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生是我,非不生

時,尊者阿難告諸比丘:「尊者富留那彌多羅尼子年少初出家時,常說深法,作如是言:『阿難!生法計是我,非不生。阿難!云何於生法計是我,非不生?色生,生是我,非不生;受、想、行、識生,生是我,非不生。譬如士夫手執明鏡及淨水鏡,自見面生,生故見,非不生。是故,阿難!色生,生故計是我,非不生;如是受、想、行、識生,生故計是我,非不生。云何,阿難!色是常耶?為無常耶?』答曰:『無常。』

取則有我,不取則無,以有生法故有取,如五取蘊有生故。所以尊者富留那彌多羅尼子說:「生法計是我,非不生。」因為計著有我才有生,並不是計著我而有不生。色、受、想、行、識有取生故有我,若無取則無我,後又用譬喻說如人手持明鏡與淨水鏡,自己於鏡中見到自己的臉現起,以現生故而能見,並不是不生而能見,此中與唯識所言見、相二分同,能所緣皆無我故。如《成唯識論述記》立量自證分說:「量云︰第三分心應有能照之心,心分攝故,猶如見分。」

 

《成唯識論述記》又說:「此中總顯由無始來橫計「我」、「法」分別心故,熏習「本識」,後後遂有「相」、「見分」生。愚夫不了此唯內識,依之妄計有實「我」、「法」。「我」、「法」實無,隨彼妄情所執之相名為「我」、「法」,故知世間所說「我」、「法」是假非實。故經頌言︰「如愚所分別,外境實皆無,「習氣」擾濁心,故似彼而轉。」聖者依此內識所變,若相若見,為起言論,斷染取淨,引生真見,假為立名,說為「我」、「法」,法體實非若我若法,故知聖教所說「我」、「法」亦假說也。是故經言︰「為對遣愚夫,所執實我法,故於識所變,假說我法名。」此解二種「我」、「法」之名,依「識變」立。」

唯識學上又以五取蘊之識蘊所現我、法而說明有相分、見分等生,因為不了解唯有內識而執著有真實之我、法,實際上,我、法並沒有真實體性,建立我、法乃依據愚癡眾生所執種種相而說之我、法,所以,於世間上所說的我、法,乃是假有並不是真實有。後又引說於無始習氣染著於心,於本無真實外境上,現相似我、法而隨之而輪轉,此中尊者富留那彌多羅尼子所說色、受、想、行、識生,生是我,非不生,於此義相通。依識蘊所變一切我、法,而假說我、法名,即知,識變義,乃有為義,既然是有為,則為是苦。

 

「又問:『無常者,是苦耶?』答曰:『是苦。』又問:『若無常、苦者,是變易法,聖弟子於中復計我、異我、相在不?』答曰:『不也。』『如是受、想、行、識為是常耶?為無常耶?』答曰:『無常。』『若無常,是苦耶?』答曰:『是苦。』

又是苦者,必定無常,無常者,是苦也。何謂變易法?今之富有、色相莊嚴、地位高上,亦難以永恆,難以永恆,則為是苦、無常,既然是苦、無常法,則能於此記著有我、不同於我、有我與無常法共存否?當然無有一我之各種形體之存,任何存我之相皆為我相故無常。色既然無常、苦、是變易法,受、想、行、識蘊當然也是無常、苦,五取蘊皆為苦,有取生故。

 

「又問:『若無常、苦者,是變易法,多聞聖弟子於中寧復計我、異我、相在不?』答曰:『不也!』

聖弟子於此無常色、無常受、無常想、無常行、無常識蘊中能證確實是苦、是變易法,既不可能於此無常五取蘊計著有一真我、不同於我之我、此我與無常五取蘊相存,所以尊者阿難說:「不也。」絕無可能也。若可能,則非聖弟子,執著有一任何形式之我存,則為我見未斷故,入聖之流故為聖弟子,斷我方能入聖故。

 

「『阿難!是故,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麁、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非我、不異我、不相在;如是受、想、行、識,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麁、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非我、不異我、不相在如實知,如實觀察不?如是觀者,聖弟子於色生厭、離欲、解脫: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如是受、想、行、識,生厭、離欲、解脫: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所以說,色法,不論是過去色法、未來色法、現在色法、內色法、外色法、麁色、細色、好色、醜色、遠色、近色,彼一切任何形式之色法並不是我、不是不同於我、也並不是說有一我與任何形式之色法相存,至於受、想、行、識四取蘊,不論是過去受、想、行、識四取蘊,未來受、想、行、識四取蘊,還是現在受、想、行、識四取蘊,或者內受、想、行、識四取蘊,外受、想、行、識四取蘊,麁受、想、行、識四取蘊,細受、想、行、識四取蘊,好受、想、行、識四取蘊,醜受、想、行、識四取蘊,遠受、想、行、識四取蘊,近受、想、行、識四取蘊,彼一切形式受、想、行、識四取蘊並不是我、不是不同於我、也並不是說有一我與任何形式之色法相存,於此能夠如實了知、觀察,能如是觀察者,於此五取蘊生種種厭,生種種厭後能離欲,能離欲後而能解脫,自知:我於今生、未來生已盡諸煩惱諸結,而能真實行種種梵行,於此斷我、我所之行已作,徹底了知並且斷除對此色、受、想、行、識五取蘊之種種計著,自能了知不會再受順生死流之後有,已斷除故而不受生死,無有對此五取蘊之任何形式有一貪故。

 

(附圖:日本千葉縣單軌電車,呈現倒立姿態。)

搜尋本站

請書

 

googleplay

前往:Google Play圖書

Readmoo讀墨線上請書

readmoo

kobo 線上請書

kobo

分享至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