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唯識比量諍過決

玄奘三藏唯識比量諍過決云:「三藏法師遊歷西域,寄戒日王,請立唯識,比量云眞,故極成色,不離於眼識(宗),自許初三攝眼所不攝故(因),猶如眼識(喩)。

解云:言眞故者,有二簡別:
一、指世俗勝義簡非學世間過;
二、依大乘殊勝義簡小乘學者世間過。

所以然者,世間有二:
一、非學世間,除諸學者所餘世間所共許法;
二、學者世間,即諸學者所知麁法。

若深妙法,即非世間依,初非學世俗勝義爲深妙法,依後學者大乘殊勝義,爲深妙法,隨其所應,非共所知,故無違世間之過也。

 

言極成者,簡不極成色,有二簡別:
一、遮諸小乘後身菩薩不善色,一切佛身有漏色等簡自一分所別,不成過等;
二、遮諸大乘十方佛色及佛無漏色等簡他,一分所別不成過等。

立此等色爲唯識時,即有諸過故,以極成簡彼色等因云自許者,爲遮小乘有法差別,相違過故。若因不言自許者,小乘遂作差別相違,言極成之色,非是不離眼識色,初三所攝,眼所不攝故,猶如眼識。爲遮此過,故言自許與彼比量作不定言。極成之色爲,如眼識初三所攝,眼所不攝故,非不離眼識色,爲如自許他方佛等,色初三所攝,眼所不攝故,是不離眼識色。若因不言,自許即不得以他方佛色而爲不定,不得共因,轉自許喩故。初三攝者,簡不定,違宗過。又云眼所不攝者,亦簡不定,及法自相,決定相違。此等諸過,廣如疏示。猶如眼識者,眼識即不離眼識,故得爲喩。 」

臨摹洛陽唐三彩故有日本正倉院三彩、九谷燒,然奈良正倉院三彩用色係幾乎模仿洛陽唐三彩。而台灣嘉義交趾陶雖源自華南三彩然彼彩亦源於唐三彩,爾後卻於技術轉變成為釉上、琉璃、法花彩與西洋琺瑯彩始無斷絕至今,由原本三彩、五彩蛻變成為多彩且更為細緻別樣出色。

日本佛教多用此以作茶具,台灣往昔多半用於民間信仰宮廟之象徵,如歷史典故人物、神祇、龍鳳等,雖皆可追朔洛陽唐三彩,然或隨彼業力而有不同之轉變。傳自葉王一系之高師枝明先生云甚無氣力再多創作,往昔多用官窯方式製作交趾陶(日本稱:交趾燒),如今年事已高只意欲傳承文化爾。

嘉義一行當日來回奔波十餘小時,也體會前輩之人生談,自稱無學歷之流,為人樸實無華無派頭無自大吹噓,外人絕看不出為前輩級人物,是為人間國寶唯有慧眼得識,當然於彼同業同工同巧者,能識且敬也。

傳承之目的不在建立派頭、山頭,而在於保存文化,令彼無斷絕是為其志,運用於佛教之中,亦通此理。

 

搜尋本站

請書

 

googleplay

前往:Google Play圖書

Readmoo讀墨線上請書

readmoo

kobo 線上請書

kobo

分享至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