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問:佛弟子可以去批判他宗或古德之法義否?

略:我們應當分成兩類,一類為隨恣意解之批判,如說黑為白、說白為黑,又或無能自悟悟他之批判。另一類則為因明立量,因明為悟他、自悟之法,以立量令彼得悟解,如大乘基師云:

「汝所執我,應不隨身能造諸業,許常故,許遍故,說喻如前。」

「我應非常,以即蘊故,猶如蘊性。」

「心、心所法亦非實我,不恒相續故,待眾緣故,喻如燈、聲。」

此三量即為依彼所執之我而破他,然此破他,為令彼等悟,與世俗人瞋恨大罵不同,論師彼此立量若生瞋恨心,則於因明上已為敗者之故。如大論云:「論墮負者,謂有三種:一、捨言;二、言屈;三、言過。」其中之言屈者,乃說「如立論者為對論者之所屈伏,或託餘事方便而退,或引外言,或現憤發,或現瞋恚,或現憍慢,或現所覆,或現惱害,或現不忍,或現不信,或復默然,或復憂慼,或竦肩伏面,或沉思詞窮。」即其墮負。後又說:「現憤發者,謂以麤獷不遜等言擯對論者。現瞋恚者,謂以怨報之言責對論者。現憍慢者,謂以卑賤種族等言毀對論者。現所覆者,謂以發他所覆惡行之言舉對論者。現惱害者,謂以害酷怨言罵對論者。現不忍者,謂發怨言怖對論者。現不信者,謂以毀壞行言謗對論者。」以此論議之言行也能說彼等墮負。

倘若為佛弟子,則應當學習大乘基師立量以因明軌則悟他,而非學一般世俗人言語瞋恨、於心瞋恨,一般有修養者尚且不隨意起瞋恨心起身、語行毀之,更何況受戒之佛弟子當所應為?若對於因明論軌未學習過,則不應當隨恣意解而批判古德。

《因明入正理論疏》云何為似能破?「若不實顯能立過言,名似能破。謂於圓滿能立,顯示缺減性言;於無過宗,有過宗言;於成就因,不成就因言;於決定因,不決定因言;於不相違因,相違因言;於無過喻,有過喻言。如是言說,名似能破。以不能顯他宗過失,彼無過故。」此段基師未作註解,而沼師於此「以不能顯他宗過失,彼無過故。」註解云:「釋所以。夫能破者,彼立有過,如實出之,顯示立證,令知其失,能生彼智。此有悟他之能,可名能破。彼實無犯,妄起言非,以不能顯他宗之過。何不能顯?彼無過故。又他過量不如實知,於非過支妄生彈詰,亦是不能顯他過失,以無過故。設立量非,不如其非正能顯示,亦似能破。今據決定,舉真能立。」此中所謂「似能破」者,實際上為以不能顯他宗之過,於非過失之處而虛妄生起諸詰難,又不能以己詰難顯彼過失之故。

搜尋本站

請書

 

googleplay

前往:Google Play圖書

Readmoo讀墨線上請書

readmoo

kobo 線上請書

kobo

分享至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