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條

她十六歲就遇到她現在的先生,因為談戀愛,高中畢業就與他結婚,當時所有人包括她的閨密都覺得她瘋了,因為她的學業足以保送大學,但她選擇了愛情,因為她從小沒體驗過親情,是的,她其實是孤兒,剛出生五個月就被父母遺棄的孤兒,因為父母都是華人,在日本生活非常不容易,所以他們選擇了丟棄她,很奇怪似的,自從她五歲在中國料理店看到油條,從此以後,每天早餐一定哭求孤兒院的院長給她煮油條。心理學家常說,被父母遺棄的孤兒在機率上,也會影響到小孩日後的人格發展,她不信邪,她覺得她先生就是她的真愛。


兩個人高中畢業後,就組成了家庭。

其他學業不如她的同學在若干年後,分別成了企業家、知名教授、以及擔任在各個領域獨領先鋒的角色,不是在這個領域中獨佔鰲頭、就是數一數二的狠角色。

但這些狠角色都知道,當年若不是她放棄保送大學的名額,他們也不會有這樣的機會讀到知名的大學,特別是知名教授的朋友,教授朋友知道,沒有她當年因為愛情而轉送給他的名額,以他自己的資質,或許也僅是野雞大學畢業罷了,何德何能能當上知名大學的教授。

他們兩個人平常的生活非常簡約,因為沒有富爸爸、富媽媽,所以,依靠著兩個人做基本工,先生依靠他的體力做粗活、她則在一般公司當起行政助理,這一做,就做到現在,小孩都讀大學了。可見她為了實現她美滿的家庭所依靠的意志力真強大。

其實他們都不知道,企業家朋友,若不是繼承家裡的財產、土地,他根本沒能力過活,因為從小就喜歡嬉鬧、賭博的遊戲,他的身旁沒有一個知心好友,他知道,他用錢買了他身旁的朋友,就像一般眷養動物的人一樣,回家買美味的罐頭餵食給他們,一如既往,生活就是如此單調。所以,他每天需要吃一堆安眠藥才能入睡,甚至嗎啡,麻醉了自己的人生,他才能繼續存活下去,直到隔日早晨。

她不了解班上同學的生活,她只想安安靜靜度過人生每一天,特別是看著兒女成長。為他們縫製衣服、為他們烹煮三餐,就是她人生的意義。哲學家說,生活的意義乃在於覺察人生的每一刻,她不了解這句話的深度意義,對她來說,哲學家的言論就像是她每天包油條給小孩吃的八卦報紙般,用完即丟,不如油條來的有意義。

這一天,企業家朋友開完會,平常都會搭乘自家的賓利豪車、然後再去夜總會找他平常已經習慣點名坐檯的女子戲笑一番,然後再回去他空洞無趣的家,再吃藥、再吸大麻,直到意識不清而睡去。但他並沒有這樣做,他選擇了另外一條路,搭地鐵。這是他第一次搭地鐵,從小到大都是司機負責接送,縱使到了國外讀書、旅遊,依舊都是有派頭,不是賓利、就是林肯車接送他到無止盡的派對。

穿過地鐵站,詢問站務員如何購票後,企業家朋友獨自一人刷過地鐵站,進入了等候區。

叮、叮、叮,地鐵即將到來,企業家朋友腦袋非常清醒,他明白到社會給予他的制約、頭銜、帳戶內的數字再也不值得他每日回家吃藥、吸大麻而後等待入睡,他的意識是清醒的,至少在自己人生的數十年當中。

這時電車即將劃過他面前,企業家朋友向前奔跑過去,砰!結束了自己的人生。

她繼續烹煮著四個小孩的晚餐,「好吃嗎?」小孩們都說:「媽媽,不就是平常一樣的味道嗎?」

隔天清晨,她繼續用八卦報紙包著油條,這是她數十年來的習慣。報紙上的頭條出現她企業家朋友的新聞—「人身事故,日大企業代表取締役社長某某結束人生!」她沒注意到報紙上的頭條,平常她都會先仔細閱讀完八卦報紙的,但今天,她沒有。她習慣性的將報紙抽了幾張出來,卷好、油條放入幾條,包好。

她依然喜孜孜的將包好的油條帶給小孩吃,縱使小孩已經成人。

她感受到今天依然非常充實。

教授朋友來電話了。

閱讀 320 次數
此分類更多內容: « 鴦崛髻 ㄧ念三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