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法不孤起,必有所緣

日本京都帝國大學藏書《日本大藏經》《唯識論章疏二》,出版距今業已一百零三年,保存完整紙本,用紙頗善,一般出版紙本者,若以聖經紙印刷出版,應當會更好,多年前請購台灣世樺《龍藏》大藏經,全套用聖經紙又採偏黃色彩,外表精裝且對於有手汗者來說,著實不覺有不善感。只不過,若能再次編輯成文庫本以方便攜帶,應當會更好。愚曾多方嘗試諸本規格,最後裁定以A5文庫本對於閱讀、攜帶書籍來說,應當更好,畢竟以一個眼根受損一千餘度、加上散光二百餘度者來說,可能更為客觀些。年少每日閱讀經藏最長十餘小時、最短也有二、三小時,經年累月導致眼根受損,遙想印光大師長年身患眼疾又能深入藏經,愚雖不敏,亦有效光師之力。日本藏經現行出版大抵亦採A5文庫本為主,特別是新製作版本。諸如像《大正藏》等,較為適合居家閱讀學習。


民主制度的價值並不僅只在暢所欲言,而是當你身陷囹圄時,能保得人身不受肉體、精神虐待,又或者說當遭遇諸多非難時,整個社會之國民能監督政府機關是否過度操作導致國民於自身財產等是否存有安全疑慮,同時也能將往昔政府各部門機關對於國民安全有公開資訊之必要性,而不再用隱晦、躲藏、集體勾結之方式,採用語言、肉體、精神暴力讓人屈打成招。

要驗證政府機關是否真的公開透明與否,又或者遊走於法律邊緣,透過人脈等關係就能「合法性」的令人入罪,其實只要觀其機關內是否有各種文雅茶具等即能知道,一般人又有何人脈可以運用得上?當然好的人脈可避免弱小等輩遭受迫害,但一般人多半利用人脈走近路。所以說,講道理才是做人處世之原則。

日本一般政府機關關於此類之文雅茶具多缺,而台灣各種機關尚且有招待區以備各級官員或熟客,此即尚未真正透明化,要達到真正的民主制度與價值,那就是如水清、如土軟。就拿我經常遊走的日本東京都廳、神奈川縣廳來說吧,每層分屬不同部門,縱使是主管亦需協助諮詢者求助、主管桌子與其他同仁一樣,並無大小區別,也無特定之專屬區域唯有誰能入見,而會客室一般也僅只是簡約樸素之房間,並無文雅茶具等設備,縱使贈送給對方明信片以做感謝,該部門之最高主管亦左右為難、面有難色,最後還是說是整個部門感謝愚,此即日本民主主義實踐之要義,從細節就能看出。台灣政客擅長貼標籤給對方,然台灣只有一種價值觀,即:民主主義。其他的,只不過政客上台表演歌舞昇華罷了。

可惜的是,台灣還有許多條路要走,民主制度三十餘年,距離日本民主主義七十餘年差距四十年。
 
 
 
參考:
台灣人權促進會:2020台灣網路透明報告 (2017-2018)
 
台灣人權促進會:【聲明】從電子圍籬到天網:防疫電子監控給問嗎?
 
 
自身所藏《日本大藏經》《唯識論章疏二》局部:
 
 
 

搜尋本站

請書

 

googleplay

前往:Google Play圖書

Readmoo讀墨線上請書

readmoo

kobo 線上請書

kobo

分享至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