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我與他者

平等性智源於佛教最後的法輪,解深密經所說三自性三無性理。有些學者認為此經並沒有提出八識心王的說法,實際上於初品後即是。

並不是說,非得要有相同的名詞出現才能表義,如果是的話,那麼,大毗婆沙論提到種子說,是否與唯識教理所說都相同?婆沙師的種子說在於有漏法上說。而唯識教理除有漏種外,另外建立本有與始起,與無漏種。

許多研究唯識學者,不論正反方,都專注於阿賴耶識,殊不知,依附於阿賴耶識但屬性不同的無漏種才是唯識學所謂的如來藏學與佛性義,佛性也分三類說。

 

與其說最後法輪的繼承者 玄奘一系不承認如來藏學,倒不如說是用無漏種來闡述如來藏學,否則,就與印度外叫所謂的實德業十句義六句義二十五諦相同。

這也是西藏語系或者漢語系沒搞清的地方,他們對唯識學的認知基礎僅止於舊說,而非對 玄奘一系的認知有所了解。而清辨的般若燈論釋又是破佛護的見解,其對舊說相應論師有其破斥之處。

所以, 玄奘一系的所緣緣說與種子說等都必須了解,否則僅只盲信於自宗大師的教義而不思考,就是盲從而非真信。漢語系與藏語系諸位翻譯者與傳承者,縱使全部加起來也非 玄奘一系的經論翻譯與授學來得多與深刻。

 

 

搜尋本站

Amazon購買書籍

amazon

前往:Kindle商店

Readmoo讀墨線上請書

readmoo

kobo 線上請書

kobo

分享至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