味非非味、亦味非味、非味亦味、一味。

路上的人,有些人,走在前面。有些人,走在後面,每個人的腳步不同、步伐也不同,約莫跨出三十到五十公分左右,一步一步的走著,或者稍作休息再重新出發、或者等待其他同伴跟上,再一同繼續行走於路上。

有些人,想在這條路上認識、攀緣色身相貌極好者、財富地位具足者,目的不在路上,而在這些他想認識的人上。他們無法見到路上種種奇景,雖然這些奇景與其他景色並無不同、也無所相同,沒有一、也沒有不一。



我繼續走著。

不疾不徐。

有些人,看到旁邊現起的種種相好、種種染污法,心生貪愛,而離開了路上,轉往追尋那些境界上去。

有些人,說好了,要一起走完這條路,但是他們放棄了,因為這條路,索然無味。

還有些人,因為聽聞這條路上會出現種種異於人生的奇蹟,心生好奇路上可能發生的一切,而於中途加入。走到一半,也因為好奇心失去了,就覺得興趣缺缺,不如去他處尋覓。

我繼續走著。

旁邊的人叫道,敲鑼打鼓,穿著驚奇艷麗,想讓其他在路上的人注意到他,他的目的也不在路上,他不了解的是,行走這條路的目的與意義,他只是想受到眾人注目,就跟在山下一樣,他也想在這條路上成為引人注目的主角。

也有些人,在路口觀望,害怕、恐懼、驚訝,想著,如果走到夜晚,有熊出沒的話,我的生命是否安全?我害怕孤獨,這種恐懼失去自我感的心情由然上升,不如繼續在路口觀望著吧。

沒有必要的雜念,總是不斷的現起、現起了、又重新另外的出現另外的念頭、念頭與念頭之間、每個念頭現起之前,都影響了這些人,讓他們或者卻步、或者轉往其他路上。

見比於眼,
聞比於耳,
嗅比於鼻,
嘗比於舌,
觸比於身,
識比於意。

我繼續走著。

走得快的人,對著後面走的慢的人呈現鄙視狀,唯有自己最行,他已經忘記為什麼要行走這條路的初衷,路上所能呈現的真諦,因為一路的比較、得與非得,也忘記路上流下的汗水、僅僅記住他所鄙視走的慢的人。

走得慢的人,深怕越來越比自己被走得快的人拉大距離,所以刻意得讓自己的步伐走得更快些,但是每走幾步也就跌倒了幾次。

有的人邊走邊質疑自己的選擇是否愚昧無知?是否選擇錯誤?一直走著、一直懷疑著。路,本身沒有任何的目的、意義、四所顯示故,一直懷疑著,走到一半就放棄了,這不是他想要的,他本來期望的是,路上能給予他世俗上的一切,沒想到這條路,就是這樣平淡無奇、無色無味、亦色亦味、非色非味。

我繼續走著。

旁邊的人發現到有其他的看似能夠節省更短路程的捷徑,吆喝著眾人,要他們一起跟著他走那條更短路程的細徑。有些人跟了上去、有些人繼續走著原本的路。

上千年的樹,群叢茂立、直立雲端。

有的是,一個人行走、有些是,三兩成群走著。

往回頭觀望了一下,看見原本走在前頭的人,因為內心的雜念、焦躁不安,家裡的雜事、工作上的紛擾,停止了步伐,不再前進,準備往回走,不再前進。

中途想放棄的人,因為不想讓人看出他的意志薄弱,而跟著吆喝其他人說著這條路有問題,我們應該走其他路、或者下山以求安全,不論是用恐嚇的語言、還是甜言蜜語,目的無他,就是想放棄,因為拉不下臉,所以跟著眾人說,與其跟著前面的人行走的步伐,不如下山眾人相聚,以求此生快樂。

走在前頭的人,停在路途,彼此將糧食分享給其他因糧食不夠而體力不足的路友們,共同食用,食飽了,繼續行走。

我繼續走著。

一如既往,全神貫注。

不疾不徐。

閱讀 46 次數
此分類更多內容: « 如何初學靜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