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識量

又有二法,能越眾苦。謂能超越諸惡趣苦,及能超越生死大苦。一者、深見現法當來諸過患故;遠離惡行。二者、心常安定,精勤修習菩提分法。

許多人修學佛法,誤解了佛法上所謂的扇搋迦( 半擇迦),而以為佛教反對同性戀。扇搋迦( 半擇迦)亦即先天、後天的同性戀,或者男性性癥喪失功能、或者也可以說跨性別者等。

瑜伽卷五十三說:「又半擇迦略有三種。一、全分半擇迦。二、一分半擇迦。三、損害半擇迦。若有生便不成男根;是名全分半擇迦。(出生便無男性性癥)若有半月起男勢用;或有被他於己為過,或復見他行非梵行,男勢方起;是名一分半擇迦。(於非梵行中有男女欲愛,為一分)若被刀等之所損害,或為病藥若火呪等之所損害,先得男根,今被斷害。既斷壞已;男勢不轉。是名損害半擇迦。 (後天男性性癥因外傷、生病等物理化學性傷害,而失去男性性癥)

雜阿含經中說,凡夫於五蘊見有真實我、不同色等五蘊之我、與色等五蘊不一不異之我。

而多聞聖弟子,「不於」色等五蘊中見有真實我、不同色等五蘊之我、與色等五蘊不一不異之我。

如經說:「佛告比丘:「愚癡無聞凡夫,於色見我、異我、相在,於受、想、行、識,見我、 異我、相在:於此生我慢」。

為什麼政黨政治的理想這個商品這麼好賣?它販售了什麼?販售了人類彼此仇恨的對立、販售了對未來的希望、販售了對現狀的不滿。

它需要成本嗎?幾乎是零。

 其實現代許多科幻電影都會加上東方神祕術,其實一點也不神祕。你只要每天不斷的學習、練習,自然就會,沒什麼出奇。

當然,有的人也會有時間、空間不存在、消失的覺受、也有的人會有色身消失的感受,然而最主要的禪觀,是要斷除心識對我、我所的幻覺、以及斷除種種有漏結使,方名為斷煩惱障。

聖人不死,大盜不止。---莊周

此本為莊周說儒家所謂聖人乃世俗法上種種忠孝仁愛之聖人。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四正斷。何等為四?一者斷斷,二者律儀斷,三者隨護斷,四者修斷。云何斷斷?若比丘已起惡不善法斷,生欲、方便、精勤、攝受;未起惡不善法不起,生欲、方便、精勤、攝受;未生善法令起、生欲、方便、精勤、攝受;已生善法增益修習,生欲、方便、精勤、攝受,是名斷斷。云何律儀斷?若比丘善護眼根,隱密、調伏、進向;如是耳、鼻、舌、身、意根善護、隱密、調伏、進向,是名律儀斷。云何隨護斷?若比丘於彼彼真實三昧相善守護持,所謂青瘀相、脹相、膿相、壞相、食不盡相,修習守護,不令退沒,是名隨護斷。云何修斷?若比丘修四念處等,是名修斷。」

在眾生無明所惑而造惡業時,講般若是無意義且有害。

這是為什麼?

我曾經遇過許多邪教、或者本身處於精神疾病者,其自身根本沒辦法處理、觀察、面對意識變化的惡,他們把自己的「我相」分成許多層面,信仰邪教教主之他我與本我,什麼是邪教?這裡不談相似佛法,而是以殺生作為祭祀、持邪咒用以所謂度生。

《大乘密嚴經》卷2〈顯示自作品4〉:「爾時金剛藏菩薩摩訶薩言:「密嚴佛土是最寂靜、是大涅槃、是妙解脫、是淨法界,亦是智慧及以神通諸觀行者所止之處,本來常住不壞不滅,水不能濡、風不能燥,非如瓶等勤力所成尋復破壞,非諸似因及不似因之所成立。

陀羅尼者,總持義。除了一般誦持陀羅尼咒外,真正的陀羅尼當為證得禪定而後能憶持不忘自身所學習過的種種教理,故為陀羅尼,或善能分別種種文字、章句、語言、音聲而入諸法實相,故為陀羅尼,一般誦持諸部真言,僅止於外門爾。

今末代癡人聞菴羅果甘甜可口,即碎其核甞之甚苦,果種甘味一切皆失,無智慧故刻核太過亦復如是,聞非調伏非不調伏,亦不礙調伏亦不礙不調伏,以不礙故名無礙道。以無礙故灼然淫泆,公行非法無片羞恥,與諸禽獸無相異也,此是噉鹽太過鹹渴成病。

塞建陀羅阿羅漢(唐言悟入,即正理論眾賢論師之本師也)。

大唐西域記云:「迦濕彌羅國,佛牙伽藍東十餘里,北山崖間,有小伽藍,是索健地羅大論師,於此作眾事分毘婆沙論。」)所造之《入阿毘達磨論》中提到:「先業所引六處相續無間斷因,依之施設四生五趣,是名命根亦名為壽。故對法說:「云何命根?謂三界壽、此有實體能持煖識。」

因邪見殺害眾生,皆因自心愚癡故起,有癡則不入見諦,異生性故未入正性離生。

由癡故殺眾生,或由貪,貪著其味、財等戲樂故殺,或由瞋心發故殺眾生,如誅戮怨敵以邪見說成大福而殺,故殺,不論咒殺、自殺、他殺、瞋殺等,皆不離癡,愚癡邪見故。

《楞伽經》云:「阿梨耶識,名空如來藏。具足熏習無漏法故,名不空如來藏。」藏識有漏, 虛妄不實,故名為空;能含一切無漏種,故名如來藏。四智種子體是無漏,非虛妄法,由近善友,多聞熏習,漸次生長,當成四智。四智之因,名不空如來藏。藏是含藏,因性義故,猶如種樹生長圓滿。其涅槃性體是無為,本來而有,自性清淨,後逢善友,斷障所顯。雖一真如,逢緣證別,名四涅槃。---《妙法蓮華經玄贊》窺基

尊者大目乾連造《阿毘達磨法蘊足論》說:「又諸有情,已離欲貪,非佛弟子,說名眾生。(雖離欲貪,然且暫伏欲貪、已證初禪故能伏,然尚未證真解脫諦故非入聖弟子列。)

時,五百比丘聞佛滅度,皆大悲泣,宛轉號咷,不能自勝,捫淚而言:「如來滅度,何其駛哉!世尊滅度,何其疾哉!大法淪翳,何其速哉!群生長衰,世間眼滅。」譬如大樹根拔,枝條摧折;又如斬蛇,宛轉迴遑,莫知所奉 。

…「隋唐五代三百七十年之佛教,南北異勢。關洛中心之北方佛教,固承北學因 隋、唐統一而大成者;然印度新新不斷之輸入,亦有以致之。

雖有神通能現變化、知他心而禁弟子現諸神異,然佛言:何謂真神足?為「但教弟子於空閑處靜默思道,若有功德,當自覆藏,若有過失,當自發露。如是,長者子,此即是我比丘現觀察神足。」

世尊說依,略有四種:

一、法是依,非數取趣。二、義是依,非文。三、了義經是依,非不了義經。四、智是依,非識。

「舍利子!是菩薩摩訶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安住二諦為諸有情宣說正法。何謂二諦?一、世俗諦。二、勝義諦。舍利子!雖二諦中有情施設俱不可得,而諸菩薩摩訶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方便善巧為諸有情宣說正法,令諸有情聞正法已,於現法中尚不得我,何況當得所求果證及能得者!

「具壽善現復白佛言:「若依世俗,施設因果分位差別,不依勝義,則應一切愚夫異生亦有預流、一來、不還、阿羅漢果、獨覺菩提及佛無上正等菩提。」

第 1 頁,共 4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