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識量

又有二法,能越眾苦。謂能超越諸惡趣苦,及能超越生死大苦。一者、深見現法當來諸過患故;遠離惡行。二者、心常安定,精勤修習菩提分法。

佛教反同性戀嗎?

許多人修學佛法,誤解了佛法上所謂的扇搋迦( 半擇迦),而以為佛教反對同性戀。扇搋迦( 半擇迦)亦即先天、後天的同性戀,或者男性性癥喪失功能、或者也可以說跨性別者等。

瑜伽卷五十三說:「又半擇迦略有三種。一、全分半擇迦。二、一分半擇迦。三、損害半擇迦。若有生便不成男根;是名全分半擇迦。(出生便無男性性癥)若有半月起男勢用;或有被他於己為過,或復見他行非梵行,男勢方起;是名一分半擇迦。(於非梵行中有男女欲愛,為一分)若被刀等之所損害,或為病藥若火呪等之所損害,先得男根,今被斷害。既斷壞已;男勢不轉。是名損害半擇迦。 (後天男性性癥因外傷、生病等物理化學性傷害,而失去男性性癥)


初半擇迦,名半擇迦;亦扇搋迦。第二、唯半擇迦;非扇搋迦。

第三、若不被他於己為過,唯扇搋迦;非半擇迦。若有被他於己為過;名半擇迦;亦扇搋迦。

大論又說:
「何故此二、雖受歸依,亦能隨受諸近事男所有學處;而不得名近事男耶? 答:近事男者:名能親近承事苾芻苾芻尼眾。彼雖能獲所受律儀;而不應數親近承事苾芻苾芻尼眾。苾芻苾芻尼等、亦復不應親近攝受、若摩若觸、如是種類。又亦不應如近事男而相親善。是故彼類、不得名近事男。然其受護所有學處,當知福德、等無差別。」

為什麼扇搋迦( 半擇迦) 雖然歸依佛法、受持菩薩學處如增上戒、心、慧學,不得名為近事男(通俗用語:在家居士)?所謂近事男(在家居士)者,以其能夠親近奉事出家比丘比丘尼,方名為近事男(在家居士) 。彼等雖然能夠獲得所受增上戒學,然,為了攝持、守護雙方在增上戒學等律儀,不應當親近承事比丘、比丘尼眾,如男同性戀對比丘、女同性戀對比丘尼同喻,因為容易對其產生世間性慾、愛戀故。比丘、比丘尼眾亦不應當親近扇搋迦( 半擇迦)等,如平常行住坐臥等有身體摩搓、接觸等行為,這是為了避免令彼等對比丘、比丘尼產生世間男女欲愛想,並不是說禁止其學習佛法,閱讀經論要懂得變通。

在謹守戒律的僧團,有所謂的淨人,協助出家眾處理許多俗事,因為彼等容易對其同性的比丘、比丘尼產生愛戀、欲愛想,所以由此不能親近奉事比丘、比丘尼,為斷除欲貪、欲愛故、為斷煩惱障故。

「然其受持、守護所有菩薩律儀如增上戒、心、慧三無漏學之學處,當知所受福德,與近事男沒有差別。」有人誤解經論而說同性戀、或者斷男根(女根亦是相同的意思)不能稱為近事男、近事女了,表示無法親近法師、不能學習佛法,這些人應該下地獄,這是對於經論曲解。

大論上說「然其受護所有學處,當知福德、等無差別。」既然了解扇搋迦( 半擇迦) 與一般人修學佛法在福德上沒有差別了,就表示所謂的近事男、近事女,也是因為在戒學上、或者世俗諦的名相上,為了幫助斷欲貪愛、防非止惡的道理,這就像是平常男女獨處容易生事、或者男眾法師不得獨居女眾弟子宅舍、女眾法師不得獨居男眾弟子宅舍,道理都是相通的意思。也就是說在公元647-648年間所翻譯成為中文的瑜伽師地論反而沒有反對同性戀、黃門等人學習佛法、反而「然其受護所有學處,當知福德、等無差別。」,算是世界上對於同志看法平等的見解。

另外,關於戒學上,基師於『義林章』說:「瓔珞經云:若千里內無戒師時,方得自受者, 令尊重戒千里尋師, 非要定爾。如一女人身不自在,或貧病身欲受菩薩戒, 豈要千里?故知但是一相之語。」在古代女人出入外地不自在,一者、身命安全。二者、當時地位男尊女卑,要被家中大男人管的死死。三者、無多財富、身體多病。然而,如果要受菩薩戒找不到戒師的時候,就不必定取經中所說一定要千里以內沒有戒師,才能自受菩薩戒。

所以,基師於義林章說明了在家女弟子要受持菩薩戒的意義,如果沒有受持菩薩戒的心,跑到一千公里外也沒有多大意義。同理,我們可以比量得知,外相上的男、女等相所受持的律儀,實在是為了防非止惡、斷障去執所用,千佛大戒尚且如此,其他的義理也應當如理比量思維正理才是。

而《大毘婆沙論》卷九十中又說:「色、無色界既無男根,應非丈夫。 答:色、無色界有丈夫用故名丈夫。丈夫用者,謂能離欲能成善事故名丈夫。 如契經說: 「四向四果皆名丈夫。」 非諸女人皆無向果,如契經說:「 此大生主,雖是女人而入聖道,得果盡漏亦名丈夫。」

於此義中應作四句:
1、或有丈夫不成就男根:謂生色、無色界等。
2、或有成就男根而不名丈夫:如扇搋、半擇迦等。
3、或有丈夫亦成就男根:謂具男根離欲染等。
4、或有非丈夫亦不成就男根:謂除前相。

我們即能明白佛法上所謂四向四果的丈夫,並不是專指男性而言,而是「入聖道,得果盡漏」的聖者,聖者已經盡欲、色、無色三有漏了,當然不會生起了男男欲、女女欲、或者男女欲等欲貪 。「丈夫用者,謂能離欲能成善事故名丈夫。」如果還沒離欲以及能成諸多善事,雖為異性戀,在修學佛法上,你也不成稱為丈夫,有欲愛故,既然自身有欲愛,你又怎麼有資格評論他人的欲貪、眷屬貪是否合乎正義?既然不是專指男性、女性而言,當然也可指同志都能證得四向四果。
 
如《中阿含經》 說:「周那!若有不自調御,他不調御欲調御者,終無是處。自沒溺,他沒溺欲拔出者,終無是處。自不般涅槃,他不般涅槃令般涅槃者,終無是處。」在佛法上許多的名相有詮、有表、有開、有遮。你應當內觀自心斷除煩惱才是,如實知自心貪、知自心瞋、知自心癡,而不是去執著於扇搋迦( 半擇迦) 的表象,實際上,扇搋迦( 半擇迦) 不稱為近事男女的意義在於是否能夠不破壞苾芻苾芻尼眾的戒儀,而並不是說什麼反對同性戀的存在,畢竟證得四向四果無關內外在的性別取向,而在於能否諦觀瞋結、諛諂、欺誑、無慙、無愧等自調御上。
 

閱讀 257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