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橫濱中華街,或許是兩岸尋求共存的解藥。

日本在住的中國人有許多,也有許多中國人遇到其國內的愛國人士要他們表態,然而,對於這些長年在日本生活的中國人來說,奧運,他們最關心的還是日本的奧運選手,而不是中國,因為日本已經成為他們的家鄉。所謂的愛國人士要他們表態,也與台灣相同,其實,你真正的愛國,就應該廣闊的接受不同想法與見解,就像開源程式碼一樣。


在當時中華民國與日本斷交後,許多華人除了選擇入籍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就是日本籍,當然也有人選擇了「無國籍」。

無國籍,在日本還是能夠生活,只是在許多事務上還是非常不方便。朋友告訴我,他壓根不關心大陸的人大代表選舉,只關心偏遠鄉鎮的貧童是否受教育、吃飽,否則,過多的人大代表選舉,僅只是妄然。當然,他每次都將人大代表選舉的票給直接丟到垃圾桶,從未去投票過,他告訴我,文化大革命好比德國的納粹屠殺猶太人事件,他親蒞其中,也唯有親蒞其中的人,才知道文革的恐怖,家人能逃到美國、日本、澳洲的都逃了,只有他與姐姐選擇留下來照顧年邁的父母,其實他當時在德國歌德學院時也曾經想過不回中國大陸,然而,孝心與作為一名虔誠的基督徒,回國才是他應該做的事情,而不是逃避。

在開源程式碼的世界中,國家,並不是唯一選項,語言才是世界各地的工程師溝通的取向。這種類烏托邦的世界,構築了開源碼的世界,世界各地的網民有時間、有能力的自願擔任管理員,或者自動自發的修復許多程式碼的bug,其實,經由單一民族組成國家的概念,早已經落伍,只是許多的政客擅長利用這些罷了。

西元七世紀的那爛陀寺住持,二勝六莊嚴之一、亦是陳那論師再傳弟子的法稱論師於其「釋量論」說:「若謂夢中所見青色是外青色,彼即所取義者,曰:夢中所見青色,應非外青色,是無礙故。若爾是何?曰:是識自性,以住可見近處者不能了知,唯夢者自己以感受相而了知故。以無間所說之理,亦說名等是識自性,以住可見處之餘人不能定解,唯通達者自己以感受相而了知故。」

然夢中所見青色真青色耶?非青色耶?

閱讀 3032 次數
此分類更多內容: 何謂文化與修養? »