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縱得千萬言,不如持一句

許多學者為什麼特別重視科判或者學術性文章?反而不重視實際的禪觀?或者可以說當在閱讀經論時,並不思維、觀察現象界諸蘊、處、界,雖然背誦了許多名相出來,反而卻忘記最後需要依止的是什麼?解脫生死。

本來科判的目的在於讓熟練多聞觀察經論者能夠更為方便的檢索、分類經論中各種教義內容,並進而觀察,然而現在的人哪,科判做的很好,卻對於經論不熟悉,對於經論不熟悉卻能做出科判與沒有閱讀熟悉諸經論而撰寫學術論文相同,凡是求速成、快速,然而呢?修學四十多年中觀、唯識學者,科判了成唯識論等深論,不僅不知道玄奘、窺基等人引用仁王經、梵網經等,反而引用學者之言而隨意誹謗解釋中觀、唯識見,何以故?反正一般學生也看不透他們到底是否有無深入契經,只要看頭銜即可,與談生意相同。談中觀者之病也是如此,流落於無意義之破立。而論師之辯駁本就於斷邪見義,現代之人卻重視在邏輯應用上了,動機與目的錯位。

 

所以,每日不念死者,許多時間光陰就虛擲於此,等到真無常到達之時,念佛也來不及。經論不熟讀、也不坐禪,卻日日與世間法熏習而說之為累積福報,然而,何謂真福報?若不能斷障,一切無意義,人天善法說為菩薩道,縱使是說自身在行人天善法,然而其他人所受之種種苦卻也看不到,所謂特色名詞之低端人口所受苦尚且無法體會,更何況動物所受之苦呢?佛陀說:

「寂靜盡諸漏,比丘莊嚴好,
 離欲斷諸結,涅槃不復生,
 持此最後身,摧伏魔怨敵。」

若不能隨時觀察伏諸習氣縱使與世間人如一氣又有何用?所謂的聞、思、修是指深入契經而思維契經所說義,並進而運用到現實生活中對境觀察而斷一切世俗欲,縱使在佛寺內,而不斷求名欲,雖妙口說與眾生結善緣,然而無常到了,也得離開這一切,這就是生死關頭,而禪觀的目的也在於此。

 

(圖片說明:台灣佛光山佛陀紀念館佛像展一景。)

搜尋本站

請書

 

googleplay

前往:Google Play圖書

Readmoo讀墨線上請書

readmoo

kobo 線上請書

kobo

分享至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