ㄧ念三千

周末早上,咖啡店聚集形形色色的人們。

老人家也閒不住,他們想多聽聽年輕人的八卦聊天,以免脫離社會。


隔壁的年輕女性獨自抽著菸,ㄧ根又一根,是在等待誰?或者只是不想周末獨自一人度過,與老人相同。

另一旁的女性閱讀著書籍,書衣是用合成紙作成的,這樣也挺環保,她聽到旁邊的人說著不是她熟悉的日本語,偷偷轉頭過來窺視,女孩的眼睛是雪亮、雙眼皮的,輕帶點妝,兩個異國文化的人類眼神交流片刻,「台灣,這是台灣人。」心裡想。

老人家開始八卦起來,說著誰退休也沒閒著,做了多少有趣的事情。「嘿,我剛從南美洲回來,那裡的人真熱情哪。」日本老人家始終是享受生活勝過照顧孫子的,因為他們認為那是小孩的事情,讓他們自己去面對。

抬頭仰望,新幹線的N700已經坐滿了搭往東京都的人群。

ㄧ念三千,人的念頭ㄧ秒有九百剎那、ㄧ剎那有九百生滅。當我們緣於念頭起時,已經不是真實的境界,念頭的生滅緣起,已經在念尾,所以當後念緣前念時,已經有許多的生生滅滅。

女孩又翻閱她的書籍,準備在咖啡店裏度過她的黃金周末日。

閱讀 289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