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識量

又有二法,能越眾苦。謂能超越諸惡趣苦,及能超越生死大苦。一者、深見現法當來諸過患故;遠離惡行。二者、心常安定,精勤修習菩提分法。

末代癡人縱殺淫癡,有漏染法,無是解脫道

日本。岐阜大佛 日本。岐阜大佛

今末代癡人聞菴羅果甘甜可口,即碎其核甞之甚苦,果種甘味一切皆失,無智慧故刻核太過亦復如是,聞非調伏非不調伏,亦不礙調伏亦不礙不調伏,以不礙故名無礙道。以無礙故灼然淫泆,公行非法無片羞恥,與諸禽獸無相異也,此是噉鹽太過鹹渴成病。

 

經云:「貪著無礙法是人去佛遠。譬如天與地。」大經云:「言我修無相,則非修無相。」此人行於非道欲望通達佛道,還自壅塞同於凡鄙,是住不調非不住也。

復有行人聞不住調伏不住不調伏,怖畏二邊深自競持,欲修中智斷破二邊,是人不能即貪欲是道,斷貪欲已方云是道,此乃住調伏心非不住也。北方備此兩失。

又初學中觀斷於貪欲不能得益,放心行不調事,初一行之薄得片益,自此已後常行不息,亦無復益行之不改,以己先益化他令行,又引經為證,受化之徒但貪欲樂無 纖芥道益,崩騰耽湎遂成風俗,污辱戒律陵穢三寶,周家傾蕩佛法皆由此來。是住不調及住於調,何關不住調與不調,是名大礙何關無礙,是增長非道何關佛道?如是調與不調皆名不調。何以故?悉是凡情非賢聖行。---摩訶止觀 卷八(上)智者大師 (方廣本,P.484。大正藏本第46冊)

故有漏染法,無是解脫道,令情執取故。

閱讀 166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