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重閱學生時期閱讀之印順法師著作,如《以佛法研究佛法》、《佛教史地考論》、《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等關於佛教考證之學與批判盲從之宗教的內容,都是非常適合佛教啟蒙之書籍,或者是讓來用來思維人生哲學的入門書。不論內容觀點如何,其讓諸多從迷信之眾生能得以逐漸發仰信而深入佛法,也是功德一件。所謂的功德,並非是捐贈多少、或者拜佛多少,而是有多少透過觀察、思維世間、出世間一切智。

其實仰信宗教之前提,最好能有哲學思辨之基礎會更好,如此方能不落入於被政治所囿,諸多宗教或者所謂的東方修行之術,大抵皆於各種我相上去思考,每個人因緣不同,所思考的層次也會被目前所閱讀之資訊給予侷限。

答:依天台 智者大師《維摩羅詰經文疏》卷十七。〈菩薩品〉之二說:「二、 約一切法如順並, 一切法如通有情無情。 有情者, 內五陰實法, 無情者, 即是外國土、地、 水、 火、 風、 草木、 瓦石等一切無情之物, 悉皆是如, 與彌勒如, 一如無二如。 若國土、草木等一切法如, 不生不滅, 不得受記, 彌勒如不生不滅那獨受記? 若彌勒如不生不滅得受記者, 是則彌勒如異國土、 草木等一切法如也。 若如有異, 是則非如; 若如無異, 那得一得受記,一不得受記? 若一切法如不得受記, 彌勒如亦不得受記也。 所以者何? 無情之法, 佛不授記,故《大涅槃經》 云: 若尼拘陀樹能修戒、 定、 智慧, 我亦授三菩提記, 以其無心修道, 不與受記。 故淨名以此為並, 異有情眾生也。」

細雨綿延著山城石碇之內,而此內又有鮮少老店駐足於斯,車牌前有一比丘尼僧,似乎在此等候公車經過,法師似乎未帶傘,雖為細雨,然也會因冷氣之蘊而傷身。隨即進入便利商店購買雨傘,本想與法師結緣,結果已經不在。

生命在消逝之前,僅僅不到一分鐘,隨即臥倒、四肢抽搐使勁了全身的力氣,色身就像是洩氣的皮球一樣,吐出最後一口呼吸,脈搏停止、心臟不再運作,看似還是活生生的軀體,但心王已經離去,雖說色身也是心王所變之異熟果,然此刻不再執受這個色身,轉而出離於此色身,離開此界,即是每個活者即將面臨之死相。

彌勒菩薩說:許心似二現,如是似貪等,或似於信等,無別染、善法等是何義?唯識與中觀有何不同見解?
略答:此乃是彌勒菩薩說《莊嚴論》之頌也。爲證隱劣顯勝義之所引,然釋此頌意大有二類師:
一、楞伽、中、百論師(中觀師)以及經部尊妙音等義。
二、唯識論主護法菩薩義,中、百論師(中觀師)等疎得此頌意而難護法菩薩計心所可不離心王。

<

div>

略答:《攝論》等所言意言者,於此相似法、相似義諸法相等所生名、句、文等而似所詮義名為似法義,於此作唯識觀,法空觀必帶唯識觀,人空觀未必帶唯識觀,於自意識生分別思維有此等如是似現境並於自心外更無別物,無有真實自性差別,透過意識分別如語言等境故名為意言。如心中說思等,於思上任運意念所思事於心上所顯現。如異生見一切世俗無義語戲論所說皆執為真,此即不明於此似法、似義上作觀故生執取為真實有,我們即知世俗種種意識型態皆為戲論,於此世俗戲論生種種苦、作種種爭鬥、殺戮等業,是為苦諦所攝。

一問:中觀破相為宗,勝於唯識帶相為宗。

答:依中觀宗立八不:不生亦不滅、不斷亦不常、不一亦不異、不成亦不出。即生滅斷常一異成出。

法相宗立十非:非有亦非無、非一亦非異、非生亦非滅、非增亦非減、非淨亦非不淨。即有無一異生滅增減淨不淨。

一八不、一十非,既說十非,則說唯識性,性即解脫,未知唯識十非,何不通中觀?二者需會通,否則,但徒增爭勝心爾。

一群學者不論師徒皆聚集一地彼此爭執著,唯有阿才在旁默默專注聆聽著,他總是為了學習更多而保持謙遜勤求一切,也能做種種苦力,猶若常不輕、薩陀波倫等。

阿含:「唯有巴利佛典方為正統,其餘大乘皆為邪見。」

方廣:「一切法不生不滅,空無所有,譬如兔角龜毛常無。」

第 1 頁,共 7 頁

搜尋本站

請書

 

googleplay

前往:Google Play圖書

Readmoo讀墨線上請書

readmoo

kobo 線上請書

kobo

分享至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