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15 五 2018 15:41

獨處

作者

每個人每一天都需要獨處。

減少閱讀垃圾訊息、特別是被動式的接收訊息那種的資訊,接收多了,心識也會跟著負面,產生不善心所。

學會獨處,不論是旅行、閱讀、窩在一個小房間、杜絕外界的聯繫,甚至保持禁語,意識心就會特別的清楚觀察到自身潛意識的種種有漏種子現行。

再學會靜坐,現代的新興宗教也好、傳統的宗教也罷,不需要依靠信仰也行,只是純然的靜坐著。

一個人、一張椅子、一個房間、不張嘴、眼睛輕輕閉上。

有人說他每天都有修行、靜坐、持咒,可是看他對人的態度,就明白,這些技巧方法只是純粹的技巧方法,他沒有觀察到自身心念的每一個惡念、邪思維。就像考試一樣,應付了事,他沒有絕對的孤獨過,縱使只是一個人獨處,他也是與整個世界聯繫,他祈求日後過上好日子、所以他的動機帶有功利性的,而不是純粹性的觀察身心,觀察身、身觸、色身與身識種種對應的作用、觀察意識、觀察意識與種種境界的對法執取性。

恰巧正是因為這種對於世間慾望的渴求,讓他產生種種惡念、惡想,也正因為如此,重下於藏識中,昨日之非、今日現行。

他的動機讓他縱使看似每天上宗教場所、他的內心依然渴望出名、所以離開了宗教場所後,他開始諂媚的像一切可以讓他往上爬的人逢迎拍馬,反正,他以為所謂的懺悔就是做了後再投錢在宗教聖像前面即可。

所有的技巧來自於觀察身心的種種執取性、一切的變化,諸如四念處、不淨觀、數息觀、乃至光明想、日輪觀、四大觀、月輪觀,皆與觀察有漏身心種種煩惱、觀察念與念之間的變化、相續不斷的淨念如同世親所言。

種種的儀式,不如直接觀察心識、心識所產生的情緒、情感的變化,才能逆生死流。

我特別喜歡西元前三世紀至一世紀的犍陀羅佛像,希臘式影響的簡約、樸直、素雅,闡述著一切的方法不如採用最沒多餘線條的方法來禪修。

閱讀 84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