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識量

又有二法,能越眾苦。謂能超越諸惡趣苦,及能超越生死大苦。一者、深見現法當來諸過患故;遠離惡行。二者、心常安定,精勤修習菩提分法。

在眾生無明所惑而造惡業時,講般若是無意義且有害。

你能斬斷自己的煩惱嗎? 你能斬斷自己的煩惱嗎?

在眾生無明所惑而造惡業時,講般若是無意義且有害。

這是為什麼?

我曾經遇過許多邪教、或者本身處於精神疾病者,其自身根本沒辦法處理、觀察、面對意識變化的惡,他們把自己的「我相」分成許多層面,信仰邪教教主之他我與本我,什麼是邪教?這裡不談相似佛法,而是以殺生作為祭祀、持邪咒用以所謂度生。


處於精神嚴重疾病者,都會認為有一種幻聽的聲音,讓他們了解所謂生命的真相,輕則自己受到痛苦而能從家人、或者至親者尋求協助、或者心理醫生尋獲治療。重則不論是藉由殺人、或者殺害動物作為奉祀其聽到聲音者,當你越是告訴他你所關心的事實只是幻覺,他反而更相信自己的幻覺。因為所有的阻饒只是為了考驗幻聽者本身所經歷的經驗,所以,經驗是真實存在的嗎?依靠人自身的經驗作為判斷,又是根據什麼?

不談醫學上的精神病理學,談佛法說的精神疾病。

現實生活中,每個人都有潛伏、受到壓抑的精神疾病,輕則喜歡聚眾說是非、道人短長,重則殺人、強姦、偷盜他人財物。這在阿毗達摩、或者大乘的瑜伽宗、甚至般若大論都有提到種種不善心所、根本無明,只是大部分的人面對工作、生活總是攜帶另外的面具罷了,如何解決、根治自身以及社會的心靈?不是談死不死的問題,而是當你本身處於混亂的同時,你如何從中觀察獲得解脫?

當一個人本身造惡時,他怎麼會在乎你判他什麼刑?當他一直處於混亂難以明辨善惡對錯的同時,你告訴他做錯了,要懺悔、要悔改,你真的覺得他會認同你所說的?教條主義者,往往犯了這種我上你下的認知,因為他無法與他處於相同的時空背景去觀察、協助斷除惡心。

惡,或者黑暗心理層次有許多種,如殺、無止盡的殺、為了獲得權力而殺、為了一時爽快而殺。一般人,見到人造惡,不懂分辨者,往往隨順惡者而跟隨下墮。或者,以正義之情勢必要造惡者還以報酬,可是這樣的人在現實工作生活中,未必是個好人,他只是見到社會輿論而群起動舞,當他面對自己的利益時,心中也會跟著算計起來,甚至為了獲得錢財而作種種愚癡相。

如何處理與解決,避免成千上萬的同樣案例重複出現,就是從自身、與周遭人事物改變,光只是恨、恨到盡頭、恨到無數個光陰、無數個歲月,恨到一刀一刮都不夠賠償,這種恨不僅只消亡了自己善性那一面,也解決不了問題,什麼問題?加害者與受害者周遭的親屬與朋友的心理同樣也需要治療、轉變。

薩迦耶見,與根本煩惱相應,這種根本煩惱不斷除,透過制度、透過金錢代價賠償,也沒辦法終止重複的案例。

只是講般若,剛好讓造惡者認為,佛法講空,所以惡空我空、我不見我所殺、被殺者,而不會反觀、內觀自身所造的惡,讓他繼續造惡、甚至沒辦法根治所有的惡心所。

死不死不是問題。

你自己能不能斷除心中的黑暗才是問題。

閱讀 2637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