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妙法蓮華經》〈安樂行品〉一乘種性

我們談論佛法,談論的是法義的真謬而非出自於其種族,但許多人往往就偏向於種族去說,這也是一種偏見。絕對真理,應當是不分種族、血統、文化的,否則就非絕對真理,而是妄理。我們可以理解彼此文化的差異性而給予對方尊重,並且避免破壞其文化,但與談論佛法實踐與追求真理是不同的,一個理解絕對真理者,也必定會同樣的尊重不同文化的差異,而非去做選擇性的談話與批判,如果是做選擇性的批判,那麼則就是一種妄語而非真實語。《妙法蓮華經》〈安樂行品〉已經說的非常清楚。

 

如該品說:「又文殊師利,菩薩摩訶薩於後末世法欲滅時,受持讀誦斯經典者,無懷嫉妒、諂誑之心,亦勿輕罵學佛道者,求其長短

若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求聲聞者、求辟支佛者、求菩薩道者,無得惱之,令其疑悔,語其人言:『汝等去道甚遠,終不能得一切種智。所以者何?汝是放逸之人,於道懈怠故。

又亦不應戲論諸法,有所諍競。當於一切眾生起大悲想,於諸如來起慈父想,於諸菩薩起大師想,於十方諸大菩薩常應深心恭敬禮拜,於一切眾生平等說法

以順法故,不多不少,乃至深愛法者,亦不為多說。」

按智者師解:「又不說長短者,〈日藏〉第一云:初中後夜減省睡眠,精進坐禪,誦經修道,背捨生死,向涅槃路。

不稱他短,不說己長,謙下卑遜,不自憍高,衣食知足,頭陀精進,不放逸行,係念思惟,心不馳散,於一切眾生起慈悲心。

又如修多羅所說空行,自讀誦,教人讀誦,不謗他,不說他過,不稱己長。

於聲聞人,又根性不定,若歎二乘,或令彼退大取小,若毀呰二乘,或令其大小俱失,兩無所取也。

四、不生怨嫌心者,若謂其人法妨害我道,即是怨心,謂其鄙劣,即是嫌心,心機一動,聲說即發,杜說過之源,故不生怨嫌也。」

若按慈恩基師解:「《智度論》云:善人相者,不自讚毀,不讚毀他。若毀法者,《百喻經》說:如二人洗父之腳,互相誹毀,便令損折。」基師引之出處為《百喻經》卷第三:
「師患腳付二弟子喻

譬如一師有二弟子,其師患腳,遣二弟子,人當一腳,隨時按摩。

其二弟子常相憎嫉,一弟子行,其一弟子捉其所當按摩之腳,以石打折;彼既來已,忿其如是,復捉其人所按之腳,尋復打折。

佛法學徒亦復如是,方等學者非斥小乘,小乘學者復非方等,故使大聖法典二途兼亡。

「若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求聲聞者、求辟支佛者、求菩薩道者,無得惱之,令其疑悔。」也就是說按照世俗諦解釋,彼等有情皆隨自趣而求彼道,不要總用唯一佛乘說明一切異生只有一種選擇,畢竟有些眾生想要追求的是聲聞道,也應當給予尊重與理解。然而但觀現今,彼等自詡大乘者連一身六足論、《八犍度》、《五事》、《眾事分》、《甘露味》、《雜阿毘曇心》、《俱舍》、《順正理》、《顯宗》《成實》、《解脫道論》乃至兩百卷《大毘婆沙論》皆未深入,多半僅只依照自宗解釋,此等如同看一部電影,卻只看影評人所撰寫之影評,然整部電影卻未深入一般,如同鸚鵡學語,不知聲聞等義,如何深信聖者所言?

若真為一乘種性者,亦不會惱彼等異生有情之抉擇,一切隨喜讚嘆故,「不自讚毀,不讚毀他」之故,離此,皆為惡人相,非一乘種性者。

 

 

 

延伸閱讀:

《法華經玄義》疏文斷句

《妙法蓮華經文句》疏文斷句

《法華義疏》疏文斷句

《法華玄論》疏文斷句

《法華遊意》疏文斷句

《法華論疏》疏文斷句

《法華玄贊義決》疏文斷句

《妙法蓮華經憂波提舍》疏文斷句

《妙法蓮華經論優波提舍》疏文斷句

《法華玄義釋籤》疏文斷句

《法華文句記》疏文斷句

《五百問論》疏文斷句

《法華玄贊攝釋》 疏文斷句

《妙法蓮華經通義》疏文斷句

《妙法蓮華經擊節》疏文斷句

《妙法蓮華經綸貫》疏文斷句

《法華經安樂行義》疏文斷句

 

 

 

搜尋本站

請書

 

googleplay

前往:Google Play圖書

Readmoo讀墨線上請書

readmoo

kobo 線上請書

kobo

分享至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