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的本質就是殺

他不了解到戰爭的本質就是殺,無止盡的殺。

阿吉從小就閱讀到許多關於軍事、兵法、戰略的書籍,特別崇拜孫子、吳起、以及像是武經七書的六韜、三略、唐李衛公問對等,著實著迷於世界上各種爭攻武略的事蹟,只要世界上發生戰爭,他就一定上網收集許多資料,分析、歸納、以及做出各種邏輯性的判斷。


鄰居旁有一位整日始終做木雕的藝術家,木雕家是近幾年搬進他們的社區的,不過,鄰里內的人們都不了解他的過去,只知道他是一位藝術家,整日拿著各種雕刻刀雕刻各種佛像、菩薩像、乃至由吽所轉化出來的金剛力士,都是他一直雕刻的作品,只是他只送不賣,雕刻完成的藝術品特別送到孤兒院、佛寺內。

這一天,戰爭即將到來,阿吉跑來詢問隔壁鄰居的木雕家,詢問他要不要去打仗?木雕家沈默不語,繼續雕刻他手中的佛像。阿吉認為木雕家膽小如鼠、不斷的嘲笑木雕家,空有刀身卻無用武之地,整天雕個佛像有什麼用?不如為國上戰場。他的國家告訴他,只要他殺一人,就是一種愛國表現,所以他不斷的想要殺、殺、殺,上戰場殺敵人。

夜晚,無數的飛彈迅雷不及掩耳的擊入阿吉的城市,不到一分鐘,整片城市充滿火海,隨後而到的即是敵方數萬名裝甲兵、特種部隊已經侵略進入阿吉的城市,未幾,世界各地的駭客已經癱瘓他們城市的所有電子設備、科技系統,使得他的城市成為一個原始城市。

是的,阿吉開始後悔了,因為阿吉只片面接收自己國家的資料,就以為戰爭就是愛國。

身旁的親人、朋友一一被特種部隊殲滅、咻咻咻,就像個彈彈珠一樣的,彈到身體、身軀自然倒在血泊中,也像打保齡球一樣,三秒全倒。

他已經了解到戰爭的本質就是殺、殺、殺,無止盡的殺戮,原本以為戰爭就是正義V.S.邪惡的二元對立,他自己就屬於正義的一方,何謂正義?這已經不是在戰爭啟動的時候該思考的問題,因為,每一秒鐘、身旁的人都像彈彈珠一樣,迅速的被結束生命。

母親的生命、父親的生命、兒子的生命、女兒的生命,愛人的生命,所有的生命都將消逝、都將經歷血泊中的混沌而飛灰湮滅。對你來說是敵人,對他們的父母、兒子、女兒、愛人來說,卻是親人,這就是世界要告訴你的假象,所謂正義的假象。

他後悔了,一位特種部隊已經接近他、拿著刺刀刺向他,只見阿吉的鄰居木雕家以輕鬆快速的搏擊姿勢將對方擊倒,原來木雕家只是一個他隱居的身分,實際上,木雕家以前常在世界各地當起傭兵,只是為了賺錢同時也可殺人的樂趣,木雕家曾經建立了許多的功績,功績的背後就是殲滅了幾百位敵對的對手,甚至他們的部隊也曾經殲滅過一座數百人的村莊,不論老小。

木雕家之所以對戰爭不聞不問,是因為他了解到,殺戮的本質無關正義,誰在戰場上殺戮、運用團隊的戰略、戰術來達到殲滅敵人的方式,才是正義。

政客搭乘著專機逃走了,逃走前還向民眾信心喊話,要大家堅持、為了國家、民族復興一起努力,原先要求大家共同上戰場的同時,政客已經透過關係私下將自己的兒女安排在國外。有錢的商人運用自己的人脈搭上潛艦逃離了,逃離以前早已經將所有的財富轉移到海外,表面上商人捐款數十萬是為了愛國,實際上是為了自己未來的鋪路而捐款。

留下來的,只是戰爭本身的供品,貢獻給殺戮這個神明的供品,要被殺戮後,才能上供。

木雕家告訴阿吉,

唯有活著,才是希望。

其他的,關於正義、邪惡,
都是假的。

阿吉問木雕家,「你這麼有能力,為什麼不保衛國家?」

木雕家告訴他的故事,這故事就像許多經歷慘痛經驗的人一樣,唯有經歷過人生最愛的眷屬同樣經歷被殺害的立場,才懂得反思、反省。木雕家原本也有一個圓滿的家庭,上有父母、下有一雙兒女,兒女長得氣質出眾、從小就給他培育許多文化的教育,有一天,他在國外當傭兵時,他的家庭遭遇到了曾經被他攻擊過的國家殘留下來的民兵團所攻擊,父母被割下頭顱、妻子被凌遲致死、一雙兒女被挖眼、被跺手腳,讓他們像豬一樣在地上爬、在地上滾,直到極端的痛楚取代生命而死去。

木雕家醒悟了,他明白一個道理,唯有懦弱的人才殺人,不論什麼理由。

木雕家雕刻佛像、菩薩像,也是為了紀念他過往曾經殺戮過的敵人,至少一千位,所以他發誓要雕刻一千尊佛像作為懺悔的行動,除此之外,他也將自己所有的存款有計劃的捐款給曾經被他殺戮過的敵人所遺留下來的後代、父母,被他所殲滅的村莊,他也選擇在世界各地結拜認識、脫離傭兵團的朋友們共同募資、並且親手打造紀念碑。

「唯有懦弱的人才殺人。」

他靜靜的告訴阿吉。

閱讀 285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