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日本奈良東大寺四聖、秋篠寺善珠隨記

十餘年前,首次到日本京都,參訪的為東大寺,東大寺山門並不寫「東大寺」三字,而是書寫大華嚴寺,因為開山者為日本聖武天皇,其本身修學以華嚴經為主,而又融通諸家,如法相等。日本兩次的遣唐使即是由其任內所派遣學僧前往當時之大唐學習,除東大寺外,另開創國分寺。而東大寺的實際執行者為行基法師,算為奈良佛教東大寺四聖之一,猶如洛陽龍門石窟盧舍那佛實際監造者為善導大師。

 

日本最早的孤兒院也是由行基法師所成立,而當時中國最早成立之孤兒院,專門以孤兒為主之安養,官辦者當為宋代,更早期諸如南朝梁武帝成立之孤獨園,並不僅只收養孤兒,也收養孤苦無依之老者,以亞洲歷史觀之,當乃日本聖武天皇時期奈良佛教之行基法師所成立之孤兒院為最早期。而行基所在的早期,日本佛教一般為官方佛教,並不普及到民間,而行基法師敢於違背國法重罪直接於市井等場所宣傳佛教,傳聞聽法者多達一萬多人,當時京都僅有十萬人之多,顯見行基法師之影響力。現在位於山形縣之日本慈恩宗本山慈恩寺、東京都高尾山藥王院、以及愛知縣的彌勒寺皆為行基法師所創。

東大寺四聖為聖武天皇、良弁僧正、行基菩薩與印度之菩提僊那,良弁從義淵學法相唯識,與鑒真法師同時被任命為大僧都,而其師義淵,根據《菩薩戒綱要鈔》說:「皇在位十五之比百濟國智鳳亦云新羅智鳳法師禀宗義於慈恩大師能令日本義淵僧正受法相宗依此論血脈者釋迦如來彌勒」,即是從元興寺智鳳學法相唯識,而新羅僧智鳳又是直接從濮陽大師智周法師學習玄奘三藏所傳之法相唯識學。

而菩提僊那法師為南印度人,為效法帕提亞帝國(Parthian)出生之安世高法師而翻越喜瑪拉雅山並滯留於五台山,後於長安崇福寺駐足,又同時與林邑(今越南中部)僧人佛哲等前往日本弘法,菩提僊那精通華嚴與密咒,又直接將此傳承與日本,現在日本每一年都會舉辦「婆羅門僧菩提僊那繼承的事業」的紀念活動,所以有學者說日本傳承於當時大唐之佛教,實際上也並不嚴謹,印度之菩提僊那法師於日本大開法門並傳承與日本弟子,此為諸多華人佛教鮮少知之者。

從東大寺至秋篠寺,開車約莫十七分鐘,中途經過西大寺與平城,倘若搭乘電車加上步行,則需五十分鐘路程,從近鐵奈良站搭乘到大和西大寺站,再步行二十分鐘即可到達秋篠寺,開山者為精通法相、俱舍、因明之秋篠善珠僧正,為日本奈良時代末期之弘法者,作品有《成唯識論述記序釋》、《唯識義燈增明記》、《法苑義鏡》、以及著名的十二卷本《因明論疏明燈抄》,《成唯識論述記序釋》早期有北京三時學會之韓清淨居士編輯流通,而全名為《因明入正理論疏明燈抄》之《因明論疏明燈抄》影響了日本因明與近代華人佛教之因明學,如台灣台南湛然寺水月法師曾花費多年重新整理《因明論疏明燈抄》流行於世。

我在整理《成唯識論述記序釋》、《因明入正理論疏明燈抄》時,也發現到於當時日本奈良佛教之晚期,在運用漢語之間,已經與現代漢語有所不同。秋篠善珠法師以夜不入眠(不倒單不睡覺)、日中一食、淡泊名利為生活實踐,除精通法相唯識、俱舍、因明外,也擅長般若。比之如今,又有誰能如此?所謂的實修,並不僅只是顯神通而已,神通乃渡我慢者,而增上慧學乃真解脫學。秋篠寺本身並不大、也毫無華麗輝煌之色彩,然卻蘊藏著上千年之瑰寶。

 

關於

菩提遷那法師略傳

 

(圖片說明:日本奈良佛教最後一座佛寺-秋篠寺一景)

 

搜尋本站

請書

 

googleplay

前往:Google Play圖書

Readmoo讀墨線上請書

readmoo

kobo 線上請書

kobo

分享至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