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破壞文化即殺生

早期台灣佛教徒往往於印度、尼泊爾、斯里蘭卡購買貝葉經,然此極為不道德,因貝葉經乃記錄彼等數千年歷史文化之傳承,以資本做文化掠奪而非保護當地文化資產。如今則演變中國大陸佛教徒亦是如此,此即是輪迴。掠奪他國文化亦是「殺生」,殺去他者賴以存續之文化,難道不是殺生?然與「偷盜」亦相通。若當地文化已不被重視導致文物生灰塵、或經歷戰爭等事而導致文物、文化被破壞,那麼,搶救記錄文化之文物亦是一種「放生」。畢竟為人類之文化遺產。

 

許多佛教徒受戒後,嘴巴說持戒,但何謂持戒?學戒?現實生活中彼等並未多做思考。所以你能看見自詡佛教徒者往往也是破壞文化者。倘若是復刻品,那麼購買這類的貝葉經是可以的,因為你不會將這些古蹟從他們的國家帶走,而且可以幫助當地保存文化。可惜的是,許多自詡收藏家兼佛教徒或者佛教徒兼收藏家者,多半也是文化掠奪者,還為了此類收藏品沾沾自喜或公開、私下展示,若彼等能思考何謂「殺生」,則知無慚無愧導致如斯。

日本常常可以看到到處捐獻資金去修復、維持、保存他國之文化古蹟,而將這些過程保存起來回到日本,並不會將對方的古蹟以資本掠奪。

 

 

(圖片說明:台灣淡水淺水灘。)

 

閱讀:「不願成為失去歷史的人」,泰米爾人廢墟中搶救「貝葉手稿」

https://crossing.cw.com.tw/article/13159?fbclid=IwAR1UWh5-fxuD94Hchpk23pO199z4njkh4uKaqOtzidlyJ53GVRQsZYTVpYs

搜尋本站

請書

 

googleplay

前往:Google Play圖書

Readmoo讀墨線上請書

readmoo

kobo 線上請書

kobo

分享至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