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識量

又有二法,能越眾苦。謂能超越諸惡趣苦,及能超越生死大苦。一者、深見現法當來諸過患故;遠離惡行。二者、心常安定,精勤修習菩提分法。

起信論根本上乃建立在無漏藏識義

日本。東京。巢鴉。地藏菩薩像 日本。東京。巢鴉。地藏菩薩像

《楞伽經》云:「阿梨耶識,名空如來藏。具足熏習無漏法故,名不空如來藏。」藏識有漏, 虛妄不實,故名為空;能含一切無漏種,故名如來藏。四智種子體是無漏,非虛妄法,由近善友,多聞熏習,漸次生長,當成四智。四智之因,名不空如來藏。藏是含藏,因性義故,猶如種樹生長圓滿。其涅槃性體是無為,本來而有,自性清淨,後逢善友,斷障所顯。雖一真如,逢緣證別,名四涅槃。---《妙法蓮華經玄贊》窺基


其實從王恩洋居士與常醒法師、唐大圓居士中的論辯中我們可以了解到常醒法師與唐大圓居士對於真如、藏識、無漏種子、以及無為法非緣生義就能了知兩者之間的見解孰正孰訛?

起信論根本上乃建立在無漏藏識的部份,雖名為「真如」,然其體性為緣生義,既然為緣生義即是有為法義。其實在玄奘三藏的徒弟之間也有產生窺基、慧沼與法寶之間對佛性、真如、起信論之間的辯論。站在舊譯的立場,藏識無漏即名為庵摩羅識、或名為真如,如果從二乘阿毗達摩的論典來看,無為法本身就是非緣起法、會執著無為法有緣起義者的見解乃為分別論者的立論。有時候經論中的名相雖然是一樣,然而闡述的體性卻不同,依照時代、譯師的翻譯,我們最好從依義不依語的部份了解。

如果從無漏識的觀點來看,因為四智種子無漏、所以於果位上為無漏,從因果位上多聞薰習等流無漏淨法,或許也是一些學者將真如、無漏識當成同一體性的因素吧。有本覺、始覺之義,即知此體性當為藏識而非真如,大論中提到的真如所緣緣種子,指陳的是無分別正智緣無漏淨種義,而非說真如能夠不變隨緣、隨緣不變,若如是,不異數論見。

略評起信論以真如名為說賴耶藏識實非真如義,今閱三論宗主 吉藏法師《中觀論疏》,果不其然。

「又舊地論師以七識為虛妄,八識為真實。攝大乘師以八識為
妄,九識為真實。又云八識有二義:一、妄;二、真。有解性義是真,有果報識是妄用。《起信論》生滅、無生滅合作梨耶體。《楞伽經》亦有二文:一云、梨耶,是如來藏;二云、如來藏,非阿梨耶。此一品正是破地論人義,不破數、論等。數、論等不明有為人法皆是妄謂所有也。下半立義如文。」---吉藏《中觀論疏》

然《楞伽經》空不空如來藏,依基師義,端為有漏染種、無漏淨種故有空、不空義。

濮陽智周法師《演祕》云:「問:眾生執有,以空為門,破病顯理,眾生執空,應『有』為門,遣執明理?答:若破空病說『有』能除,若論顯理,要資空觀。問:有觀有相,即不顯理,空相不遣,豈得理耶?答:由『空』為門,遣能、所取方泯二相,而能証理,從所由門,名空顯理,理亦無失。」

 迷謬唯識理者,當有四:
(1) 執外境,如識非無(此薩婆多等計)
(2) 執內識,如境非有(清辨等師計)
(3) 執諸識用別體同(大乘中一類菩薩依相似教,說識體一)
(4) 執心無別心所(經部覺天等執)

是以《述記》為破迷謬唯識理者而云:「總論出體,略有四種:
一、攝相歸性,皆『如』為體,故經說言:一切法亦『如』也,至於彌勒亦『如』也。
二、攝境從心,一切唯識,如經中說:三界唯心。
三、攝假隨實,如不相應色、心分位,《對法論》說:是假立故也。
四、性用別論,色、心、假、實,各別處收。《瑜伽論》說:色蘊攝彼十處全等。

上來第二、第四體訖,自識所變,則是第二攝境從心,並言佛說,乃是第四性用別論,聞者似法,說者真教,俱淨法界平等所流。約本為言,此教亦以『真如』為體,此即第一攝相歸性。能說、能聽,所有名等,聲上屈曲,離聲無體,故假從實,體即是聲,此即第三攝假隨實,《對法論》云:成所引聲,謂諸聖說。」

閱讀 181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